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给我跪下

第4章 给我跪下

“苏宸,什么是太极六合针法?”

    摇了摇头,陈曼如听地一头雾水。

    “以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为基础,以太极八卦经络系统为枢纽,对症下针便能治病。”走过去拔掉伤者头部的银针,苏宸解释道:“陈主任你是西医,不懂针灸也正常。”

    十二正经?

    奇经八脉?

    太极八卦经络?

    苏宸所说的这一切都是陈曼如前所未闻的,身为西医的她只知道治病无非是吃药和手术。但苏宸扎针祛除淤血的那一幕,却打破了她的传统观念。

    “陈主任,你的银针。”见到一脸沉思的陈曼如,苏宸直接将银针放到桌面,转身打开房门离开。

    砰。

    突然响起的声音才让陈曼如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银针她心里的好奇更深了。脑海浮现出那张黑黑的胖脸和那自信的笑容,她轻轻地咬住了嘴唇。

    “苏宸你隐藏地真够深的,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秘密?”

    离开手术室后,苏宸整个人差点摔倒地面。浑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劲,全身的骨头仿佛散架了似的,最为重要的是,体内仅剩的一口真气,因为刚才施展了太极六合针法,仅剩下一丝而已。

    “没了真气,想恢复前世的实力,根本做不到啊。”提起一口气往医院门口走去,苏宸的眼睛却是亮了起来:“我都忘记了这里是医院,医院最不缺的就是药材。”

    顺着记忆来到药房,苏宸直接掏出自己的员工卡,豪迈地喊道:“姑娘,来两斤草药。”

    正在打着瞌睡的小护士,被这么一嗓子立即醒了过来:“苏宸,你怎么过来药房了?”

    “朱姑娘,我过来药房,当然是拿药啦。”看清楚小护士的面容苏宸立即笑了:“再说了,我这不刚协助陈主任完成了一场手术,过来和你分享我的喜悦呢。”

    如果说中心医院有谁会对苏宸真心好的,除了朱小怡外不会有第二个了,这也是苏宸为什么会笑脸相迎的缘故,换了其他人他连鸟都不想鸟。

    将两大包草药放到窗台,朱小怡上下看了几眼苏宸,语气充满了关切:“苏宸,你是不是又被齐向天他们打了?”

    感受到朱小怡的关心,苏宸的心暖了暖:“我的肉厚着呢,你就不用担心了,不和你聊了,我回宿舍洗澡睡觉。”

    拿起草药苏宸直接往宿舍小跑回去,直接将两包草药倒在了浴盆里面,最后再放上热水。很快一股药味弥漫开来,苏宸也是深吸了一口。

    “虽然都是最次的草药但贵在量多,起码能够让我恢复元气了。”脱掉身上的衣服整个人躺了进去,苏宸闭上了眼睛感受水里的药力。

    一个小时后,浴盆里的药水已经变成了浓浓的黑色,反观苏宸的身体则是白上了不少。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肥肉,苏宸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砰。

    一道关门声响起,将苏宸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想起来了,宿舍是两个人住的,冲洗一遍身体直接走了出去。

    “啊,苏宸你怎么回来了?”

    见到从洗澡房出来的苏宸,江伟吓了一跳叫道。

    看着眼前这个戴着眼镜瘦地像根电线杆的家伙,苏宸点了点头冷笑:“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又被齐向天拉去当劳力了?”

    虽然有点奇怪苏宸的语气怎么怪怪的,但江伟还是点了点头:“我这个月刚发的工资全没了,被他们拉去喝酒却是要我付钱,不付的话就打我,苏宸你明天请假吧,齐向天说明天要打你一顿。”

    说完这话后,江伟却是没有听到苏宸平时恐惧的叫声,相反从刚才到现在脸上都是不屑?

    “江伟,你想不想拿回你的工资?”从铁床上翻出一件t恤穿上,苏宸直接朝着门口走了过去:“如果想的话就跟上我,齐向天怎么欺负我们的,今个儿就怎么欺负回去。”

    见到苏宸已经走到了门口,江伟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追了过去,伸手拦着苏宸:“苏宸你疯了吗,那可是齐向天,不是我们能招惹的,更何况忍忍就过去了,我……”

    “以前就是因为我们老忍着他才会得寸进尺,江伟你不想去的话可以不去,今晚无论如何我都要将我挨的揍还回去,给我让开。”

    换做以前的苏宸可能忍忍就过去了,但现在的苏宸可不是善茬,堂堂一代医尊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不欺负回去怎么对得住他的名号。

    “苏宸、苏宸。”见到不听劝阻的苏宸,江伟着急地如同火锅上的蚂蚁:“惨了惨了,苏宸肯定会挨揍的,怎么办,怎么办,找老师,对,找老师。”

    顺着记忆来到了齐向天的宿舍,依旧亮着灯光还传出碰杯的声音。嘴角弯了弯,苏宸走上前,伸手敲了敲门。

    “天哥,一定是江伟那小子过来讨工资了。”

    “把他拉进来打一顿,今晚打完后明天我们再打苏宸那个废物。”

    那小弟屁颠屁颠地走过去开门,习惯性地伸脚踹过去:“江伟你怎么现在才来,我们……你……苏宸……啊……”

    一手抓住踹过来的脚丫苏宸用力一扭,那家伙整个人直接空中翻转,紧接着整个人摔了个狗吃屎。下一刻杀猪般的叫声响起,苏宸踩着对方的手掌,狠狠地蹂躏。

    “苏宸你翅膀硬了是吧,两天没打都敢反抗我们了?”见到是苏宸,齐向天立即拿起地面的酒瓶喝道:“今晚我倒要看看,你吃的豹子胆有多大?”

    呼。

    握着手中的空酒瓶,齐向天直接扑了过去,朝着苏宸的脑袋招呼。按照齐向天的想法,苏宸这个胖子根本不可能躲开他的攻击,而这也是他这一年时间揍出来的结论。

    只是他的这个想法才刚刚冒出,下一秒他的脸痛苦地扭曲了,一个大手抓住他的手腕,不是苏宸还能是谁?

    “齐向天你鬼叫什么,我还没使劲呢。”望着齐向天那张扭曲的脸,苏宸冷笑地望向那剩下的准备扑过来的小弟:“怎么,你也想试试?”

    身体下意识地抖了抖,那小弟本能地后退了两步,却是撞上了地面的酒瓶摔倒地面,晕迷了过去。

    “齐向天,还不给你爷爷我跪下道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