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前世

序章 前世

“砰砰……”

    随着声音屋内一个穿着半睡衣的成熟女人走到门口,缓慢的打开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看着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整齐却一脸猥琐的房东说:“王大哥,你这是干嘛啊?一大早就来敲我家的门。”

    房东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个妩媚女人的胸口说:“没事,没事,就是你大姐让我……”w

    女人听到这里连忙打断房东的话说道:“哎呀!王大哥,我还能差你那点房钱么?”说着挺了挺巨大的胸脯,又妩媚的抛了一个媚眼。

    房东色眯眯的说:“不能啦,别人不了解你,你王大哥还能不了解你么?”

    女人连忙接着说道:“那就对了嘛,不过我昨天晚上睡的晚,这会儿困死了,王大哥我就不留你了啊。”说完后有连忙把房门关上。

    房东王大哥看着自己愣神的功夫就突然关上的房门,懊恼着走了。

    女子关上门后脸上原本灿烂的笑容突然间消失了,随后用右手轻轻的揉着太阳穴,紧皱着眉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陷入沉思。

    自己离婚9年了,与家人也断绝关系九年了,9年来女子自己也不知是怎么过来的,每天混混谔谔与人厮混。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将近40岁的她只剩下眼角的皱纹,和满心的后悔,可是这个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即便也懂 得了自己过去真的是太混蛋了。想要补偿,可是却没有可以让自己补偿的人。

    并非是子欲养而亲不待,而是自己想养却没有能力。况且他们也不愿意。

    想起当初自己百般不愿嫁给他,可还是和他结婚了,不过婚后两个人过的并不幸福。

    一开始他和他的父母对待自己很好,小事也都顺着自己,不过自己就不开心,可能是因为自己父母用他给自己的聘礼给大哥取媳妇,又或者是别的原因。

    后来两个人生活实在是不如意,他就搬到部队去住,自己却更加变本加厉了。

    在他住在部队的这段日子里,自己有两次被他深夜捉奸在床,但是他却每次都愿意原谅她,还帮她替双方父母隐瞒,然后他只是怪他自己住在部队里,让我一个人住在家里孤单。不过现在想起那2个男人却是再也没到见过,不过那个时候也没有心情关心这个。

    年轻是的自己却一直不懂得珍惜他对自己的好,也不懂对家庭的责任,后来在更是在他受伤住院时受到别人的蛊惑,认为他会残疾变非要吵着闹着和他离婚,虽然最后婚离成了,但是家里也回不去。

    父母也因为自己原因总是被村里的人在背后背后说三道四,自己在城里由于没有手艺最终沦为靠身体来挣钱。

    尽管这一切都让现在的自己觉得肮脏,不过为了生活在怎么脏也得活下去。

    “最浪漫的是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来,直到老的哪也去不了……”回忆中的女子被突然间的铃声惊醒,慢悠悠的拿起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提醒,听着耳边熟悉铃声,她也想有一个像歌词里那样的爱情,不过都是妄想。女子摇了摇头整理下思绪变通接了电话。

    刚接通的电话就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喂,宝贝你怎么才接电话啊?不会是忙着呢吧?”

    “还不是你前几天折腾人折腾的太厉害了嘛,弄得人家这几天一直昏昏沉沉的,觉也没睡好。”女字用着娇嗔的语气说着,可是脸上却露出一脸的嫌弃和厌恶。

    “嘿嘿……亲爱的今天早上我老婆回娘家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你来啊。”

    女子听到话筒里猥琐的声音后皱了皱眉头,然后用着怀疑的语气问道:“亲爱的你确定,你老婆不会回来?”

    “当然不会啦,你放心好了。”

    虽然疑惑,不过为了生活女子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而这时刚挂下电话的女人,就听到有人在门口大喊大叫“安可心你个臭*,你快出来!你为了不交房费居然勾搭我家老王,你还要不要脸啊!”“砰砰……”“安可心你快点给老娘快点出来,别以为躲在家里不出声,老娘不知道你在里面!”“砰砰……”

    安可心皱着眉头赶紧去开门,她可不想把左邻右舍都被她的大嗓门叫来,到时又该有的烦了。

    “干嘛啊,干嘛啊!”安可心一开门就一脸蛮横的质问这房东,然后又一脸霸气的说:“怎么的老太太?你还想欺负老娘啊!自己男人你管不住,还你怪别人,你还有什么用?呸!”

    安可心的一番话彻底的激怒了房东,然后两人变厮打死来,最后双双滚落下楼梯,而房东他老公则在一边呆愣的看着他们。

    不一会社区管理员过来把两人拉起来,又都给教育一番。房东摸了摸脸上被安可心挠出的血痕大骂道:“臭*,你赶紧把这个月房租交了。”说着便让别人给拉走了,省的还得打架。

    安可心回屋后看着镜子里如同残花败柳的样子,软弱的蹲在地上,一丝丝泪水顺着苍白脸颊滴落……

    有句话说得好‘生活就像强奸,既然不能反抗就只好顺从’。

    安可心平复了一下激动心情,又将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就像公园里展屏的孔雀,不过却是只老孔雀。

    安可心独自一人的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尽管阳光明媚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

    就在她怀疑自己是否生病时,一辆路虎突然从左边的路口拐了过来。就在安可心还没反映过来时,那辆路虎就已经撞在她瘦弱的身体上。

    安可心被撞飞后耳边才响起晚到的滴滴声,反映过来却又完了,此时的安可心心中没有后悔,没有遗憾,不过当他看到看到坐在车上的那个男人时,却不想闭上眼睛。

    眼前这个有着黝黑的肤色,刀削搬的脸颊,坚毅的眼神,挺拔的身姿的男人让安可心仿佛又回到了那年,第一次看到那个少年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