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先生初印象

第2章 先生初印象

“丁阿姨,您能不能借我手机打个电话?”

    周日在圣恩便利值班的丁阿姨见鬼似的看着这个长卷发直到腰,手上仅捏着一个水晶杯,那葱一样手指上金色指甲油的美丽女郎。

    只是有必要大白天里穿着低胸超短的黑色紧身裙,踩着可以踢死人的至少十厘米金色高跟鞋吗?

    肯定不是良家妇女!丁阿姨暗暗断定,完全忽略了这位陌生“小姐”为什么知道她姓丁。

    从圣典到圣恩短短一路上的狂奔,已经让卞贝贝接受了无数人,或迎面而来,或擦肩而过,或回头凝望,这样的目光。

    想她一周七天,每周出入圣恩五天,一个月进出至少22天,一年就是264天,今天受人关注比她一年的量还要多。

    看着丁阿姨略带惊艳且有点鄙夷、可惜的眼光,卞贝贝吞了下口水,顺便把“我是圣恩28楼人力资源部的贝贝呀!”一并吞咽下肚。

    “我被抢了……包和手机都没见了……”无奈之余,贝贝只能昧着良心撒谎了。

    其实,中国人民还是很善良的。丁阿姨虽然心里有点鄙夷可惜这个好端端漂亮小姑娘为什么打扮得那么非良家,但还是摇着头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花儿乐队的“穷开心”手机内铃响过,接着是一阵惊天咆哮,差点将贝贝的耳膜吼破,她瞬间将手机拿远,远离荼毒。

    “贝贝吗?!是贝贝吗?!天啊……你还活着吗?!我要磕头,我要上香,我要还愿,感谢圣母玛利亚、耶稣、玉皇大帝、观世音、真主阿拉……(省略各路神仙)你被带走,我们追都追不上啊,那死男人腿真长啊。我因此被龙殿一顿好打,她说追不上是因为我吃太胖,一路上还要看帅哥,所以拖了她的后腿。这是污蔑这是胡说!我根本不是那种人!明明是她在走神,还是我看你被带走狂叫狂打她,她才回神的……”

    似乎有人截过了手机,另一个冷静的女中音响起:“人在哪里?”

    贝贝呼出憋了好长的一口气:“圣恩大厦底楼便利超市。”

    “大厦门口等着,车20分钟后到。”言简意赅,收线。

    不愧是龙殿,果然办事麻利,不象色丫这厮,一堆废话,吼了半天,半句没有重点。

    刚才和贝贝通话的两人,咆哮教的是甄味,俗称“色丫”, 号称这世上只有美食和美男能让她对友情叛变,冰山教的是龙琉璃,尊号“龙殿”,纯粹披着女人外皮的女王受一只,再加上被称为“阿变”的卞贝贝。

    三人合体,就是几年前j大闻名遐迩的“变·色·龙”组合。

    往事不堪回首,孽缘啊……

    贝贝还在感叹,一辆十分极其非常绝对拉风的暗紫色莲花 ,刷得在圣恩楼前的大道上急停,泊油路上拉出一道冒着轻烟的轮胎印。

    真是龙殿的作风,她大概心里也有些急了吧,所以才会等了这点时间就到了,她感动地爬上车。

    两人依旧穿着酒会派对的晚礼装,色丫脸上的妆有些花,带着点血盆大口看着她,龙殿叼了一根圣罗兰,掏出打火机“啪”得一声点燃,斜睨着她。

    “你从哪里出来的?怎么会穿越了大半个市区,到了圣恩门口?!”龙殿吐出一圈烟圈。

    “呃……圣……圣典……”两个字很小声很小声得从卞贝贝口中吐出。

    龙殿一滞,烟灰有些飘到白色的紧身马甲上,色丫的眼瞪圆了,口齿有些不伶俐:“圣典……那个用钱砖砌出来的地方?!”

    龙殿回头上下打量卞贝贝,看到她眼下的浓重紫青色,单刀直入:“做了?”

    贝贝囧,最后悲壮地点了点头:“应该吧,大腿这里好酸。”

    色丫眼黑都放大了,流着口水道:“圣典啊……非富即贵的圣典……贝贝啊,你还是个处啊,应该能讹一大笔钱吧……”

    龙殿抽她一头挞,烟圈里喷出一个字:“屁!”

    “我,我怕人家问我要一大笔钱!我不小心砸了人家的酒柜和鱼缸……”

    龙殿僵住……

    “满地都是aoc的葡萄酒,还有海洋热带鱼……”

    色丫石化……

    “一盏奥地利水晶灯及一幅油画……”

    龙殿猛吸……

    “大概、也许、可能二十来万吧……”

    色丫流泪……

    “阿变,那男人怎么还会放你走?!”

    “呃……我不记得醒来前做了什么了,也没瞧清楚那人样子……我,我是逃出来的……”

    两人齐齐回头怒瞪,卞贝贝很没出息得缩到椅背之后。

    龙殿掐灭了烟,发动了车子:“等发现你不见的时候,你已经被那男人抱到门口了,追上去车都开远了,好像是辆捷豹。所以,我们也只看到了一个背影!”

    色丫兴奋得如打了(又鸟)血,手舞足蹈:“那男人穿了一件丝质的黑色衬衫,黑色的牛仔裤,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如暗夜中的王子。”

    龙殿撇了撇嘴:“没见过,不是我圈子里的。”

    色丫头上冒着粉红色泡泡:“他背影高大挺拔,散发着王者之气,毫不费力地抱着你,以我色丫多年练就的扫帅哥雷达,帅哥,绝对是个帅哥,贝贝你赚到!”

    龙殿嘴角抽搐了一下:“黑色短发,人很高,感觉不到三十。”

    卞贝贝听得津津有味,见两人无声了,意犹未尽地问:“还有呢?!”

    两人面面相觑,色丫摸了摸下巴,猛得一敲脑门,唾沫横飞高叫:

    “他屁股又挺又翘,xxoo功能应该不错!”

    噗……卞贝贝又很没出息地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