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初遇沈北。

【002】初遇沈北。

和沈北的认识还得源于我大三被杨耀安给甩了这事儿。

    我叫林可,在某一个夜黑风高的深夜里伴着一声啼哭呱呱坠地。祸害了我们家老爷子老太太十八年后,终于拎着行李屁颠屁颠的来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开始换着地方继续肆无忌惮的挥霍青春。

    在大学的喜迎新生开幕式上,我遇见了我人生中第一个心动的男人,杨耀安。随后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俩人迅速坠入爱河。

    作为一个刚刚大一的柴禾妞,便拿下了在学校众星捧月的才子杨耀安。因此当我挽着杨耀安的胳膊甜甜蜜蜜的站在众人面前时候,众人颇有深意的感慨了一句: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我脚下一软,差点当场晕了过去。

    我原本以为我的人生就此风调雨顺,按照轨迹一步步和杨耀安走向婚姻。然后和杨耀安相敬如宾,相夫教子。可显然在事实上,人生处处是惊喜。我一度怀疑自己那个时候是不是幸运的有点儿过头了,因此老天爷自然是要收回些赏赐的。

    得知杨耀安背叛我,而且移情别恋的居然是和我一个宿舍整整三年的施黛拉的时候,我觉得这种事情比中五百万还难得,所以我居然不小心乐出了声儿。摇头晃脑的表示不相信。可当施黛拉将那张写的龙飞凤舞的验孕报告递给我时,我站在原地如同晴天霹雳。

    这种狗血情节狠狠砸在我头顶上后,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我终于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杨耀安已经以为了我默认同意分手,款款离开了。我还来不及破口大骂周围就已经归于平静。

    我站在原地寻思了良久如何表达自己的不满。许是电视剧看多了,我选择了一个最为矫情的方式去表达我此刻失恋的状态,便是酒吧买醉。

    而在酒吧里和沈北的相遇,就此打破我二十一的平静生活,从此过上了鸡飞狗跳惊天动地的生涯,当然,这些都后话了。

    此刻我正半眯着眼睛趴在吧台上,手里的玻璃酒杯在灯光下折射出各种美丽的光线。四周嘈杂的音乐声震耳欲聋,人群在舞池上疯狂扭动着身躯。

    我拿起酒杯,仰头有些麻木的大口灌下。辛辣的酒精刺激着我的舌苔,喉咙,流经心脏,微微的泛凉。最后是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

    我将酒杯重重放在吧台上,转过椅背半眯着眼睛打量着人群。人群里众人神态各异,同我一样神色落寞的人大有人在,不缺我一个人在这儿自怨自艾。

    一个鼠目麞头的男人麻利的坐上我身边的高脚椅,抬手点了一杯百威,便胳膊撑着吧台神色猥琐的打量着我。

    “嗨。小姑娘,心情不好?”

    我不理他,继续眼神迷离的盯着舞池里扭动的身躯。男人见我不理会,继续凑上前来。

    “失恋了?”

    我继续扭头看着人群。

    男人脸上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鄙夷的打量着我:“你们这些小姑娘,成天不就是为了某个男人要死要活的?”

    “嘿。”我扭过了身子,双手抱在胸前瞪着他:“谁要死要活的了?我犯得着吗?再说了,我失恋关你什么事儿呐?”

    男人哟呵一声,颇为惊讶的开口:

    “小姑娘脾气还挺大啊。哥哥也是看你不开心关心你呗。这么着,你看看来这儿的人哪个不是一脸满足玩的不亦乐乎呐?就你搁这儿愁眉苦脸的。哎,你先别不高兴,我跟你说,哥哥这儿有一宝贝。保管你吃了,立马忘了一切不愉快,跟他们似得玩个尽兴。”

    我醉眼朦胧的抬头看了看男人手指着舞池里疯狂扭动的人群,大脑里一片空白。

    “怎么着?不相信我,还是不敢呐?”

    我嗤之以鼻。杨耀安的背叛我都扛得住,还有我不敢的呐?我毫不犹豫的接过男子手里的小药丸往嘴里放去,还没尝着什么味儿呢。眼前突然伸出一只手啪的将我手里的药丸打掉。

    “哎。”

    我仰着头看着眼前的人。啧啧,还真是难得的赏心悦目。站在我面前的男子蓄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刀削般的侧脸透着菱角分明的寒意。单手慵懒的插在兜,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正打量着我身边先前递给我药丸的男人。

    男子身边还站了一个人,穿着一身职业西装。胸口别着工作牌,我隐约瞧着好像是经理之类的。正半躬着身子,额头上满是汗渍。

    我身边的猥琐男子似乎认识眼前的俩人,此刻也不敢说话,更不敢擅自离开。站在地上战战兢兢。

    “他是经过你们同意了是吗?”

    眼前的男子一开口,周身的气场都瞬间降低了好几度。经理哈着腰,声音都有些紧张的回答着。

    “是经过我们默认许可的。可我们也不知道他会对您认识的人下手。沈少爷,我们会对他做出处理的。”

    经理说完一挥手,身后几个保安已经带了我身边猥琐的男子出去。经理继续躬身弯着腰,试探的问道:

    “沈少爷,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

    “去准备一间隔音效果好的房间。”

    经理微微颔首,看眼前的男子似乎没有别的要求,这才躬身退下。我惋惜的看着落在地上的药丸,正犹豫着要不要捡起来的时候。一双擦的油光铮亮的皮鞋踩了上去,前脚掌立起,缓缓碾动。再抬起脚,除了一堆粉末哪儿还看得见药丸?

    我抬头愤怒的看着眼前的人。不满的伸腿狠狠的踢着他的小腿。男子后退一步,避开我的发泄,语气里有些鄙夷:

    “不过是失恋。犯得着这么作贱自己吗?”

    我半眯着眼睛,有些恼怒的的反唇相讥:

    “你又算是什么东西。轮得到你教训我?”

    男子明显有些气结,愣了好长时间这才开口恼怒的回答:

    “不知好歹。”

    我嘁的一声,颇为不满的瞥他一眼,继续晃动着腿看着人群。男子不耐烦的开口:

    “下来。送你去休息。”

    我充耳不闻,继续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灯红酒绿。男子见我无动于衷,伸手去拉我下来,我本来就已经有些醉了,自然分不清好坏。因此本能的伸手去拒绝,这么一拉一扯。我生生的被男子从椅子上拉了下来。

    等我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屁股已经伴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声着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