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蓝色魔石

第4章 蓝色魔石

肖马小跑着超过冯深,从挂钩上取下一套衣服,前前后后看了一两遍,就往身上穿起来。

    冯深在这时走到了,把衣物拿到手上。

    衣物有男女之别。

    男生的有短靴和皮质短裤,穿上后让人想起古希腊的斯巴达战士。女生的除了这两件,还有一件皮质胸衣。

    而最特别的,是每套衣物都有配的那张面具。

    面具很薄,鼻子嘴唇俱全,正好贴着五官。它的眼部是玻璃似的,透明而坚硬的材质。整个面具戴在脸上有奇异的冰凉感觉。

    可是除了这冰凉的触感外,它也没有什么异样。

    暂且先把它随身带在身边吧,以免之后会有什么作用。

    衣物和靴子的颜色,细看之下深浅不一,像是洗过了无数次。面具上的光泽也是有明有暗,磨损得厉害。

    冯深从湖里爬出来后,就已经隐隐觉得不对。

    各种各样的迹象都表明,这接近两千人的队伍被人暗中监视着。

    无端打开的石门,自动亮起的光球,到现在,还有了这早已摆放好的工具。

    究竟是谁在控制着这一切?

    然而,不论如何猜想,他能做的,除了着眼当下的事物继续生存下去,也别无他法。他只有暂时把这无数的疑问埋在心底。

    在这时,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抹干了眼泪,急匆匆地跑过来,有的甚至开始互相追逐和打闹。

    穿衣服时人们更加兴奋,甚至搞怪起来。

    有的把靴子套在手上。有的拿着长剑和盾牌,模仿着记忆里的骑士模样,笑闹着劈砍起来。

    活力好歹又回到了人群里面。

    然而冯深的表情却更加凝重了。

    直到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仍只是孩子罢了。要是刚才真有人被摔死,想必现在便没人能够笑得出来。

    玩了一会儿,他们都累了,或坐或趟。冯深来到洞壁边缘,想对周边环境了解更多。

    只见一排小洞围绕洞壁一圈。

    每个小洞的洞口,颜色不同,根据“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顺序依次分布,如此循环。

    它们颜色虽多,却都是正色,而没有深黄浅黄,深绿浅绿之分。

    冯深抬头,确认了这些洞口的颜色,都能大概对应上头顶矿石的颜色。

    不同的是,矿石有了更多颜色深浅的变化。

    他把绳索系在腰上,用力扔出抓钩,手脚并用地攀了上去,用鹤嘴锄敲下一块亮蓝色石头。

    虽说矿石只有指甲壳那么大,可敲下来却并不容易,握在手中也有沉重感。

    冯深稳稳地下到地面,有些出汗。

    深呼吸两下,他摊开手心。

    从外观看,这矿石凹凸不平,周围还嵌入了些许的黑色碎石,但其中竟有流光转动,显然价值不菲。

    正出神间,忽然,他心中竟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这块石头像是突突地跳动起来,如同微弱的心跳。

    他心中虽然震惊,但仍是把石头紧紧攥在了手上,闭上眼来细细感受。

    身处陌生环境,只要不是察觉到危险,冯深总是愿意脚踏实地,慢慢摸索,而不是掩耳盗铃地逃避。

    过了一会儿,他更加惊讶了。

    这小小的蓝色石头中,竟有如伸出了一丝一丝的,像细小触须样的东西,从肌肤之下,缠绕上了冯深的手臂。

    它们从冯深手掌钻了进去,有些痒。可冯深不仅不难受,反而有种舒适的感觉。

    冯深缓缓睁开眼来,隐约间看到手臂上的血管,此刻竟发出了幽幽的蓝色光芒。血管隐于皮肤之下,本来应该很不明显才对。

    冯深使劲眨了眨眼睛,光芒却消失不见了。

    他再看手上的石头时,色泽好似暗淡了一点。

    他抬头看着头顶这些闪闪发光的石头,有些走神。一瞬间里,他如同置身于广大的草原之中,仰望着一场最宏伟的星空。

    ……

    一座纯白镶金的尖顶教堂,高达华贵,即使在如此整齐美观的建筑群内也十分显眼。

    毕竟这样的建筑,全国只有四座。

    此时,教堂中一个宽敞而封闭的房间内,四人正坐在黑暗之中。

    他们的衣着跟教堂外观呼应,是白色金边的长袍。

    他们每人身后又各有两名神官站着,负责记录和侍奉。

    面前,是一张巨镜。

    巨镜散发微光。其中的画面,赫然竟是冯深肖马等人的所处地方。

    四人之中的那名老者咳嗽两声,声音略带沙哑,却颇为沉稳。

    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收割仪式,从来都是南境教会来做。我们不能辜负教皇冕下对我们的信任。只要是王室,贵族和信徒们希望的,就是值得重视的。”

    老者顿了顿,继续道:“至于最后炼出的那些药丸,除了献给王室的,剩下的几颗,丁顿公爵之前已经来打过招呼,他的寿辰……”

    他一边说着,一边点点桌子,示意这是值得注意的地方,有必要记录下来。

    “好了好了,别那么多废话了。”

    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响起,懒散又带着笑腔,径直打断了老者说话。

    “今天就看这么多了吧?散会散会,好戏还没开始呢。”

    那女子往椅背上靠了靠,双臂交叉在胸前。

    “现在这东西看起来,简直比腾恩四王女的一百八十岁成年礼还要无聊。这里又没有外人,干嘛这样拘束,死气沉沉。散会,大家都没意见吧?”

    说着她左右看了两眼,懒洋洋地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打了个哈欠,忽然想起似的,又继续说道:

    “对了,看那个叫……冯深的倒还有点天分。初来乍到,加上只有流级一星的实力,竟然这么快,就能对魔石有感应。他可比我们中那些,用来控制光球,和施放光幕的人强多了。不过,他只是个丹人,可惜啦。”

    她左右看了看坐于两边的青年男子,眼中满是戏谑。

    老者又用力咳嗽两声,拧了拧眉头。

    收割仪式好歹也算是教会极为看重的活动,虽说这只是开始,但也不应该这般无礼……

    可最终,他叹口气却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老者站起身,示意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侍从拉开大门,门外的日光涌了进来。

    老者和女人先行,一个较为年轻的青年随即站起,紧随其后。

    他的脸上还有些许稚气,却毫不妨碍神官们深埋下头,表达对他的尊敬。

    没人注意到,那最后的一个,仍然坐在座位上的男性青年,盯着巨镜,咬了咬牙关,却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