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代佳人初相遇

第1章 一代佳人初相遇

晚上七点半。

    顾言雨准时出现在本城最大的酒店礼堂“一代佳人”。

    今天是前男友唐家伟和闺蜜孙锦初的订婚派对。

    她进去之后一眼看去,不少熟悉的朋友,大部分是之前她和唐家伟谈恋爱的时候认识的。

    虽然大多点头之交,但她心里当然明白,这其中有不少人是来看她好戏的。

    她不能表现得伤心难过,要坚强,不就是失恋,没什么大不了。

    爱情可以失败,但她顾言雨的字典里面就没有“输”这个字。

    “言雨你来啦,等你好久了呢,来晚了要罚酒哦。”

    孙锦初说着已经向旁边的人要了一杯酒递给顾言雨。

    看这情形是一上来就要亮明自己女主人的身份啊,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么?

    顾言雨还不了解她?总不能一上来就输了气势。

    孙锦初曾经是自己大学室友兼闺蜜,现在是一个公司的同事。

    以前她和唐家伟一起约出来吃饭,总要拉着孙锦初一块儿。

    每次都被她推辞,说什么不好意思做电灯泡,现在这倒好,直接成了唐家伟未婚妻。

    还真是活生生的碧池一个。

    唐家伟庭条件这么好,嫁给他衣食无忧,自己不贪图他的条件不代表孙锦初不喜欢这样富家少爷的钱财。

    “防火防盗防闺蜜”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个世界上所有伤害自己让自己难过的事情顾言雨都可以忍。

    唯独两件事情她忍不了,那就是谎言和背叛。

    顾言雨二话没说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像是祭奠一下自己这段失败的恋情。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么,“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孙锦初看到顾言雨这么爽快的吞下这杯酒,不知是酸她还是讽刺她,谄笑着说道。

    “这82年的拉菲愣是让我们言雨喝出了老白干的豪情,真是铁铮铮的女汉子啊!怪不得之前家伟对你迷恋呢。”

    顾言雨听到这句简直内伤,抢走她男人也就罢了,还当面损她没有女人味。

    一句话就否定了顾言雨两年的爱情。

    虽然唐家伟是渣男,但这段感情好歹是她的初恋啊。

    顾言雨正感伤她这段失败的感情时,无意间瞥见了唐家伟。

    这个渣男,竟然还在旁边看好戏一样挑着眉。

    当初怎么就瞎眼看上这样的人渣!

    两年来对这段感情全心全意的投入,顾言雨小心翼翼维护的感情,到头来换回的不过唐家伟一句“言雨,我们分手吧。”

    顾言雨还记得自己当时听到这句话,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神经指示下条件反射她只问了句“理由呢?”。

    唐家伟的回答表面上看着没有任何问题,实际上是每个渣男必备的招数。

    “言雨,两年来我们与其说相处融洽,倒不如说彼此相敬如宾,我在你那里丝毫感觉不到炙热的爱,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会给我那些无所谓的包容,我受不了这样平淡没有波澜的感情。”

    “锦初和你不一样,她对我依赖,对我撒娇,对我抱怨,让我真切感受到她需要我。言雨,这才是我想要的爱情。”

    说到最后唐家伟竟然有些理直气壮。

    想到这些,顾言雨心里就好不爽快,接连着喝了好几杯酒,直到脑子有些晕乎乎神志不清。

    觉得胃好难受,她迅速离开去了洗手间。

    刚推开洗手间的门,胃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忍不住要倾涌而出,她急匆匆找到洗手池开始吐起来。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顾言雨收拾好狼狈的自己要走出洗手间。

    本就醉酒有些神志不清的她直头撞上了迎面要来上洗手间的男人。

    只听“哎呀”一声,顾言雨朝后直接摔了下去,她感觉自己的尾巴骨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身子摔倒的疼还是今天晚上一直压抑的情绪找到了释放点,顾言雨突然哭着大声吼起来。

    “你是没长眼睛啊,看不见我要出去吗?还硬往里面进!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还是觉得全世界我最好欺负?”

    顾言雨一边说着一边哭着,好像根本就不是在对着对面这个男人说话,更像是在哭诉自己的委屈。

    梨花带雨已经不能够来形容这哭声了。

    照理说一个女孩子哭成这样,还是一个不丑的美人,哪一个男人看了都会怜香惜玉。

    但偏偏被顾言雨撞到的这个男人萧辰是出了名的冷漠无情,这哭声在他听来简直就是嘈杂的噪音。

    萧辰等了一会,发现地上这个喝醉酒的女人仍然在发着酒疯,且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我说小姐,请你睁开眼睛看看,是你撞得我而不是我撞你。”萧辰试图避开她。

    “还有这里是男厕所,所以请你自重,收拾好就赶快离开。”终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顾言雨今天晚上本来就有些委屈,被萧辰这样的控诉加警告心里更是委屈到不行。

    于是她哭的更凶了。

    萧辰听到这哭声简直头大,喝醉酒的疯女人还真是无理取闹,自认倒霉的他转身就要离开。

    谁知顾言雨突然从地上挪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发起酒疯来。

    萧辰此刻的情绪濒临暴走的边缘,有轻微洁癖的他下意识想要甩开抱着自己大腿的女人。

    顾言雨抱着萧辰大腿,哭着说。

    “你这个渣男,你凭什么欺负完人就走,你凭什么劈腿还这么有理。我怎么对你平平淡淡了?”

    中间哭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但不忘继续大骂。

    “我是害怕我太无理取闹你嫌弃我,怕我太闹腾太作你会不耐烦。我怎么不爱你了?”

    “我怎么不爱你了?你怎么就劈腿了,你这个渣男,你就是渣男!”

    萧辰从她鬼哭狼嚎般嘶哑的声音里听出了点逻辑,合着眼前这位疯女人把自己认错成了别的男人啊。

    他伸手去扯开顾言雨抱着她大腿的胳膊,谁知这个女人好大的力气。

    就在一扯一拽的时候,萧辰无意间看到了顾言雨的容貌。

    这五官......竟然有些熟悉。

    萧辰扒开顾言雨脖颈前的衣服,像是在寻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一般。

    果然,这个女人的颈脖上面带着这条价值不菲的翡翠项链。

    萧辰突然停止住了推开顾言雨动作。

    他用很快的速度趁着顾言雨没有防备,迅速扯下吊坠,放入口袋中。

    是的,这个吊坠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母亲失忆前非常疼爱的那个小女生的东西。

    那么这个女人,是照片中的女孩没错了。

    萧辰制止住手舞足蹈的顾言雨,仔细看了看她的脸。

    过了这么多年,但是眉宇间的容貌还是可以断定眼前的这个喝醉酒的女人就是那个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