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声东击西暗相助

第5章 声东击西暗相助

第二天舅舅和那两个律师来,不等顾言雨开口,就直接说。

    “言雨啊,昨天我说的话可能有些重了,你选择性的听一下就行了,也不要太在意。”

    然后他顿了顿,有些不情愿地说道。

    “我妈的遗产既然指明要你继承,那么就是你来继承了,我们遵守法律的效力和我妈最后的意愿。”

    顾言雨有些诧异舅舅的突然转变。

    “舅舅,我不是自私的人,也不是贪图钱财不顾亲情的不孝子,我只想知道这从头到尾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言雨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理由说服自己昨天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梦。

    强制着让自己以为可以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顾言雨的舅舅其实并不是真的对顾言雨讨厌。

    只是这么多年下来,积攒的一些怨气好像都是因为顾言雨的出现才有的,所以他才会心里不平衡。

    他不是不明白,母亲的钱是哪里来的。

    那是顾言雨的生母留下来的。

    当年他母亲在顾宅做保姆,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家一次。

    拿着赚来的辛苦钱交给他,让他添补家用。

    年轻的他看着自己的母亲在别人面前低声下气的做事情很心疼。

    当母亲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小娃娃,告诉他以后要全身心抚养这个孩子的时候,他更是心里有怨气。

    给他们家打工就罢了,如今还要一辈子都替他们养孩子,一辈子做他们的保姆吗?

    但是他有分寸,当年当着母亲的面发过誓,一辈子对顾言雨的身世守口如瓶。

    母亲临去世之前,又一次叮嘱自己这件事情。

    他答应母亲的事情从来没有反悔过,即使他不喜欢顾言雨,可是他心里也明白,这一切并不是顾言雨的错。

    上一代的恩怨不应该由她一个小姑娘承担。

    如果不是他女儿有病,应该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弄得这么僵。

    他想和顾家划清关系这件事情是真的很久就想做了。

    要彻底摆脱奴性,想要脱离被顾家纠缠的命运。

    顾言雨的舅舅回想到当年的情境。

    顾家大小姐生下孩子之后,顾家被一场大火夺烧尽。

    顾家老爷子加上十几口人,全部烧死。

    之后他的母亲就带着这个孩子逃走了。

    除了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个孩子的存在。

    没错,这个孩子就是顾言雨。

    “言雨,这二十几年的情分我不是没有一点顾及的,可是我想要做个终结,不想和你继续牵扯关系了,这个房子也被我卖掉了,明天就会有看房的人来,我希望你能尽快收拾好这里的东西,搬离这里。”

    顾言雨的舅舅一口气想要和这二十多年来所有的不甘心做个了断。

    顾言雨只是说了一句:“知道了。”

    她拿起文件在上面轻轻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接受了遗产的继承认定书。

    既然姥姥这么做肯定有她的原因吧。

    该知道的总有一天都会弄清楚吧,顾言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着。

    萧辰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了,还是没有见到顾言雨。

    他从昨天在顾言雨的舅舅家处理完事情之后就一直在忙。

    一是现在还不方便出面去寻找他心心念的小丫头,怕吓坏了她。

    二是公司还有业务需要他处理,毕竟这次是打着出来谈业务的幌子出来的。

    如果没真的去谈生意,怕是安插在他身边的秘书又要去给父亲打小报告了。

    倒不是说萧辰有多怕他父亲。

    只是他如果跟顾言雨过多接触难免会引起父亲的怀疑。

    然后做出对顾言雨不利的事情来。

    但萧辰心里始终放不下顾言雨。

    他让司机带着在顾言雨住的宅子附近转了一圈。

    看到整个房子只有一个屋子里面有灯光,那一定就是顾言雨的房间了。

    这么晚了她还没有睡觉,让萧辰的心里有些放不下她自己一个人。

    顾言雨此刻正呆呆的坐在沙发上面。

    收拾了一半的东西此时却没有任何情绪继续下去了,说不出来是难过、伤心还是失落。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起来了,是沈蔓打来的。

    她拿起电话接起来:“喂,蔓蔓。”

    沈蔓一听顾言雨这边接电话了,立马询问起来。

    “你怎么回事呀,那天发了一个短信就没人影了,你说家里出事了,是出什么事情了?你还好吗?”

    沈蔓是顾言雨高中兼大学同学,毕业后两人租了一个公寓。

    两个小姑娘一起在S市打拼,更准确的说,她们是和亲姐妹一般好的存在。

    沈蔓为了自己的理想,在大四快毕业时参加了一个全国性的大型歌唱比赛。

    拿到了前三名的好成绩,却因为没有大的背景和炒作点,一直在娱乐圈的最外沿艰难生存着。

    可是她始终没有放弃唱歌这个梦想,哪怕是再小的演出,只要给她舞台,她都会很享受很满足的唱着。

    她经常出去表演节目。

    前几天收到顾言雨的短信,看到的时候想要再联系顾言雨,但她却关机了。

    沈蔓觉得这次应该是挺严重的事情。

    因为顾言雨的习惯她了解,手机是一定要24小时开机的。

    不然总觉得自己要遭遇不测没有办法求救,所以沈蔓总嘲笑顾言雨有被害妄想症。

    沈蔓高中的时候就和顾言雨玩在一起了,知道她家里除了姥姥最疼她。

    更知道顾言雨的舅舅是很排斥顾言雨的。

    所以她说家里出事了,八成是她姥姥有事情。

    沈蔓听着顾言雨的声音有些鼻音。

    “你哭过了啊言雨,家里怎么了?是不是姥姥出什么事情了?”

    这是顾言雨这些日子以来听到的第一句关心自己的话语,眼泪不自觉就流下来了。

    “姥姥去世了,我怎么会不是姥姥的孙女?我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了。。蔓蔓我没有家了。”

    这句话说出来,顾言雨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是孤单一个人了。

    姥姥曾经对她说过:“言言啊,姥姥不可能一直都陪在你身边,如果有一天姥姥先走了,不管将来你遇到什么挫折,都要坚强。”

    那个时候顾言雨答应的很爽快,以为只是自己要去上大学了姥姥不放心自己而已。

    沈蔓听出来顾言雨的无助,对她说。

    “言雨,觉得难过就回来吧,我陪你散散心,老人家年龄大了总要离开的,生死的事情我们都没有办法改变的。”

    “而且姥姥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么消沉,她一直不都是给你灌输快乐至上的思想吗?你的乐观呢,拿出来。”

    沈蔓跟顾言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