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重生

第01章 重生

意识飘飘悠悠,四处游荡着。

    一片虚之中,许飞茫然的看着四周的一切,这,是哪里?

    自己不是已经……已经死了么?怎么还会有意识?难道这就是死亡的滋味吗?

    迷茫,哀伤的情绪,塞满整个脑中。

    脑中,一幕幕场景仿佛历历在目,突然间,心很痛,身体上却没有任何知觉,犹似是灵魂中的疼痛一般,矛盾、麻木比。

    一把匕首,轻轻的插在了他的胸口,直没刀柄。她俏生生的站在面前,一双眸子清澈比,柔柔的望着他。

    他依稀记得,那把匕首,是自己送给她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却没想到,如今,她亲手把它送了回来,亲手送回了她依靠的胸膛。

    眼前的她,浅浅的笑着,中好似风中摇摆的蒲公英一样,飘散的四处都是。

    没想到自己一代宗师,竟然会死在自己心爱女人手中。实在是可悲,可怜。

    作为二十一世纪中一代青年,自小便是一个孤儿,跟着自己的师父习武,天资聪颖,年仅二十二岁修为便达到宗师境界,手下的资产更是达到数千万人民币。直到遇到了她,那时候,师傅已经溘然长逝,他本以为可以好好的跟自己最爱的她,一起白头看日落,但是一切,都变了。

    朦胧中,依稀记得,那一天,是她二十岁生日,自己本来是要给她一个惊喜,却没有想到,一个电话彻底的粉碎了所有的一切。

    就像梦境中的泡泡一样,破碎的再也寻不到踪迹。

    电话里,是自己多年来的仇人。她被自己的仇人绑架了,而对方所要求的,只是要自己一个人前去。

    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的由心头诞生。他冷笑一声,不再犹豫,纵使刀山火海,也要闯上一闯。

    一柄刀,一路上,残肢断臂,鲜血洒遍了大地。她被狠狠的捆在一根石柱上面,浅笑的望着他,一双眸子中,清澈比,没有一丝杂质。

    突然间心里诞生出一股很是荒谬的感觉,这,好像是一个局,而自己是一颗棋子。

    他摇了摇头,甩去脑中混乱不堪的想法,轻轻解下绳索,柔柔的望着她:“你,没事。”

    她温柔的浅笑着,声音好像夏天的荷花一样,清爽,悦耳,让人心中有种凉凉的感觉,“我知道你会来的”

    他轻轻的抱住她,双手拂过她的秀发,心疼的说:“傻丫头,让你受苦了。”她依然靠在自己的胸膛处,那个很多的夜晚中,她经常依靠的地方。

    仿佛,这就是一个世界。一个只有两个人的世界。空气中的血腥味不再存在,弥漫着一种幸福的味道。

    下一刻,突然间觉得心脏处好痛,好痛,痛入了灵魂中一样。

    低下头,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胸膛的那柄匕首。明珠镶柄,华丽多姿,看起来是那么的熟悉。

    她依旧浅浅笑着,双眼中,清澈波。

    “为什么”他不懂,嗫嚅着嘴唇,一双眼睛哀伤的看着她,轻轻的抚摸着脖子上的一块玉佩,那是她亲手送给自己的。

    那一天,他们小河边偶然的相遇。她浅浅一笑,说,你也喜欢散步么?她的笑,柔柔的,很吸引人。他有些呆住了,张口结舌,说,恩,我喜欢,就像你喜欢这样喜欢。

    然后两人就这样的认识了。一切平平淡淡的,他也改掉了自己的恶习,不再去每日寻找一些刺激,因为,有她,已足够。

    后来的日子中,论何时,两只手都紧紧的交叉在一起,依稀还记得,第一次看海时她开心的笑声,就好像百灵鸟一样动听。

    她说,飞,你会娶我吗?

    他轻轻的搂住她的肩膀,柔声说道:“傻丫头,放心,我会在你二十岁时给你一个巨大的惊喜。”

    一切一切,仿佛镜子般的破碎。

    天际之上,雷声轰鸣。

    “为什么”

    她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望着他,突然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对不起,其实我只是一个杀手”

    手中的长刀哐啷一声,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整个世界中,预留这那一句话渺渺回荡着。

    “对不起,其实,我只是一个杀手”

    他伸出手,柔柔的,想要抚摸着她的脸庞。

    那双手,停留在半空中,与她之间的距离,仿佛悠悠的隔了一道轮回。

    仰天摔倒,入眼,是墨云滚滚的黑夜。

    他微微张了张干裂的嘴唇,一缕血迹顺着嘴角流下,缓缓的流到了脖颈中,划过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一声霹雳完全掩盖,这一刻,天地也是在为我恸哭么?

    电闪雷鸣,乌云汹涌,一声声霹雳响彻整个天空。

    雨倾盆而下。

    脖子上的那块玉佩突然间粉碎,轻轻的飘扬在空中,就好像自己的那颗心一样,完全碎裂。

    想心痛,却没有心痛的感觉,是麻木,还是已经冷血?

    呵~那所谓的爱情。

    终究也不过是一场云雾。也许,是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始终悠悠的飘荡在这一片虚之中。孤独,冷漠,恐惧,耐心,沉稳,冷静……

    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一个世纪,也许是上万年,虚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变化。

    一个小小的亮点出现在许飞的视野中,柔和的光芒,照射了整个虚之中,一阵阵飘渺的声音从中传了开来,时远时近,如梦如幻。

    许飞毫不迟疑的朝着那个亮点奔去,一幅幅画面在脑中急须划过,仿佛流水一般,没有丝毫的呆滞之感。

    画面中,一个人类双手变化为章鱼触角一样,将对方的一人人狠狠的卷住,正要将其击杀,被卷住的那人怀中浮现出万道光芒,刹那间将那人的触手斩断,随后,一颗好大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足足喷了数丈之高。另一人双手紧握,顿时化身为一个高大三米左右的巨人,凶狠的将对方撕成碎片,鲜血四溅,内脏翻滚,血腥比。如此的画面,一幕幕在许飞的脑中浮现。

    “这……这是哪里?是怎么回事?”许飞脑中满是疑问。

    蓦地一片晕眩,整个世界开始疯狂的旋转,许飞眼前一黑,意识一片模糊。

    脑中昏昏沉沉的,两种不同的意识在许飞的脑中混乱不堪,一个个画面、记忆,从他脑中浮现出来。“天元1350年?异能世界?地球?这……这是怎么回事”头痛万分仿佛要炸裂一样,许飞忍不住低声呻吟起来。

    耳边不时的传来一阵噪杂的哄笑声,忽远忽近,时而飘渺,时而清晰。许飞甩了甩脑袋,努力的想要睁开眼。

    “嘭”一个拳头正中许飞的鼻梁。脑中轰然作响,许飞微微睁开的双眼一片模糊,耳边的那一声声轰笑声却愈加清晰起来。

    饶是许飞境界位于宗师之境,在那虚之中练得心智坚如铁石,此刻心里也泛起一股怒气。任谁在莫名其妙的被胖揍一顿,心里都会很不爽。

    “喝”他双臂的肌肉高高鼓起,正要运转体内的内力,将其人击杀,但是下一刻却发现丝毫提不上力,体内的内力不知道何时竟然踪迹全。

    “这是怎么回事?”许飞心里有些失魂落魄,勉强的动了动眼皮,脸颊上阵阵刺痛传来,脑中的疼痛之感,也微微消散了不少。

    双眼微肿,勉强的睁开了一丝缝隙,许飞终于看清了什么情况,

    入眼,四周建筑高大耸立,树荫茂密,数十个形色各异的青年正一脸玩味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与鄙视。周围,几十个人皆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饶有兴趣的围观着。

    一黄发蓝眼青年朝着许飞吐了一口唾液,满脸的不屑,“许飞,啧啧,你还真有种啊,竟然还没把你打死,你个孬种,来,过来从大爷的裆下爬过去,大爷就饶了你的狗命。”

    那黄发青年双手背在后面,两腿开叉,不住的耸动。

    剩余的一些人哄然大笑,一时间冷热嘲讽的声音不断响起。“钻啊,快点钻啊。”

    “许飞,你个连异能力都没有的孬蛋,赶快钻,钻了大爷我还赏你个魂石,让你个垃圾再次催化一下会不会有异能力产生。”

    “哈哈,就凭这个十八岁了还没有丝毫异能力的垃圾,给他十万块魂石也纯属浪费。”

    “哈哈……”四周的人再次哄然大笑起来。

    许飞此时脑中是充满了疑问,“异能力?魂石?是怎么回事?”脑中的思绪逐渐清晰起来,许飞模糊的明白了一些事情。

    自己竟然重生了,重生在这个叫多联的世界。多联是属于对整个大陆各个国家的总称,‘始元学院’是属于多联前十名的学院,位于‘蛮云’之城,每年有千万名学员突破到四阶异能的境界,虽说不算太多,同样不可小觑。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是始元学院的一个学生,和自己同名的许飞,在整个学员中是一名气大盛的‘废柴’,年纪已经达到十八岁,体内竟然没有产生丝毫的异能力,这让其他在十岁左右体内产生异能力的学生鄙视不已,更让他们谈论津津有味的是,许飞这个废柴,竟然用了七块红魂石,还没有催化出来一丝的异能力。

    一时间,许飞彻底成了整个学院中的风云人物,所有人中的笑柄。而眼前的十几人,正是始元学院中的一些执跨子弟,每一人家里有着深厚的背景,那黄发青年,他的父亲正是整个大陆中排的上号位于十阶异能者地存在,对于异能者十二阶的境界来说,纵然是相差甚远,但影响力也是很大。

    这日,这几人正好看到了正在低头走路的许飞,一时间便起了玩弄之心,于是便造成了如今的这个局面,许飞脑中闪过这具身体的记忆,脸色越来越冷。

    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中,这几人完全是把他当成了一个玩物一样,让其学狗叫,在地上滚爬,四周几十人在围观,却没有一人上前阻止,皆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望着这一幕。“我、不、服、啊!”他痛恨自己自己懦弱能,心中呐喊着。

    然而就在此时,一记重拳狠狠的击中这具身体的太阳穴,在其记忆中,许飞认出了正是眼前那黄发青年所下的狠手。

    (新书上传,求大家多多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