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走火杀人

第5章 走火杀人

头疼的揉揉脑袋,钟意只觉眼前这家伙比商场上的那些老狐狸都难对付。

    妹妹说的没错,扮猪吃虎,果然贱!

    “咳咳咳咳”,连续的咳嗽声传来,两个保镖足足挣扎了两分钟才直起腰来。两人被憋得脸色通红,涕泪横流。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而更丢人的是,平时自诩高手的他们竟然一招就被制服,还是被一个他们看不上眼的人制服的。

    这让他们很不服气。

    越想越气,冲动之下,跟王庸站得最近的一个寸头保镖忽然伸手,从怀中摸出一把枪,指向了王庸脑门。

    “兄弟,身手不错啊。不过,你现在再牛逼个我看看?”

    枪口狠狠顶在王庸脑门上,寸头保镖阴阳怪气道。

    钟意见状大惊,慌忙道:“他不是坏人,快放下枪!”

    只是寸头保镖不为所动,故意道:“对不起钟小姐,这个人的危险程度已经超越可控界限,我们必须采取措施。这是我们身为保镖的责任。你也不想我们光拿钱不做事是不是?”

    “啧啧,保镖的责任?说的挺大义凛然的,但是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趁机报复呢?而且报复就报复吧,用一把没上膛的枪指着我,不觉得威慑性太低了点吗?”王庸斜眼瞄了寸头保镖一眼,慢条斯理说。

    保镖用的是一把国产92式手枪,这把用来取代54式的新型手枪,采用威力更大的9mm子弹,其杀伤力异常惊人,像是这种近距离下的射击,能瞬间轰开王庸的脑袋。

    即便手枪没有上膛,危险性也是极高。因为对于高手来说,上膛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

    “呵呵,威慑性低?你觉得在高手眼中上膛是一件需要很久的事情吗?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你就已经……”寸头保镖缓缓说着,忽然手枪往回一收,套筒在肩膀上蹭了一下。

    接着就听咔嚓一声,子弹跳入了枪管,却是已然完成了上膛动作。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正如他所说,真的是在一眨眼间就完成。如此快速的上膛动作,不愧是特种部队出来的。

    这帅气的动作也登时获得了钟心“哇”一声赞赏。

    寸头保镖也很得意,这可是他的拿手绝活,当年在部队没一个人能超越他。

    只是,得意的寸头保镖还没来得及把枪口重新指向王庸,就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倏忽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是枪!还是一把同样的92式手枪!

    枪口指在寸头保镖的眉心,杀机凛冽。

    而这把手枪的枪柄此刻正握在王庸的手中。

    王庸好整以暇的看看寸头保镖,道:“你说的很对。在高手手中,上膛真的很快,比如……”

    “这样!”

    话音才刚落,就听王庸手中的手枪猛然发出咔嚓一声,竟然完成了上膛动作!

    仅仅是两个字的时间!这得有多快?

    “怎……怎么可能!”寸头保镖看着这一幕,不敢相信了。

    他在部队十多年,从没见过有人能做到这种速度!

    0.4秒?0.2秒?或许还要更短!

    刚才他只看见王庸手臂一抖,子弹就上膛了。连指着他的枪口都没偏转一下!

    “利用臂力甩动套筒上膛,是手枪上膛的最佳方式,也是最快方式。你不会告诉我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吧?”王庸问寸头保镖。

    寸头保镖确实不知道,但是他怎么肯承认,嘴硬道:“我当然知道!”

    “当然知道?那你知道手枪走火是会死人的吗?!”王庸说着,语气陡然一变,充满了冷冽之意。

    下一刻,王庸忽然食指一动,扣下了扳机。

    只听一声击锤撞击声音传出,如同死神的呼唤,让寸头保镖瞬间魂飞天外。

    “啊!”寸头保镖面色苍白,发出一声惊叫。

    不止是他,就连旁边观看的钟心跟钟意都是齐齐惊呼起来。

    谁都没想到王庸说开枪就开枪,事先连半点征兆都没有。关键单单因为这点冲突,王庸就要开枪杀人吗?

    只是,击锤撞击之声传出后许久,却再没听见其他声音。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接下来不该是子弹出膛的声音吗?为什么会这样?

    被吓到浑身瘫软的寸头保镖也察觉了不对,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向王庸手里的枪。

    却发现,弹匣竟然不知何时已经被卸下了!

    没了弹匣,自然就不会有子弹出膛了。

    而从始至终,寸头保镖都没能发现王庸是什么时候卸下的弹匣。

    手枪在指尖旋转一圈,王庸帅气的把枪扔向了另一个保镖。

    “谢了哥们,还你的枪。”

    而另一个保镖还愣在当地,不明白王庸何出此言。谢我干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直到他摸向怀中,才蓦然发现自己怀里的枪已经不见了。

    显然,早就被王庸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走了。

    王庸摸走手枪的同时,还卸下了弹匣。从摸枪到上膛,整个过程都没人能发现。可以想象王庸的速度已经快到了什么地步。

    “枪,是用来守护人的,而不是胁迫人的。国家教给你一身用枪的本事,同样也不是让你逞勇斗狠的。‘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以而用之’,希望你能明白这点。”王庸意味深长的拍拍寸头保镖肩膀,说道。

    听到王庸的说教,寸头保镖五味杂陈的看王庸一眼,掉头而去。

    “哇,王老师你简直太帅了!比我见过的所有臭男人都帅!尤其你最后那句古言,堪称画龙点睛、装比典范!带我装比带我飞好不好?”钟心满眼都是小星星,无比崇拜的看着王庸,道。

    一边央求,还一边拉着王庸的手摇晃。饱满的胸部不经意间蹭在王庸手臂上,让王庸一阵口干舌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