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如此少爷

第1章 如此少爷

欧洲某国国都郊外,有一座威严而巨大的古堡,它历史悠久,经手了几任主人依然昌盛不衰,让人敬畏。

    无论它的景观布置还是历史人文都引人入胜,如果不是围在古堡四周那些全副武装的保卫人员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巡逻,恐怕这里会成为最热闹的旅游圣地。

    今天,一向沉静没有什么生气的古堡,却罕见地喧闹起来,张灯结彩,人声鼎沸。

    一位精神矍铄的华夏老人,站在庭院之中,脸上表情显的很焦急,挥舞着手臂对四周忙乱的人群指指点点。

    “喂!那只白玉鼎要搬的慢一些,万一打碎了怎么办?那可是少爷从小最喜欢的‘夜壶’!”

    “慢吞吞的什么时候能准备好?丽莎,你快去帮忙,把少爷的房间布置好,水床搬进去了吗?”

    “还有你,你怎么还在这?车队出发了吗?别忘了,少爷喜欢吉利数字,八十八辆宾利,一辆不能少,要是误了接少爷的时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哎呦!看看你们,平时懒散惯了,有点事就手忙脚乱的。”

    老头走东跑西,忙的晕头转向,不经意间回过头,却猛地怔在当场,呆了半天。

    一名穿着破破烂烂,身上还有着血迹的俊美青年,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旁若无人地往里面闯。

    “什么人...”老头身体一紧,下意识地开口怒喝,却突然猛地瞪大不可置信的眼睛。

    “少...少爷?”

    老头狠狠揉了揉眼睛,终于确定,眼前这位就是主人朝思暮想又爱恨难明的萧山少爷。

    “真是少爷,少爷回来了!”老头吼了一声。

    一句话仿佛引发了天摇地动,无数人蜂拥而来,齐刷刷地列在青石路两旁,那动作就像排练了无数次一样整齐,然后全部恭敬地垂下了脑袋。

    “少爷好!”声音洪亮。

    萧山一步一步走近,来到老头旁边,脸色很沉重,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表情戏谑地问道:“峰叔!我爸...还能活多久?”

    “咳咳...老爷......在卧室,少爷快去吧。”萧峰眼角颤了几下,苦笑道。

    “哦!”萧山轻嗯一声,脚下忽然加速,像一阵风般冲了出去。

    等他走了,仆人们这才敢抬起头,均有些意外地议论起来。

    “那就是小少爷?怎么穿的破破烂烂的?”

    “你们发现没?小少爷身上有一股子血腥气,好可怕。”

    “还有,堡外那么多守卫...小少爷不声不响...怎么进来的?”

    萧峰眼睛微微眯起来,喃喃道:“小少爷怎么进来的?他常年不在家,没人认识他,更何况古堡外的安防和守卫...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安保系统啊。”

    萧山一阵风似地冲入内堡,直接沿着楼梯往上奔,来到一间有着两扇古仆大门的房间。

    嘎吱!

    萧山伸手推开青石门。

    淡淡的花香充斥在房间里,环目四顾,琴棋书画样样不少,要是外人,定会以为进入了姑娘的芳阁。

    “老头子...你不是快病死了吗?”看着窗边一动不动的身影,萧山似笑非笑地问道。

    以萧山的聪慧,一进古堡就发现不对劲,如此热闹的场面,哪像是主人病重的景象?明显就是老头子设计把自已诓回来的。

    房间内,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转过身来,眼角剧烈地抽动了几下,怒道:“臭小子,老子不死,你就不回来了?”

    “咳咳...”萧山表情尴尬,剧烈地咳嗽了几声,赶紧陪着笑:“哎哟!老爸你没事太好了!”

    “哼!”萧连英虎目含威,却突然笑出了声:“小混蛋。”

    萧山垂头丧气地走到一边,端起桌子上一杯热气缭绕的茶,也不怕烫,仰头就喝,含糊不清地说道:“老爸,我正在中东战场执行任务呢,一听你不行了,忙不迭跑回来,你看我衣服都没来及换,现在违反纪律被部队开除,你要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没完!”

    “开除了才好!从小送你去当兵,二十多年了,还没玩够?还有...你就这么盼我死?”萧连英气的吹胡子瞪眼。

    “嘿嘿,怎么会,我巴不得你长命百岁,不不不,最好能活千年,那我可就消遥自在了。”

    “你意思我是千年王八咯?”萧连英眼神越来越危险。

    噗!

    喷出一口茶水,萧山差点笑死,捂着肚子打滚:“哎呦!这可是你自已说的。”

    “哼!老子当年被仇家追杀了半个世界都没死,怎么会病死?”

    “老爸,你说吧,到底什么事?”萧山翻了一个白眼。

    “哼!让你继承家族统领集团,你又不听话,就知道玩,都二十多岁了...”

    “得得得...又来这一套,我走了啊...”萧山不耐烦地站起来,作势欲走。

    “给我站住!”萧连英怒了。

    萧山讪讪地笑笑,又坐了回去,慵懒地说道:“哎哟!这么大岁数了,脾气还是这么暴躁,到底啥事嘛!”

    萧连英一肚子火发不出来,对这个小子一点办法都没有,过了半响忽然古怪地笑了笑:“你的终身大事!”

    “啥?”萧山瞪大眼睛愣住了。

    “还记得你楚阳叔叔么?”

    “当然记得,我小时候你每天都说,要不是楚阳叔叔当年救你一命,也不会有你的今天,对吧?”萧山阴阳怪气地学着萧连英的口气,表情要多搞怪有多搞怪。

    “哼!他女儿得了红血绝症,只有你能救她!我要你去报恩!”萧连英懒得理这个臭小子,转过身沉声说道。

    “....她得病和我的终身大事有毛关系!”萧山眼珠子一转,隐隐感觉有些不妙。

    “哎!我知道你喜欢自由,但楚大哥只有依依一个女儿,视若珍宝,你遗传了你母亲红血X型隐性因子,所以...”

    “不会吧?让我把初.夜交给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不可能!”萧山瞪大眼睛,很坚决地摇摇头。

    “咳...说的那么难听,是让你们结婚,结为合法夫妻,懂吗?而且……楚雪依那孩子很漂亮的,你不亏!”

    “那也不行!”

    “就当帮老爸一次!”

    “NO!”

    “你去不去?”

    “不去!”

    “小兔崽子!”萧连英猛地掏出一张照片,递到他眼前:“去不去?”

    “我说不去就......什么时候出发?”萧山一把抢过照片,口水都流出来了。

    “小样!”萧连英恨的牙根痒痒。

    萧山没怎么停留就走了,只留下萧连英孤寂的身影立在古堡顶端石台上。

    夜晚的风有些凉,萧连英却只披着一件薄衣,呆呆地入了神。

    “老爷!少爷要是知道了真相...”萧峰不知何时来到萧连英身后,给他披上厚实的大衣,有些艰难地说道。

    萧连英面容冷峻,形态威严,淡淡说道:“他长大了!有些事应该去面对了。”

    萧峰身体轻轻一颤,不再言语,就那么静静垂手立在旁边一动不动。

    月光皎洁,萧连英的眼神一直盯在空中某处,闪闪烁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