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邪龙焚天轮

第1章 邪龙焚天轮

玄冰宫地处西北极寒之地,霜雪山脉之巅。

    正值盛夏,但在霜雪山脉,依旧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遥遥望去,可以看到三座插入云霄的雪峰傲视群山,阳光照射在冰棱上,折射出万道霞光。

    此时,白茫茫的雪面上正有一只十余人的队伍,驾着雪橇犬,向着山顶行进,其中隐隐还可以看到两个娇小的身影。

    带头的是一名姿容秀美的中年女子,手握一柄细长的窄剑,在如此冰天雪地之中,却穿着单薄的衣裳,走在雪面上步履轻盈,完全没有半点吃力的模样,一身真气修为怕是不浅。

    忽地,那美妇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少年,柔声道:“萧儿,到了玄冰宫以后,好好修炼,姑姑不求你能练成什么绝世高手,只要你能有能力对抗体内的火毒,姑姑也就心满意足了。”

    “知道了,姑姑。”少年捏了捏拳头,轻轻叹了口气。

    那少年约莫十三四岁,穿着一件毛茸茸的貂皮,上面还挂着几块精致的玉佩,显然是一名富家子弟。

    只是,他那张颇为俊朗的面容却有一种相当不健康的惨白,显得极为虚弱。

    在少年的左手边还牵着一名气质脱俗的少女,身着一袭鹅黄色的长裙,虽然年纪尚幼,却已经初显婀娜身段。

    可以想象,这少女长大以后必定是一名沉鱼落雁的绝世佳人。

    再往后就是一些侍卫打扮的随从,小心翼翼的保护着雪橇车上面的珍贵礼品。

    被唤作“姑姑”的美妇咬了咬娇唇,看着那少年,眸中闪过一丝不舍。

    可是,为了救他的命,再舍不得也只能把他送上玄冰宫。

    他叫韩萧,是开阳城韩府的世家子弟,八岁那年,被医师诊断出身负焚阳绝脉,每个月都会经历一次炎阳焚体,万火噬心之苦。

    那种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绝对无法理解,就好像一根火苗在体内乱窜,几乎要把整个身体都燃烧起来一般。

    如今他已经十四岁,也就是说,他在这种非人的煎熬下,已经足足撑了六年了。

    然而,只有韩萧自己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焚阳绝脉,而是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来到时候,体内多出了一个黑色的手镯。

    韩萧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地球华夏国的最后一个摸金校尉,通晓道门绝学【阴阳鬼术】。

    在探索一座千年古墓的时候,韩萧在主墓穴中发现了一只神秘的黑色手镯。当他伸手去拿那只手镯的时候,却触发了机关,不幸身中千年干尸的尸毒,晕了过去。

    千年尸毒,沾之即死!

    韩萧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当他意识再次苏醒,却发现自己非但没死,灵魂还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一个叫做玄灵大陆的世界,附在了一名八岁孩童体内。

    令他惊讶的是,那枚黑色手镯居然也跟着穿越了过来,而且就悬浮在他的丹田之中。

    那只手镯上面刻着“邪龙焚天轮”五个字,在韩萧体内一住就是六年,每个月还要放火烧韩萧,比女人的大姨妈都准时,简直就是全天下最不要脸的“住户”!

    而这种事实在是太过诡异,韩萧不想让自己被人当成怪物,于是,竟是硬生生把这个秘密守住了六年之久。

    除了他自己,就是在这个世界中最亲密姑姑和萱儿也不知道“邪龙焚天轮”的存在。

    能够重活一世,韩萧原本是十分欣慰的,因为他所重生的韩家,在开阳城是望族,日子过得相当滋润,可是因为这“邪龙焚天轮”,韩萧却好几次差点没上吊自杀。

    那万火噬心的折磨,实在是太过痛苦了!

    为了保住韩萧的这条小命,韩萧的姑姑韩玉简直是操碎了心,可是六年下来,韩萧吃了无数千奇百怪的药物,接受了各式各样的疗法,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最近,那火毒更是越发的压制不住了,韩玉百般无奈之下,只好带着韩萧来到玄冰宫,希望韩萧能够通过修炼玄冰宫的极寒心法,修炼出玄冰属性的真气,以此化解体内的火毒。

    玄冰宫乃是整个玄灵大陆正道万宗万派之首,如果连玄冰宫的功法都救不了韩萧,那基本上别的门派的功法也没什么希望了。

    身边的少女显然是感受到了他的情绪波动,扭头冲着他盈盈一笑,“公子,你放心,还有萱儿呢,萱儿会一直陪着你的。”

    韩萧淡淡笑了笑,伸手在那少女的面颊上捏了一把,“嗯嗯,还是萱儿最好啦!”

    这少女名叫叶萱,是韩萧身边的贴身丫头,不过并不是买来的,而是韩萧八岁那年在路边“捡”来的孤女,看她可怜,便带在了身边。这一带,便是足足六年有余了。

    一行人走得匆忙,很快,就翻过了一座雪山,在他们前方耸立着两座插入云霄的山峰,尖峭的山顶上云雾缭绕,宛如仙境。

    又走了数百丈远,前方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剑碑,上面刻着“玄冰宫”三字。剑碑之后还有四五名身着白衣的青年来回逡巡,正是玄冰宫的守山弟子。

    “来者何人!”守山弟子看到一支队伍靠近,连忙拔剑拦住了去路,大声喝道。

    韩玉上前冲那些守山弟子行了个剑礼,取出一枚菱形令牌递了过去,温声道:“几位少侠,开阳城韩家韩玉,求见贵派牧云川牧师兄,还望通传一声。”

    守山弟子拿起令牌端详了片刻,面色骤然一肃,恭声道:“您且稍等!”

    韩玉微微点头,旋即回头看向韩萧,叮嘱道:“萧儿,一会儿那位牧云川师兄来了,你记得要行礼问好,不可失了礼数。”

    韩萧应了一声,在他的记忆中,完全没有关于父母的任何信息,只有这么一个姑姑是自己最亲的人。姑姑的话,自然是要听的。

    良久,山门中走出一名醉醺醺的男子,提着酒囊喝了一口,睁开朦胧的醉眼道:“玉儿,你来了啊。”

    此人便是那牧云川了。

    “嗯,牧大哥,以后,萧儿便托付给你了。”韩玉深吸一口气,咬着娇唇,指了指雪橇车上面的礼品,柔柔道:“这是一些小小心意。”

    “既然是韩兄弟的儿子,我自然会好生照顾。还送什么礼物?”牧云川眯着眼睛看了韩萧两眼,打了个酒嗝,伸手想要摸他的小脑袋。

    韩萧退后两步,牧云川那一身的酒气熏得他够呛,故而怎么也不肯让他靠近。

    “嘿嘿,你这小子似乎不想拜我为师嘛!”牧云川摇头笑了几声,又把目光看向韩玉,“玉儿,既然来了,就去我的天幕大殿住上几日再走也不妨。”

    “还是算了吧,我若去了,只怕就舍不得再离开萧儿了。”韩玉捏了捏拳头,“长痛不如短痛!我就不进玄冰宫了。”

    “也是。”牧云川点了点头,将酒囊别在腰间,旋即对韩萧淡淡道:“小家伙,跟我来吧。”

    “去吧。”韩玉轻轻在韩萧背后推了一把,咬牙道:“焚阳绝脉治不好,不要想着回来。”

    “嗯,姑姑,你要保重啊!”韩萧深深的凝视了姑姑一眼,重重点了点头,转身跟在了牧云川的身后。

    叶萱连忙冲韩玉行了一礼,然后也立刻追上了韩萧。从她被韩萧带回家的那一刻,这小丫头就暗暗发誓:公子在哪,她就在哪!

    等到牧云川三人渐渐走远,韩玉美眸之中不由地落下一颗颗滚烫的泪珠,抿着娇唇,低声喃喃道:“大哥,我没能遵守对你的承诺,还是让萧儿走上了修炼一途,但这也是为了保住萧儿的命啊!”

    韩玉死死捏住拳头,细长的指甲插入了掌心,一滴滴鲜血沁出,滴在雪面上,很快凝成了冰粒。

    “呵呵,这就是命吧,该来的,总是躲不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