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

    喧闹的人群,空旷的停机坪,凉薄的空气萦绕周身。是有多久没有回国了呢?十年吗?好像久到连自己都记不清、不敢相信了。打开手机,有好几个未接来电,然后挑了一个回拨过去。只响了两三声电话那头便传来了人声:

    “雅心,下飞机了是吗”一个四十几岁的女人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激动之中又带些许沧桑。

    “嗯,刚下飞机,等会去取行李。”洛雅心一边走一边回答着,脸上却是波澜不惊没有任何表情。

    “拿完行李早点回家,饭已经做好了”。

    “好的,那就先这样吧,拜拜。”毫无波澜的语气,叫人琢磨不透到底是开心亦或是别的情绪。

    挂断电话,洛雅心又拨出了通信录里另一个号码。

    “喂~林娴,我已经下飞机了,准备回一趟家吃个饭,公寓的事晚点见面再说吧,行吗?”完全不一样的语气,即使透露着疲惫,却也和气温柔。

    “哎呀!你个臭丫头,也不早点讲!人家已经到机场啦!”只听这声音便知道那头一定是一个活力满满的女生。

    “不好意思啦,那你就等我一下吧,正好有个小惊喜要给你哦!”

    “真哒!那你快点啊!我和林一予在出口那等你哦!”

    “知道啦,那就先拜拜咯!”

    挂掉电话,洛雅心加快脚步向前走,寒冷的空气让她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转个弯刚到出口,就看见林娴一脸激动的向自己挥了挥手,大半个身体都探到了围栏外,要不是有男友林一予拉着,肯定得摔下去。这丫头,明明比自己还要大两岁,有的时候却还像个孩子一样顽皮心大,常常让林一予头疼,不过这也正是林娴的可爱之处吧。

    “雅心,雅心,人家都想死你啦。”刚走到面前,林娴就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熊抱,差点把自己老腰闪了,这家伙,明明才两个星期没见而已!有很久嘛!

    “小娴,快下来,雅心刚下飞机肯定很累了,你还挂在人家身上,赶紧下来。”林一予一边说,一边把林娴从洛雅心身上扒拉下来,然后环抱在自己面前。要说这两人,从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一直谈恋爱到现在,虽然也闹过几次分手,但也都是掀不起浪的那种,小打小闹罢了。就因为两人都姓林,林娴还闹过一次笑话呢。有一次林娴开玩笑说,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也姓林,三个林,就叫林三吧!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林一予是一额头黑线的,林三林三,亲昵一点叫不就成了小三儿了嘛,男的倒还好,要是个女孩子,啧啧……林娴这家伙就不能三思一下吗?!这妈当的,人家坑爹她是坑娃!

    “来,这个礼物是给你的,打开看看吧。”雅心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了林娴。林娴三两下麻利的拆开包装后,又一次激动地给了洛雅心一个熊抱:

    “这不就是上次我看中的那个限量款手链嘛!你居然买给我了,雅心,你太好了,么么哒~”

    洛雅心故作嫌弃的推开林娴,揉了揉被摧残的腰说到:

    “你再来一次熊抱,我真的要瘫痪啦!对了,我得回家一趟,估计今天也不出来了,公寓的话你明天再带我去看吧。”洛雅心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

    “你一个人没问题吧?要不我陪你回去一趟。”林娴也是一脸的担心。

    “没事的,我一个人可以的,放心吧,不早了,你们也赶快回去吧。”

    “你确定?那我真的走啦,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啊!我一定第一时间冲过去!”林娴义正言辞的说道,一副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神情,惹得林一予一阵好笑。

    道别后,洛雅心便打了出租准备回家。一路上,昏暗的路灯投射下来的暖黄色的光,不由地让洛雅心的心里一阵感伤,思绪不由地倒带回了两个星期前。母亲哭着打电话给自己让自己尽快回国,虽然一年前就提起过让自己回国的事,但如此焦急却是第一次,让洛雅心也着实吓了一跳:

    “雅心,小勋他已经两个多星期没回家了,公司也不去,李氏也因为拒婚的事终止了合作方案,你快回来劝劝他吧,我真的没办法了,就当妈求你了好吗?”电话那头已是泣不成声。

    “好吧,但是我手头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交接处理,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吧。”虽然心里也是担心,但是语气却还是平常的听不到一点情绪。

    “一个月!真的不能早点了吗?”

    “事情太多我已经尽力在处理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尽早赶回去。”

    挂掉电话,洛雅心喝掉手中的咖啡,她并没有夸张,工作上的事情正有一分合同洽谈中,当然还有一些重要的私事,一个月真的太赶了,所以即使已经凌晨两点了,洛雅心还是没有离开公司。

    ——

    “喂,小勋,在哪呢?”在颜琳打了N次电话后,手机那头终于接通了,

    “还能在哪,和朋友在一起喝酒……”男子一脸的不耐烦,醉醺醺地已经站不直,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与此刻脸上的颓废大相径庭。

    “不是说好了今天有重要的事吗?赶快给我回来!”颜琳在电话这头也怒了。

    “重要的事?有多重要?难道是公司垮了?李氏的千金自杀了?”嘲讽的语气倒也与这张略带痞气的脸庞相得益彰。

    “你!总之你赶快给我回来!现在!立刻!马上!”

    “如果我说不呢?!”

    “你最想见的人马上就要到家了,回与不回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这句颜琳便撂下电话,这个儿子犟起来丝毫不亚于他的爸爸,很多时候都让自己力不从心。最近两年自己身体也不太好,万般无奈只能把雅心从国外叫回来了。

    被突然挂掉电话,沐洛勋一脸的不爽,但听到母亲刚才说自己最想见的人时,心里又一个激灵突然清醒了过来。自己最想见的人?是她吗?可能吗?会不会是母亲骗自己回去的借口呢?想不了那么多,就那一刹那的功夫还是决定回家一趟。于是便立马打了电话给助理让他送自己回去。一路上,沐洛勋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脑海中闪过千千万万的可能,简直要疯了。

    ——

    洛雅心拖着行李箱站在沐宅的门口,却迟迟没有按下门铃。看着宅子旁的枫树,已经长得很大了,宅子的大门也和当初一样,只是有些许的陈旧。此刻站在门口,总觉得周遭的一切是那么地熟悉又陌生。这十年的光景仿佛如一场梦一样,让自己不敢相信。犹豫的抬起右手,放在了门铃上,闭上眼按了下去。刚按完便有人匆匆来开了门,是张姨。

    “你是雅心小姐?”张姨上下打量着自己,满眼地不敢确信。

    “是啊,张姨,我是雅心,好久不见。”洛雅心甜甜的笑着,十年不见了,张姨真的老了,头上的白发已经记录下了这些年的蹉跎岁月。

    “快进来,夫人已经等小姐很久了,来,我来拿行李。”说完便从洛雅心的手中接过行李箱。

    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记忆也随之散开。儿时在这里嬉戏玩耍,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留下过自己的气息,然而时过境迁,花开花落了一季又一季,早已不是当年的光景。

    洛雅心刚走到门口,便见颜琳从椅子上起身小跑了过来,然后紧紧地抱住了自己。这久违的拥抱让洛雅心也不禁落下了眼泪。这些年自己口口声声说不想念原来都是假的,就在此刻,洛雅心才明白,有些感情是永远都不可能淡忘的,比如此刻见到了颜琳,自己便不由地卸下所有防备,任凭颜琳紧紧地抱着自己。

    “雅心,你,你终于回来了,十年了,十年了,是妈对不起你,是妈的错啊。”见到了久别十年的女儿,颜琳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当年只为了她们夫妻俩的一己执念,便远送仅有十五岁的洛雅心只身去了国外,即使这些年也未间断过联系,可终究没有见过面没有尽到责任,这次洛雅心终于回来了,自己一定要尽力弥补她这些年所受的委屈。

    “我都理解,我不怪您。”整理了一下情绪,洛雅心淡淡然说道,然后不动声色挣脱了颜琳的怀抱。

    “那,咱们吃饭吧,边吃边聊。”察觉到洛雅心有意的疏远,颜琳的心又像被冰刀刺了一下似的。

    “来,这是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还有这个蘑菇吞肉。”颜琳顾不上自己吃,一直在往洛雅心的碗里夹菜,小小的碗不一会就堆成了小山。

    “妈,您自己吃吧,不用给我夹了,况且,这些年我的口味也变了许多,这个蘑菇吞肉我已经不爱吃了。”洛雅心淡淡然说道。

    听完这席话,颜琳只得慢慢放下手中的筷子,眼里尽是雾霭般的忧伤,

    “是啊,这些年我们都没有一起生活过,妈妈都忘了,只记得这些都是你曾经爱吃的,不过不要紧,以后的日子啊,妈妈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不会再让你孤单一个人了,妈妈会重新了解你的口味,了解你的喜好,你会原谅妈妈吗?”话未完,颜琳的泪又止不住落了下来,洛雅心看到这一幕心里也着实不是滋味,只得起身拿了几张纸巾递给了颜琳。

    气氛尴尬了好一会,直到门铃声再次响起。颜琳快步走了出去,洛雅心刚刚才平静的心情再次变得不安起来,她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姿态去对待沐洛勋,十年没有见过面更没有联系过,只是偶尔会在新闻杂志里看到他的消息而已。如今再次见面,却是手足无措。

    “雅雅!是雅雅回来了吗?”一身酒气的沐洛勋已顾不得对面站的是自己的母亲,大力地摇晃者颜琳的肩膀。

    “你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醉成这样!张姨,你快去煮碗醒酒汤吧”。

    见颜琳没有正面回答自己,沐洛勋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动和好奇,冲进了屋子。刚到门口,洛雅心也正巧从餐厅走出来。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沐洛勋一把上前紧紧抱住了洛雅心,差点让洛雅心喘不过气来。

    “雅雅,真的是你吗?我的小丫头终于回来了是吗”沐洛勋满是激动地说道,他迫切地希望得到洛雅心肯定的回复。

    “哥,是我,我回来了。”不同于沐洛勋兴奋的语气,洛雅心极力隐藏自己的情绪,淡淡然回答道。

    似是因为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已经醉醺醺的沐洛勋终于卸下了清醒睡了过去。颜琳见状立马上前和洛雅心一起扶住把不省人事的沐洛勋送上了楼,替他脱了鞋和衣,简单擦拭了脸,两人刚要离开,沐洛勋迷迷糊糊一把拉住了洛雅心,嘴里嘟囔着“不要走,雅雅,不要”,洛雅心没办法,只得回来坐在床边,,任凭沐洛勋紧紧的拉住自己的手,然后示意颜琳自己要留下来照顾。

    看着沐洛勋睡着的脸庞,洛雅心想起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晚,自己来到沐洛勋的房中,站着床边看着熟睡的中的沐洛勋,忍住眼泪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然后不舍的拖着行李箱离开。此去经年,沐洛勋的脸庞比当年更加帅气,俊秀中还透露着些许坚毅和冷酷,大抵是进入了熟睡,沐洛勋渐渐松开了洛雅心早已麻痹的手臂,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过去。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洛雅心便起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