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一条破烂潮湿的弄堂内挤满了人,一个人被一张破席卷着。众人议论纷纷,直到一个白衣少女匆匆跑进来,大家自动让出一条路,白衣少女呆呆地望着自家门口的破席,邻家婆婆率先开口:

    曦恬呐!会不会是......

    尹曦恬不等婆婆说完,便缓身蹲下,不知因为小跑回来还是紧张的缘故,细细的汗从她额角渗出,颤抖的手缓缓拉开席卷,

    嘶......

    周围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有几个女人连忙捂住自己孩子的眼睛,嘴里还碎碎念:

    真是作孽哩......

    席下的男人满身满脸是血,双眼向内凹陷的很深,似乎是眼珠被挖了出来。尹曦恬的手停在空中,眼神空洞地望着男人,原本苍白的脸更加苍白,巨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掉。

    这算什么?十年没见的爸爸竟然选择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

    尹曦恬大脑一片空白,直直地倒了下去。

    头痛欲裂,身边传来嘤嘤的哭泣声,尹曦恬用尽全身力气睁开了双眼。

    曦恬,曦恬,你终于醒了,呜呜......

    秋若紧紧地搂住曦恬,似乎怕她下一秒就消失一般。

    我......

    曦恬张嘴想说话,余光看到屋子里的席卷,原来不是梦。

    曦恬......

    秋若放开曦恬:

    曦恬,你饿不饿?我去帮你弄点吃的吧!

    尹曦恬摇头,挣扎着下了床走向席卷,她从一旁端过一盆水,掀开席卷,用毛巾温柔地擦拭着男人脸上的血,毛巾一放入盆中,水就立刻被染成刺眼的红色。尹曦恬不说话,也不哭,只有手机械又温柔的动着。

    曦恬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了......

    秋若心疼的拉着尹曦恬的手,她们认识五年了,从未见过她这样。

    尹曦恬依旧沉默,她起身翻出床下压的钱,反复数了又数,五千块,每天打好几份工为下学期攒的生活费,半响,她才开口:

    若若,还差多少呢?

    秋若不语,她从包里翻出一张卡递给她道:

    曦恬,这是我攒的,也是五千块,你拿着吧!我知道这是杯水车薪,我们再想办法,好不好?

    尹曦恬摇头,秋若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妈!好的!我马上赶回去!

    挂了电话,秋若有些焦急地说:

    曦恬,我爸爸血压又高了,我......

    若若,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钱我有办法!你走吧!

    可是......

    若若担心地看了曦恬一眼,最终有些无奈地道:

    有事打电话!

    秋若离开后,尹曦恬到邻家借钱,但大家似乎商量好一般,每家都是大门紧闭。尹曦恬回到家,有惺惺的味道四处弥漫。尹曦恬下定决心般握了握瘦弱的双拳,写了一张纸,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