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你真的已经成內劲了?”

    秦远山听到儿子的话,刚毅的面容上多出一丝笑容来,前几天他还觉得自己这个儿子不成器,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过去,秦川的身上,竟然多出一丝沉稳的气势来。

    “应该是,因为送货的车昨天在路上出了车祸,也许是危急关头,我才能突破。”

    秦川微微摇头,随便找了个理由,打算圆过去。

    “宋少,我们走!”

    但秦川还未开口,一边的宋家几名护卫,就像带着宋铭杰直接离开。

    之前他们已经见识过了秦川的实力,那可是堂堂的內劲武者。

    这样的人在整个秦城都没有几个,他们怎么可能得罪的起这样的大人物?

    “哼!我让你们走了?”

    秦川本来想继续说下去,但是被几名护卫打断,眼底深处,一抹冷意闪过。

    “秦川,我是宋家人,你不能动我!”宋铭杰之前被秦川那一巴掌打得迷迷糊糊,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

    察觉到秦川目光转冷,眸子中顿时多出一抹忌惮,即便在保镖的搀扶之下,都有些站立不稳。

    “宋家?区区宋家就能用来威胁我?我给宋家三天时间,倾吐秦家的产业,必须给我吐出来,否则……我屠灭宋家满门。”

    秦川深吸一口气,目光中透着无比认真的神色,这一世他必须要给家人安稳的生活,首先便是要拿回宋家之前失去的一切。

    “你……你在痴人说梦?即便你是內劲又如何?”

    宋铭杰的瞪大双眼,面容都轻轻抽搐,他不信堂堂宋家比不上一个內劲武者。

    “你记住,留着你的命,不是因为我怕你,只是因为你只是传话工具。”

    秦川摇摇头,目光中嘲弄的神色更浓。

    即便他不曾练气,宋家他都不放在眼中,既然现在已经进入炼气期,能够动用灵气,那区区宋家又算得了什么?

    “你放我走?”

    宋铭杰本来已经绝望,听到秦川的话之后,目光中精芒一闪而过。

    依仗宋家的力量,只要他从这里离开,即便是秦川又天大的本事,也不能将他怎么样。

    “你可以滚了,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收点利息。”

    秦川冷笑,说话间迈步上前,毫不犹豫的踩断了宋铭杰的一条腿。

    “住手,你当我们这些人是摆设不成?”

    察觉到宋铭杰受伤,周围的保镖,顿时炸开了锅,宋铭杰和宋海的地位,在宋家截然不同。

    他们可以不保护宋海的安全,但是宋铭杰的安危,却不能有丝毫马虎。

    “你们要拦我?一起上吧。”

    秦川挑眉,眸子中充满淡然。

    眼前的这些人只不过是有了一些武学的底子儿子,这些人虽然比普通人强了不只一筹,但是在秦川眼中,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哼,大言不惭,我们一起上!”

    “臭小子,你以为宋家和你们秦家一样?如此不堪一击。”

    秦川高高在上的态度,已经彻底激怒了眼前这些人,人群中数名保镖低吼一声,直接冲了上来。

    “小川,不要冲动!”

    察觉到五六个人同时冲向秦川,陈梦不由心中一紧,俏丽的面容上充满担忧的神色。

    秦川的确很强,但是再怎么强,怎么可能同时对付这么多人?

    “砰!”

    陈梦话落,秦川已经动手,只是一拳,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人,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倒飞而出。

    “还有你们。”

    秦川根本不给这些人反应的机会,嘴角勾起一次嘲弄的笑意,再次一拳砸出,顿时又有两名保镖倒飞而出。

    从围观者的角度看去,即便这些保镖力量不弱,但是在秦川面前,便如同行动迟缓的老人一般,根本不曾有出手的机会。

    甚至是连秦川的衣角都不曾碰到。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秦川周围,便已经躺了五个人,至于最后那人,面色煞白,死死的盯着秦川,再也提不起丝毫的勇气来动手。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的宋铭杰,死死的盯着秦川,眸子中充满难以置信的神色。

    宋家的这些保镖,没有一个是寻常人,他们接受过专业的训练。

    而且其中还有两人,是退役的特战队员,这样的人,在秦川的手中,居然是如同玩具一般的存在。

    “我的风采,岂是你能领略的,还不滚?”

    秦川看了一眼那名已经吓傻的保镖,给了对方一个警告的眼神,那人直接吓得瘫软在地上。

    暂时解决了宋家的麻烦,秦川并没有因此松一口气,宋家的矛盾虽然暂时解决,而且他展现出来的手段,虽然能够震慑这些人,但终究不是长久的办法。

    虽然宋家暂时不会找麻烦,济世堂的危机,并没有解除。

    之前秦川提的那一车货,因为在路上出了车祸,所以导致济世堂营业已经出现危机。

    家里现在的情况,已经拿不出多余的钱来购买药材,眼下迫在眉睫的事情,便是解决药材的问题。

    或者能够快速的赚一笔钱,将药材损失的空缺补回来,想到这里,秦川目光略微有些暗淡。

    他现在修为虽然已经到了练气初期,但是只要没有进入神海修为,不能开辟识海,锻造出神识,就不可能掌控空间戒指。

    秦川顿时有着一种空守宝山而无法动用的无奈,如果能够动用空间戒指,他完全可以返回车祸发生的地点,将散落的药材全部带回来。

    “眼下,只能快速赚钱了。”

    秦川轻叹一声,随即开始迅速的分析,他虽然有一身修为和无数功法在手,但是这些东西,是不能拿出来卖钱的。

    他手中所掌握的绝世神功,一旦大量外传,在他没有绝对的实力震慑之前,这对于秦家不是好事,对于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目前能够做的,便是利用济世堂现在所拥有的药材,赶制一批丹药出来,用来变现。

    秦川立刻行动起来,仅仅用了小半天的时间便炼制了一批有着浓郁药香的丹药。

    “天元丹!”

    秦川目光闪动,说话间却微微摇头,他利用济世堂里能够动用的药材,炼制一个下午,才炼制成功不足三十枚。

    这天元丹严格意义上根本不算是仙家丹药,因为药材年份不足,所以只能算是缩水版的。

    不过这种天元丹,在秦川的记忆中可以开发潜能,帮助突破,这是低阶修士眼中的宝药。

    这缩水的天元丹,虽然只能被称为是小天元丹,但是这功效,却绝对不一般。

    只需要一粒,足以生死人,白骨肉!

    正想着,秦川双目含笑,将这些小天元丹收了起来,正要转身出门,却听到门口有动静,转头看去。

    “秦……秦先生!”

    济世堂门口,一名中年男子垂手而立,眸子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一句话说完,便恭敬的低下头。

    秦川只是看了一眼对方,便已经认出来,这人是刘家的那位负责人,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叫刘栋。

    之前秦川展现实力,早就将这个人给吓破了胆,对方这个时候居然回来了?

    “秦先生,我对您的实力佩服的很,现在想请您帮个忙,不知道……”

    “没空!”

    秦川缓缓摇头,他现在要抓紧时间,让这个济世堂摆脱困境,哪有时间给别人帮忙?况且他对于这个刘栋的印象,本来就不是很好。

    “如果秦先生愿意帮忙的话,事成之后,我给您一百万。”

    刘栋微微一笑,并没有对秦川的拒绝感到意外,而是诚恳的开口说道。

    “一百万?”

    秦川皱眉,若有所思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