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居然有埋伏

第2章 居然有埋伏

蒋小游将整个棒棒糖都含在了嘴里,闭目养神的眼睛忽地睁开,露出琥珀色的眸子,漫不经心地说道:“差点摔断腿,耽搁了五秒。”

    “怎么回事?”副驾驶座上的男人蓦地转过身,正对蒋小游问道,“出了突发情况为什么不跟我们联系?”

    蒋小游显得有些不耐烦,再次皱起了眉头,说道:“我能搞定。”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听后更加烦躁,怒道:“毒蝎,这是你第几次不遵守组织的纪律了?你再这样我要上报了!”

    “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人,对我构不成致命威胁。”蒋小游突然坐直了身子,眉眼弯弯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继续道,“鬼手,看在你单身这么多年的份上,我给你点福利啊!”

    鬼手双眼一瞪,立马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你走开,别给我看那些恶心的东西!”

    蒋小游,五岁进入组织,十三岁便独自猎杀了第一只吸血鬼,从此以后一发不可收拾。

    她枪法精准,总有后手,留下了零失败率的神话,被吸血鬼联盟称为夺命毒蝎,更是标价三千万美金悬赏。

    不过冷血无情的毒蝎却有一个令人发指的爱好——摄影。蒋小游在每一次出任务的时候都会带上dv,拍下目标的最后时刻。

    一开始组织里的人还津津有味地欣赏蒋小游的作品,然而当这些全部变成了各色人种的爱情动作片时,组织里的人便再也不敢直视蒋小游所谓的福利。

    “真不要?”蒋小游咬着嘴唇,挑了挑眉毛不怀好意地再次说道,“这次的货色可算得上是上等哟!”

    “毒蝎!你真是够了,还有没有点女孩子的样子啊!”鬼手被蒋小游捉弄得满脸通红,连忙放下一句狠话便移开了目光。

    蒋小游坐在后排咯咯直笑,百无聊赖地含着嘴里的棒棒糖,随即双手托着后脑勺闭上了眼睛。

    那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在她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她不明白明明是人类,为什么可以和吸血鬼混在一起,而且还自愿成为吸血鬼的移动奶瓶。

    蒋小游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侧了侧身,循着一个舒适的姿势准备好好休息一会儿。她想不通的事情便不会再去纠结,反正这些事情还没有到她的身上,何必去杞人忧天?

    “嘭”一声巨响,轿车撞到了树上。

    后排的蒋小游立马警觉地匍匐在后座上,迅速戴好了自己的面罩,一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副驾驶座上的鬼手已经缩到了挡风玻璃下,沉默了一会儿轻声回答道:“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询问驾驶座上的司机。

    蒋小游是组织里最厉害的猎人,而鬼手则是组织里最厉害的电脑高手,能给两人服务的自然也是组织里顶尖的驾车能手,不应该会发生这种撞树的事情。

    司机警惕地观察完四周而后说道:“刚才左边轮胎被石头顶了一下,我下去看看。”

    鬼手还没来得及阻止,司机便打开了车门。“嘭”随即一声枪响,子弹穿透了司机的额头钉在了副驾驶座上的窗户上,留下一条血迹,离鬼手的脑袋仅仅只有两厘米。

    “嘶——”鬼手倒吸了一口凉气,立马翻身而起,与此同时四周响起了连绵不绝的枪声。鬼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电脑挡着头拉上了驾驶座的门,一个后滚翻到了后排。

    “联系白教授吧。”蒋小游的声音有些低沉,“左前方和右前方各有一名狙击手,左后方和右后方有两架迪龙埃罗火神炮,还有其他我听不出来的武器。鬼手,我们两个不能突围。”

    “我已经在联系总部了。”鬼手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这是他进入组织以来碰到的最棘手的危机。以前虽然也有人刺杀毒蝎,但是却没有像这次一样出动这么多高端的武器。

    “组织没有派人掩护我们吗?”蒋小游觉得有些奇怪,按照组织一贯的作风,每次行动必定会派出空中警卫才对,为何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空中警卫没有信号。”鬼手噼里啪啦地快速敲动着键盘,双眼目不转睛地继续说道,“我现在在联系白教授,他还没有回答。”

    “我们的车只能承受火神炮三万发火力,也就是十分钟,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分钟。”蒋小游忽然爬起来正襟危坐道,“等救不如自救。”

    她一个翻身坐到了驾驶座上,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火神炮在我们后面,我们开车冲出去,离开狙击手的范围再弃车逃跑。”

    “你在开什么玩笑?这一辆车可要五千万啊!”鬼手吓得险些将电脑摔在地上,“这车防火防水防弹,还水陆两栖,你就这么扔了?”

    蒋小游冷眼一扫,说道:“命重要还是车重要?你要是不愿意走可以留在车上。”说罢,嗖地一声开了出去。

    果不其然,在轿车开出去的第一时间,“嘭”的一声左边的轮胎炸了。

    她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决定奋力出击,运用惯性让车子滑行出狙击手的范围。

    “砰砰砰”子弹的声音连绵不绝,将鬼手和蒋小游牢牢包围在其中,完全没有冲出去的可能。

    “现在怎么办?白教授还没有回信。”鬼手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露出一双眼睛,观察着外面的情况,“我们现在出了狙击手范围没有?”

    蒋小游却是没有回答,用红外线眼镜看了看之后说道:“你在车里等着,不要出来。”

    她话音刚落便一脚踹开车门,连续几个翻滚到了墙角。她的心怦怦直跳却不敢休息半分,连忙接一个侧身躲进了门边,随即一把羽箭精准地射到对面的枪上。

    “呼——妈妈爱我!”蒋小游深深呼了一口气,拉紧绳索飞身一跃,三次跳跃精准地一脚踹开玻璃,随即一把匕首飞出,精准地扎进了黑衣人的心脏。

    “噗”一声,血浆飞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