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

    这一夜,洛雅心并没有睡好,或者说,她失眠了。昨天回到房间洗漱后,洛雅心躺在床上,久久的不能入眠,因为明天醒来,她不知道如何面对沐洛勋,这也正是这些年一直缠绕她的问题,如今回来了,这个问题更是硬生生摆在了她的面前。今天面对醉酒不清醒的沐洛勋她还可以表现的很淡定,但是,明天呢?明天沐洛勋醒来,她又该如何?于是,洛雅心整晚辗转反侧,华丽丽的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洛雅心便整理好行李准备下楼吃饭。然而刚打开门,她就被早早等在她门口的沐洛勋吓了一跳。本想着沐洛勋昨天醉酒今天肯定不会醒的很早,自己可以赶快溜走,这下只得硬生生地打了个招呼:

    “哥。”

    沐洛勋本来见到洛雅心满是欢喜,却瞥见了她手中拖着的行李箱,心里像被人泼了一桶冷水一般,瞬间浇灭了他的激动之情。于是皱起了眉头:

    “你这是刚回家就又要走吗?”冰冷的语气加上有些压迫性的身高差,让洛雅心的心里着实不安。

    “我回国之前已经让林娴帮我租了一套公寓了,大多数东西也都搬过去了,所以……”洛雅心的声音越说越低,明明想要装高冷来着,可是不知为何一见到沐洛勋就破功了。

    “雅雅,我就这么让你不想靠近和害怕吗?”能够随随便便一个动作一句话就让沐洛勋败下阵来觉得心痛的,恐怕这一辈子也只有洛雅心有这个本事了。

    “不是的,只是,在国外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住了,而且,也不想打扰你和妈了。”这最后一句都是什么理由!傻子都能听出来是借口好吗?!

    “打扰?你觉得是打扰吗?作为女儿和妈妈住一起会是打扰吗?看来这些年你还是没学会撒谎啊!总之,你不准搬出去!我不允许!”沐洛勋也急了,好不容易盼到洛雅心回来,可是对方却想着逃离自己,一想到会再次失去洛雅心,沐洛勋怎么会允许。

    “哥,我住的公寓离这也不远,如果你和妈想我也可以过来看我呀,你就让我住出去嘛,好不好。”洛雅心撒娇地说道,她从来都知道如何让沐洛勋败下阵来听自己的。

    “你呀,我真的拿你没办法,好吧,可是每个星期你都必须回来一趟,”沐洛勋也不敢逼得太紧,他知道洛雅心的脾气,你逼得越紧她就越反抗,“好了,我们下去吃饭吧。”说完,便拿起洛雅心的行李下楼了。多年后,沐洛勋再想起的时候,真的很后悔这时自己心软放洛雅心出去住。

    “你们下来啦,快来吃饭吧。雅心,这是妈妈今天亲自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你试试吧。”

    “雅心?”听到颜琳这么叫沐洛雅,沐洛勋眉头一皱满心不悦,这些年自己一直都没查到沐洛雅的下落的原因就是这个!她早就改了名字,加上父母之前动用力量封锁了这个消息,自己也没想到这个原因,所以才会任凭自己再怎么查也查不到。

    “请您以后还叫她是沐洛雅,这个家里我从来没听过洛雅心这个名字!”

    “哥,这些年我一直都叫洛雅心这个名字,而且所有的资料也是这个名字,我已经习惯了,就这么叫吧。”洛雅心也没想到沐洛勋会对自己改名字这件事这么在意。

    “在外面你可以叫这个名字,但是,回到家你还是沐洛雅,是我沐洛勋的妹妹!”

    “好了,妈,哥,吃饭吧,只是一个名字嘛。”洛雅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回沐洛勋,只能打圆场。

    颜琳也看见了洛雅心的行李箱,

    “雅心,不,洛雅,你这是要搬出去住吗?”

    “嗯,我已经联系了一家公司,明天就打算去面试,所以租了公寓方便上班,而且离家也不是很远。”

    “面试?你不去自家公司还要另找工作?”颜琳也没想到洛雅心连工作的事也早已考虑好。

    “嗯,大学的导师正好认识那个公司的总裁,已经帮我写好了推荐信。”

    “什么公司?”沐洛勋问道。

    “还不确定会不会被录取,所以等定下来再告诉你们吧。”

    “那行吧,等会吃完我送你去公寓。”

    “不用了,林娴等会来接我,公寓具体的位置我也不知道在哪呢。”

    “不知道具体在哪?你刚不是还说离家很近吗?”沐洛勋眯起狡黠的双眼问道。

    “是啊,在地图上看是离家很近,但是具体在哪不清楚啊。”怎么就说漏嘴了呢!

    “叮铃铃叮铃铃”救命的门铃声终于想起来了,应该是林娴来接自己了,不由得呼了口气。

    “颜姨好,洛勋哥早!”林娴用她那甜腻腻的声音打招呼到,听的洛雅心想一板砖抡过去,这家伙一大早就撒娇,听的自己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林娴啊,我们家洛雅就拜托你照顾啦!”颜琳拉着林娴的手微笑着说道。

    “没问题,雅心是我最好的朋友嘛!对了,颜姨,你怎么又叫回雅心原来的名字啦?”这家伙,不是一向神经大条嘛,怎么突然又听清楚刚才颜琳对自己的称呼了呢……好不容易把这件事轻描淡写翻了过去,得,又翻回来了。

    “这不是回家了嘛,所以在家里还是叫洛雅啦,出去再叫雅心。”洛雅心一边用眼神示意林娴不要再提晚点向她解释,一边没事人儿似得回答道。

    可是,沐洛勋却发话了,

    “林娴,看来你早就知道雅雅改名字的事了,恐怕这些年你一直都知道她的下落吧,甚至你去美国留学也是因为雅雅吧。”瞬间理清所有事情的沐洛勋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心里十分不爽,原来这些年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于是他暗暗地捏紧了拳头,本就冷峻的脸庞此时多了几分戾气。曾经的自己没有能力去守护和挽回什么,可如今却不,这一次,自己绝对不会再让沐洛雅从自己的身边逃离开,绝不。

    见沐洛勋的神色不对,林娴赶紧低下了头,默默地移到洛雅心身边,此时火山就要爆发,还是洛雅心的身边比较安全。

    “好了,大家好不容易聚一块,就不说不开心的事了,林娴我们赶紧出发吧。”洛雅心慌忙打圆场,想拉着林娴赶紧逃离事故现场,可是这怎能瞒过沐洛勋这只狐狸,于是就在洛雅心和林娴手拉着手准备溜之大吉的时候,沐洛勋一个不经意,拿过洛雅心的行李箱,然后搂住洛雅心的肩说道:

    “这些事我们日后再算,先送雅雅去公寓,林娴,带路吧。”

    听到这,林娴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刚才的那一瞬间,她脑子里闪过千千万万场景:万一他沐洛勋因为自己对洛雅心的下落撒了谎而打死自己怎么办,自己还没结婚生子呢!林一予那家伙会不会为自己报仇呢⊙_⊙想到这,林娴又来火了,林一予那家伙今天居然为了上班不肯陪自己来找雅心!害自己差点就要被沐洛勋千刀万剐!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他!哼!

    于是,三个人便一起出了门。林娴早就让自家司机回去了,这下只能坐沐洛勋的车了。于是她赶紧拉着洛雅心坐到了后排,却意外瞥见沐洛勋瞪了他一眼!瞪就瞪吧!谁让你刚才凶我来着!就不让雅心坐你旁边!哼!

    一路上,三个人各有心思,除了一开始林娴给车定了个导航外,谁都没有再说话。一回想刚才的一幕幕,洛雅心的心便七上八下。本以为过了这么些年,沐洛勋早就应该忘了自己,可是这么看来,他的执念只是更深了。可是一想到不久就要见的某人,洛雅心便不由得扬起了嘴角,也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还记得自己了。抬头看了看前方,却瞥见沐洛勋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立马低下了头。而沐洛勋呢?本还在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意外从镜子里看到洛雅心不知想什么事想的入神,甚至还开心的笑了!难道这丫头恋爱了?!

    大约过了近一个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了,沐洛勋一头黑线,不是说离家很近吗?一个小时!这是哪门子近啊!林娴一定是故意的!不过周围的景色确实不错,交通也方便。

    “雅心的公寓在12楼,我们上去吧!”说完便拉着洛雅心向里面奔去,只留下沐洛勋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也不知道等我!”沐洛勋气气地嘟囔着。没法只能苦逼地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跟在后面,幸好自己有一八五的大长腿,不然根本追不上她们好嘛?

    “1209,到了,当当当,怎么样,漂亮吗?”林娴熟门熟路很快就跑到门口开了门。

    装修简单却也精致,两室一厅,阳台也很大。洛雅心刚进去,林娴便鬼机灵地把洛雅心拉到卧室的窗边,悄悄说道:

    “雅心,你看那边是什么?”

    顺着林娴手指的方向,原来是SGH的大楼,离公寓的距离真的很近,这丫头,想的真周到啊,要不是因为沐洛勋在不敢张扬,洛雅心真的想给林娴一个熊抱。所以眼下也只能用充满感激的眼神向林娴眨巴了几下,看得林娴一阵鸡皮疙瘩。

    “哥,妈说你有两个星期没去过公司了,今天你要不要去看看啊。”洛雅心小心翼翼试探性地问道。

    “你昨天刚回来我今天就不能放个假陪陪你吗?”沐洛勋一脸不悦撒娇似得说道。

    我的天哪!这一大早上的,怎么一个一个都在撒娇!尤其是万年冰山脸的沐洛勋居然撒娇了!!!这让林娴有点接受无能啊!不过转念想想也对,他沐洛勋在洛雅心身边做什么奇葩事好像都挺正常的。

    于是拗不过沐洛勋的两人只得让他陪着逛街买了些生活用品。到了晚上,林娴就回去陪她们家林一予了,留下洛雅心和沐洛勋两人大眼瞪小眼。

    “哥,你回去吧,我一个人真的可以的。”这是洛雅心第N次遣返沐洛勋了。

    “这不是还早吗?”沐洛勋假装不经意地看了看手表,居然已经九点了!

    “哥,我看你今天好几次欲言又止来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呀?”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他沐洛勋大概只有对洛雅心的心事这么在意了,从来都是各色的女人勾引着他巴结着他,只有眼前的人才会让他没有办法不爱,更不用说拒绝了。

    “没啊,怎么说起这个了。”洛雅心坦荡荡地回答,她确实没恋爱呀,单恋不算恋吧。

    “真的吗?”沐洛勋还是有些怀疑,又问了一遍。

    “真的!好了,你快回去吧,不然我生气了!”洛雅心一边说着一边开了门。

    得到满意的回复并且真的有些晚了,所以沐洛勋只得依依不舍地走了出去,“那我明天来接你去面试吧!”

    “不用了,你明天好好去上班吧!拜拜!”

    送走了沐洛勋,洛雅心如释重负,要是让他知道她要面试的地方有那个人的存在,自己的工作目的也不纯……啧啧,还是算了。转身去往卧室站在床边,SGH大楼还有许多灯光亮着,不知道那个傻瓜会不会身处其中的某一间呢?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少年曾经如同光一样照亮自己黑暗的时光,现在,那个少年是不是还一如当初那样如光般温暖,如初夏般爽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