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002章 婚礼上可怕的男人02

第2章 第002章 婚礼上可怕的男人02

“哇噻,那个就是关祈佑啊?真的好帅噢!”

    听着仿佛要流出口水的花痴声音,雪薇再次中盅似的望过去,眼前的男人像雕塑一样矗立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司仪台上的江雨玫。

    江雪薇从侧面暗暗的打量着,关祈佑身形高大挺拔,轮廓鲜明的脸好似刀刻一般,乌黑的头发,饱满的额头,高高挺直的鼻梁,薄唇紧抿,一双狭长的双眸,此刻正泛着冷峻而深邃的光。

    虽然与他隔着一段距离,但雪薇却强烈的感觉到,他周身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靠近的寒意,仿佛再近一步,便可以在瞬间把人给冰冻死。

    突然关祈佑眯起狭长的眼睛,慢慢迈开步子,身形有些微微摇晃,一步步的走向司仪台……

    身后一个同样高大的男人紧跟了上来,一把拉住他,沉声道:“祈佑,别这样,我扶你回房间休息。”

    “放开我,今天是我父亲的新婚之喜,我岂有不恭贺的道理?怎么说,我都得敬二位新人一杯酒。”关祈佑一个转身,大力推开后面的男人,步履踉跄的步上司仪台。

    他端着漂亮的水晶高脚杯,琥珀色的液体随着他的晃动,在杯壁形成或深或浅的颜色,他先走到关之耀的面前,主动去碰他的杯子,‘碰’两只漂亮的高脚杯碰撞出脆脆的音律,关祈佑挑了一下眉,“父亲,新婚之喜,儿子恭贺您娶回美艳娇妻,从此,夫妻恩爱,白头偕老。”

    接着关祈佑又把杯子举到江雨玫的面前,唇角微勾起一抹弧,一声嗤笑,带着不屑,“江小姐,恭喜你终于得偿所愿,嫁入豪门,成为香港第一贵妇。”他的目光深幽的让人胆颤心寒,江雨玫默默的站在那里,脸色苍白,目光更似有意的回避着他。

    但关祈佑却似乎并不满足,他阴沉的笑容冷到极致,身子前倾,更近的贴近江雨玫,阴鸷的眸光如淬了毒的银针,将她钉在原地,动弹不得,声音冷如刀匕,一字一顿,“我保证,未来的日子,你在我们关家一定会过的很愉快!”

    刹那间血色从江雨玫的脸上迅速褪去,一张脸比纸还要白,嘴唇不住的颤抖,漂亮的眼睛凝聚起水雾,忧怨而又复杂的看向关祈佑。

    “呵呵……”关祈佑轻声冷笑,手中的杯子飞快的撞了一下江雨玫的,一口喝干杯中的酒。

    随后,他的手微微一扬,仿佛是不经意,晶莹的高脚酒杯从手中滑落。

    ‘啪’一声脆响,玻璃碎片四下飞溅。

    江雨玫惊声尖叫,眼中的泪也随之滑落下来。

    “雨玫,别怕,有我在。”关之耀适时的搂住身边的娇妻,心疼的柔声安慰。

    “呜呜……”江雨玫依偎进关之耀的怀里,低低哭泣。晶莹的泪珠顺着绝美的脸庞缓缓流下,在刹那间便湿了关之耀的心,他的神情变得阴沉,抬头看向关祈佑的瞬间带着愠怒的威严,“祈佑,这就是你恭贺我新婚之喜的方式吗?在你的眼里还有没有长幼尊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