第1章 丹人

第1章 丹人

传说,这个世界诞生于一场灾难。但真正的原因,无从考证。

    这里的时间,在人身上过得很慢。就算是常人,平均寿命都长达千年。

    但似乎没有人会嫌活得太长,尤其是那些强者,富商,贵族……

    而延长生命的重点,便在于那些被称作“丹人”的穿越者们。

    四座湖泊,分别位于大陆四国。每十年,丹人便是从这四座湖泊之中浮出水面。

    他们在教会圣典和历史古籍上,都被记载为魔鬼的同党。因此收割他们也变得理所应当。

    这个故事,将从这些“丹人”身上开始。

    ……

    肖马在这个世界最初的记忆,是水的冰凉触感。

    他猛地惊醒,水瞬间从口鼻涌入。

    我在哪里?我怎么掉进水里的?怎么什么都不记得?

    我要死了吗!

    肖马的手脚拼命乱舞,试图从水中浮起来。

    然而,他大概处在水中深处,久久不见水面。

    绝望也像这水一样,把肖马死死攥了在手心。窒息感渐渐强烈,他的肺就要枯竭,心跳就要停止。

    正当他无法再多坚持一秒,即将昏死过去的时候,他的身体终于浮了出来。

    肖马猛吸口气,呛出一大口水来。

    一阵波浪把他冲向了岸边。

    肖马想要立刻站起,奈何脑中嗡嗡轰鸣,身体摇晃不止,几乎不受控制。

    他艰难地维持住平衡,等不及擦一把脸,就用力地睁开了眼睛。

    环顾一周,四周都是灰白色的高墙。

    他抬头,竟然不见天空。

    头顶也是灰白色的石材,中央悬了一颗发出白光的球体。

    整个湖泊,连同这块湖岸,如同被扣在了一个巨大的石碗之中。

    这湖的直径千米有余,在肖马脚下的这一块湖岸最为宽阔,足够容纳几千人。

    水面没有一点水雾,否则肖马大概是望不到尽头的。

    这是什么鬼地方!

    要不是喉咙干涩,发出不声音,肖马简直想要尖叫。

    他伸舌头舔舔嘴唇。一股咸味,不知是汗还是水。

    他眼冒金星,终于坐倒在地,大口喘气。

    忽然,身后猛地响起清冽的水声,让他精神一振。

    肖马下意识地转头,原本已经归于平静的湖面又泛起重重水花。

    他盯着水面,不知不觉间,已经重新站起。

    他咽口唾沫,一步步地后退。

    肖马把自己绊倒了。他来不及直起身子,便转过身,朝墙边狂奔而去。

    “放我出去。”

    肖马扑上墙壁,一边捶打,一边发出了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声嘶声嚎叫。

    “放我出去!……”

    墙壁毫无回应。

    肖马脱力地靠墙坐了下来,眼睛怔怔地望着水面。

    现在无论是多么可怖的怪物出现在他的面前,他都已经无力挣扎了。

    等待自己的只有一死。

    但浮出水面的,是一个人。

    只见那人跟肖马一样,也像是从昏迷中醒来,全身乏力,倒在了岸边。

    那人竟然没穿衣服。

    肖马低头一看,首次发现自己也是如此。刚刚实在太过惊慌,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接着,水中浮出了第二个人,第三个人……不久,原本空荡荡的湖岸被堆满了。

    他们都面露惊恐和迷茫之色,应该跟肖马一样,不知身在何处。

    先上岸的渐渐恢复了体力,朝墙边走来。

    肖马见这些人男女混在一起,不仅有黑发的黄种人,也有金发碧眼的白人,卷发厚唇的黑人。

    是在做梦吗?这视觉的盛宴……

    肖马的脸色从苍白开始泛红,不敢再直视他们。

    肖马换了个姿势,抱膝坐着。

    虚弱的身体,营养有些跟不上……

    人数大概到两千时,水面再次归于平静。

    有不少人已经开始互相交流起来。

    各种各样的语言,远远传进了肖马的耳朵,越来越嘈杂。

    叽哩咕哩的英国话,啊哩啊呀的非洲话,呜哩呜喇的法国话,叽里呱啦的日本话……

    反正除了家乡话和普通话,肖马什么也听不懂。

    四级都还没过呢……哎。

    这时,肖马无意之间,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冯深!”肖马不再发呆,一手撑了起来。

    他赤脚趟着白沙,一边跑一边喊着对方的名字。

    冯深也注意到了他,惊喜地转头挥手,朝着这边快步走来。

    而就当他们,想要来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时,却都尴尬地停下了脚步,望了望下半身。

    “靠,没有想到,在这里都能碰到你。”

    肖马欲哭无泪。

    他作为第一个上岸的人,一连串的变故不断侵袭着他的神经。此时终于见到个熟悉的人,这才让心绪镇定了一些。

    “你怎么会到这里?”冯深问道。

    “这个……”

    肖马这才首次开始尽力回忆,来到湖中之前的事情。

    “我忘记了。但奇怪,记忆里的其他事情都很清晰,唯独怎么来这里的原因,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也是,”冯深沉吟着,“那你记忆里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呃,挂科?这一学期的事。”肖马摸摸后脑,不好意思道,“你呢?”

    冯深咳嗽两声,有些犹豫。

    “分手?……上个星期?好像是吧。”

    他顿了顿,还没等肖马追问,便转移了话题。

    “看来,最后记得的事情,和来到这里的原因大概没有什么联系。我们倒是一年多没见了。”

    “是啊。”肖马不禁感叹。

    他们本是一个小镇里,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中学时,双方家庭都因故搬离了故乡。上了大学,他们仍是分隔两地,见面的机会便越来越少。

    但男生之间的友谊,从来不会为了见面而见面。需要跋山涉水去探望的,只有亲人或者恋人。

    他们之间的联系从没断过,更没忘记有对方这个发小。

    两人正叙着旧,不远处的墙壁,竟忽然打开了。

    一扇门凭空出现。

    这门足有十层楼高,十分宏伟,开门时却没发出多大的声音。

    光线涌进门内,照亮里面的地面,那是跟墙壁一样的灰白色石材。正好站在门口的人们,多是犹豫片刻,便走了进去。

    肖马和冯深见了如此情景,对视一眼,也往那走去。

    大概是被这不可思议的情景所震惊,此时,人群的声音小了几度。

    终于,最后一个人也慢慢走进了门内。

    门猛然合上,仍然违背常理地无声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