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酒吧乱局

第四章 酒吧乱局

王伟自己从未想过自己喝个酒也会碰到这么个有钱的臭女人,当时她的同伴在旁边讪笑,富婆则带着嘲弄的表情又点燃一支烟抽着,而正是这个姿态让她获得了挨揍机会。要不是酒吧老板给他一个大面子,他早上手了!

    可以想见,为了达到包养她的那个老情人对“肥婆”形象的要求,因此这个富婆酒客常常带几位女伴来喝酒,算是这酒吧一个有钱又张扬的贵客了,她每天都不断的吃零食和宵夜来增肥,目的只是为了供干爹销魂快乐开心。

    她是床上的“舞林高手”,哪里知道面前这个冷面的男人是冷面杀手?也正因为此,她才经常被比自己会跳舞的情人“忽悠”,是个搞笑十足的角色。

    这一刻,王伟也是醉了,两眼炯炯有神,刚刚喝下肚的那瓶人头马XO有些像老家乡里的米酒,酒劲慢慢往上冲,跟着他的脚步,节奏把握不好就很容易醉。

    王伟的冷静出人意料,斜视着富婆,不以为然但暗藏杀机地说:“大姐,看来你真的老了,该退居二线了!”

    富婆吐掉牙签,干咳一声拿起酒瓶,一边倒酒一边满不在乎说:“SB,姐弟不共财,今晚这事儿,还是姐自个儿干吧!……还有啊,听姐一句话,这也是我干爹的意思。象你们这些臭男人,要想在深圳这块儿站住脚儿,干下成事儿,啥事儿都得收敛点儿……”

    她话音未落,扬头一口干了!

    十足一个女汉子。斜着眼睛看了王伟:“你信不?不信?!”

    富婆见王伟盯住自己,又一步一步慢慢走了回来,眼睛一瞪,如风似电,四目相对,倒是没害怕!

    有人赶紧上前拦住王伟,小声劝他走了算了,别跟这样的有钱女人一般见识,惹不起,他也被按着坐了下来,可王伟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移到自己的大腿上,他倔强的什么也不说,只目光闪电般射向富婆,可没有人顾忌她的感受。

    空调的风凉谅的,王伟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他该怎么办?他又有什么资格怎么办?签单倒是很潇洒,可他毕竟不是奥巴马……酒吧倒是比较好对付,可面前这个难缠的富婆,打脸啪啪滴,血气不停的往上涌,看着她们灌酒说话的架势,时间凝固了片刻,他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几个男服务生刚想上去,却被酒吧老板一把揪住,只听富婆冲着舞厅大喊:“二哥,这块儿有人不服,骂你呢!”

    随着喊声,两个保镖模样的家伙咋咋唬唬地涌了出来。

    富婆和女伴哈哈一笑又戏谑地回头对身后两个保镖说:“阿武!阿强!看见没有,人家向我示威,过来了,要打我呢,你们看着办吧!”

    随着她的一声妖喝,王伟目光一抡,这才发现在她的旁边桌子立马有两个孔武有力的大汉,正在讪笑着拿起吧台上的酒杯喝酒,一见王伟慢慢走过来,他俩马上放下了酒杯。

    于是各种劝酒的话铺面而来,王伟站起来,又被好心人赶紧强拉着一起坐下,他的眼光越过这疯癫的人群,落在一人忙碌张扬的身影上,妈蛋,你们从这儿吃吃喝喝,让一个穷困潦倒的人听你们随便耍戏,他正在心里抱不平,一个美女就起身摇摇晃晃的往他这里走来,拽着他的胳膊猥琐地说,一起喝,一起喝……

    当时,又听见了不远处富婆不和谐的声音,他突然挥拳砸了几下面前的吧台,砰砰砰!还真安静下来了……

    大脑里郁闷的声音开到最大,不停的切着歌,他能做些什么……

    其中一个叫阿武的听见富婆的话,立马横身走过来,逼向王伟,这人身高足有一米**,浑身显得粗壮有力,往起一站,小山一样。

    叭地一声吐掉嘴里叼的大半截香烟:“胖姐!看我摆平他!”

    二话没说几步飞奔过来,直接挥拳一式“黑虎掏心”直往王伟心口击去。

    见这架势,王伟冷冷一笑,倒是不避不退,身子微蹲,右拳迎击上去,只听轰然一声,阿武被击得飞退几步,满嘴鲜血四溅,撞翻旁边空台子摔倒在地。

    “哗啦”一声,台上的东西全部被他的手扒落在了地上,造成了更大的响声。没有人回应冲上去就开始踹阿武的脑袋,旁边的三个女人疯了似的在骂人,王伟操着经典的国骂回击着,又狠狠的踹了那二货脑袋两脚。

    “啊!”三个女人立马吓得惊叫着站起来。

    她们惊讶地顿时张大了红唇,个个成了“O”形,好象小母鸡要下蛋之前的那个鸡的屁。显然,这三个尊贵的看客,挑逗之前没有一个是看准了此人的肃杀道行,更是没有想到看上去十分落魄的这个蛇精病会如此反应,是这么个结果。

    大吃一惊之下,瞅见被打的那个叫“阿武”的保镖死了一样趴在地上没有了动静,一动不动,花大钱雇佣保护她们的人居然是如此不堪一击?

    抬头再看,只见对面的王伟却是纹丝未动,一句话不说狠狠用拳头擦了一下嘴巴,看也没看她们,咬肌有力地咬出一道肉棱。

    “找死!”

    这一句话,冷哼出来,比三九天的北冰洋还要寒冷,王伟轻蔑地对那个倒地不起的保镖同伙说:

    “要打架!你们两个一起上!免得我费事!”

    一个光着膀子胸前刺青一条大龙的家伙伸头斥责:“喂!兄弟,吃黑呀?!“

    “咋地,不让啊?!”

    王伟话未落地,富婆早已伸手从台上抓起手机,这个时候她似乎才意识到自己今晚不该小瞧面前这个有点落魄的蛇精病叫花子了,他可能没钱喝酒,可他手上的功夫却是自己的保镖N倍不止,不喊来110来管管怕是不行了。

    她花钱雇佣两个保镖就是花钱买安全的,平时威风凛凛遇到什么事情倒也让自己出过一些风头,怎么今天会这样?实在不懂!

    “阿强!你还站着干嘛?没看见阿武叫他打倒了,台子也给人砸了,还不一起上去打翻他!”

    【作者题外话】:下章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