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

第4章 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

“你...你想干嘛?”萧山双手护在胸前,警惕地瞪着她。

    差点被萧山的动作气笑,难道你还怕我非礼你不成?

    楚雪依的脸色忽然变的阴沉起来,下楼速度越来越快,三步并作两步,直接来到客厅中央。

    啪!

    楚雪依将背抄的一只手伸出来,直接把一件东西拍在萧山面前的茶几上。

    那是一把黑光铮亮的。

    “你滚不滚?”楚雪依目露凶光,再一次问道。

    “不滚!”萧山摇头。

    “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楚雪依一把抓起手枪,对准了萧山的脑袋。

    可以看的出来,她心情很激动,手指颤抖地勾在扳机上。

    楚雪依最恨别人强迫自已,何况是对她无比重要的终身大事。

    嫁给眼前这么一个吊儿郎当的小混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是普通人,面对一杆枪,恐怕早就抱着脑袋夺路而逃了,但萧山却神色如常,一脸的戏谑之色。

    他从手枪拍在桌子上的声音就能听出来,弹夹里没子弹。

    拿一把没子弹的枪吓唬自已?这小妞有点意思啊。

    “信!”萧山忽然十分认真地点点头。

    楚雪依一愣,有些意外地问道:“你...你信我会打死你?”

    “对啊,你把我打死,然后被抓去坐牢,你父亲痛哭流涕一病不起,楚家产业被人瓜分,从此楚家烟消云散!”萧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摊了摊手,还撇了撇嘴。

    也不知哪句话戳中了楚雪依的痛处,让她叫道:“你闭嘴!”

    “好!”萧山在自已嘴上划了一条线,嘴唇抿的紧紧的。

    楚雪依快被眼前的男人气疯了,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小脸红一阵白一阵。

    有那么一刻,她真想扣动扳机,哪怕没有子弹,也要吓死这个混蛋。

    砰!

    脸色青白交替的楚雪依,将另一只玉手伸出来,猛地把一只银色金属箱子扔到了桌子上。

    “又干嘛?杀人分尸,用铁箱子装尸体?好可怕!好残暴!”萧山故意瞪大眼睛,大呼小叫道。

    “你...”楚雪依长长出了一口气,她不想跟萧山斗嘴,咬着牙掀开箱子,露出满满登登的一箱子美钞,沉声道:“马上离开楚家,这些钱全是你的。”

    “哎哟!”萧山像是见到了宝,满眼放光地低头看去,顺手抓过一摞钱在面前哗啦啦抖了抖:“全是崭新的美钞,啧啧啧...”

    楚雪依眼中露出一丝鄙夷来,果然是又好色又贪钱的猥琐男人,只要你喜欢钱就好说,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可惜啊...太少了,这么点钱就想收买我?做不到!”萧山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箱子里至少一百万美金,足够普通人一夜暴富,可在萧山眼里,不过是一点零花钱。

    看到他这副嘴脸,楚雪依没有生气,反而眼神大亮,急道:“钱可以解决问题?”

    “当然!世上无难事,只怕有钱人,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磨推鬼,有...”

    “闭嘴!”楚雪依眼角剧烈抖动,怒道:“你开个价,我马上给你开张支票,然后有多远滚多远。”

    “我算算啊,看看做这件事值多少钱,你懂的,我可是处男,身价不菲……”萧山扳着指头,眼珠子骨碌碌乱转,在楚雪依想要杀人般的目光注视下,忽然一拍桌子:“不多不少,给我十亿,马上滚!”

    “什...什么?十……亿?”楚雪依差点蹦起来,又气又笑地叫道:“你是说冥币吗?”

    “怎么可能?我说的可是美元!十亿美元,我马上就走!”萧山很认真地说道。

    楚雪依彻底没辙了,她捂着额头,半天说不出话,她感觉自已遇到了神经病,还是无药可救的那种。

    十亿美元,已经是楚家所有资产的总和,包括财产和股票,别说她拿不出这么多钱,就算能拿出来,怎么可能给出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她知道,萧山这是准备死皮赖脸要和自已耗到底。

    “行!萧山,你够狠,咱们走着瞧!”楚雪依忍着一脚踹在对方脸上的冲动,扭头上了楼。

    没一会,楚雪依换上了一套精致的性感套装,蹬蹬蹬下了楼,看都没看萧山一眼,一阵风似地出了门。

    萧山一下子蹦起来,笑吟吟地跟了上去。

    楚家庄园很大,每座建筑之间都有幽静曲折的小路相连,行动间还能闻到淡淡的花香从四面八方传来,走在这种地方,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楚雪依步子很快,可以看的出身体素质不错,两条修长的大腿就像装上了弹簧,一晃一动之间,充满了诱人的美感。

    平时喜欢练瑜伽的楚雪依,身体轻灵,身材匀称完美,是所有女人都羡慕的那种身材。

    萧山跟在她身后,算是大饱了一场眼福,而时不时的点评更差点让她几次栽倒。

    “腰细屁股大,生儿子的料啊。”

    “除了气血有些不足外,其它的都堪称完美!”

    楚依依捂着耳朵,快要抓狂了。

    萧山却淡淡地笑着,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样才对嘛,怒冲上脑才能调动气血奔腾,平时太安静,反而让红血因子越来越肆无忌惮啊,以后你的怒气就让我激发好啦。”

    楚雪依自然听不到萧山的话,一路急行来到后院,那里有一座露天的车棚,一排豪车整齐地停放在里面,在太阳光下闪烁着阵阵光亮。

    楚雪依上了一辆敞篷玛莎拉蒂,刚刚发动引擎,萧山就一脸从容地开门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你...滚下去!”楚雪依冲萧山叫道。

    萧山臭屁地掏出一副墨镜戴上,惬意地靠在座位上,悠然说道:“不要那么凶嘛,要是你对我好点,或许...我一时心软答应你滚呢?”

    “什么?”楚雪依张了张嘴巴,一肚子怒火发不出来。

    她犹豫了半天,也不知萧山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她现在一心要摆脱这个大麻烦,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你非要跟着我是吧?”楚雪依忽然温柔地笑道,不过她的笑,怎么看都有种阴谋的味道。

    萧山眉毛一挑:“是啊!”

    “行!”楚雪依简单明了地点了点头,随即发动汽车,然后掏出手机,发了几条微信,然后似笑非笑地看了萧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