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你跟你姐夫倒是放得开

第二章 你跟你姐夫倒是放得开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浑然不知,再次醒来的时候,我人已经躺在病床上挺尸了。

    我以为我可能就这么死掉了,可是没有。

    一场车祸就留给了我的是,右手跟左脚扭伤,轻微脑震荡,还有脾脏微微破裂的结局。

    意识刚清醒的时候我听到文司原低声接着电话的声音,只是当时我的眼皮子像是吊着千斤重的钢铁,沉的厉害,所以他并没有发现我已经清醒。

    我听到他说,你最近就消停一点儿好不好?贝贝这边儿出了事,人还在医院里躺着。唉,你别这么犟好不好?

    他语气没有那么生硬,不知道另一边的人又跟他说了什么,也不是很能确定对方是不是陈玲,还没有等我做出什么判断,他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试着动了动右手,很疼。于是就换了一只手揉眉心,顺带着眼皮也一并揉了一下,无力,身体更是动弹不得。处处都传来压榨般疼痛。

    文司原见我醒来,十分激动,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将我的手握在了他的手心里,两眼微润,对我是嘘寒又问暖,他的额角还有被我用风扇砸时残留下来的淤血与青紫。

    如果是平日里,我一定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他问我,老婆你醒来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去喊医生过来?你饿不饿?想吃点什么?想喝点儿什么?

    我甩开他的手,几乎是连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

    我说:“别碰我。”

    这时候我还有点儿虚弱,说话时都带着几分病态。前所未有的心酸,泪水试图打滚却干涩的太过于厉害,文司原也令我厌恶的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他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认错:“贝贝,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发生车祸,我以后不会再说你什么了,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太过于敏感。都怪我,都怪我,我不应该那样说你。”

    我深吸了一口气,笑的惨淡,面对他咬定了我就是做了什么事情的态度,真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似乎很委屈,皱紧眉头,说:“老婆,我当时也是太过于激动,所以没有好好的跟你说说话。”

    隔着一层薄薄的眼泪,我还是能够很清晰的看到他眼神里的真诚,没有一点儿的虚心,他委屈的就好像一个被冤枉的小孩子一般。或许真的不是我想到的那样吧?可是……

    “你让我静静吧!”我说。

    他一听,立马就马不停蹄的滚出了病房,临走时还不断地说着,老婆你消消气,不想看到我的话我出去就是了,我等会打电话给岳母,让她过来照看你,有什么需要你尽管给我打电话,24小时为你开机。

    文司原离开以后,整个房间都空了下来。

    空荡荡的,静悄悄的,自己的呼吸与心跳声都能够听见的那种静。他一离开,我的心也跟着被抽离,但我的脑子却是前所未有的慌乱。就好像一杯牛奶咖啡被搅拌了那样。

    为什么家里会有那样的东西?我也不知道。

    接下来两天都是我妈在照顾我,陈玲在妈那里听说了我出车祸的时候,我听到她在电话里很惊讶的说了一声“那我姐还活没活着?”

    我一个病人本该好好的养病,可是这一大堆事情却扰的我连晚上都睡不着觉。与此同时,文司原的电话与短信也是源源不断,他说我很想我,不抱着我睡觉很不习惯,总觉得缺失了些什么

    就像还在读大学时一样哄着我,但却只让我感到心烦意乱。

    在我妈的照料下,身体也一天天的好起来,自从那天以后,文司原就从来没有再来看过我。每当病房的门扉一松动,我都会微微的期待几分,看到来人,又垂下目光。

    原来才几天没有见面,我就已经想他深入骨髓,真的是很不争气。

    文司原,我好想你……

    我边吃着饭菜,想着想着,饭菜就会变得难以下咽,酸涩难言,但却硬着头皮咬牙不去主动联系他。

    这一天,我妈有场重要的预约手术,便抽身离开了,她让陈玲过来照顾一下我。

    陈玲买了一些水果跟一束花过来。

    推门而入,我便看到了前凸后翘的陈玲。

    今天的她穿着一身职业装,黑色包裙配上白色衬衣,栗色的长发很随意散落在她的锁骨前方,最上缘的领口被解开了两颗。

    见到她那一头栗色长发,我心里很不平静。

    她一如既往的笑得很恬美,说,我刚刚才下班,衣服也没有来得及换下,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没事吧?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吧?

    我扯了扯嘴皮子,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说我没事。

    她很热情的给我削了一个苹果,在低下身的时候,我很不凑巧的在她的脖颈上看到了几枚泛红的印记,我的心猛地落了一拍,气血都渐渐翻滚了起来,我甚至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思想开始不受控制的走远,下意识就将那些欢爱后留下的印记与文司原联想到了一块儿,还有那天在家里被我撞见的那一幕也在脑海里跟着起哄。

    “姐?姐?”她纤细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才回过神来。

    陈玲问我,发什么呆呢?面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看?她给我递过一块切好的苹果,又半开玩笑说,被撞傻了啊?

    我硬着头皮稳住心神,吃着酸甜的苹果却味同嚼蜡,我有些迟疑,但还是问了陈玲这样一个问题:“玲儿,你跟你男朋友是……进展到了什么程度?”

    闻言,陈玲眼底有幸福的神色流露,带着几分羞涩,说:“姐,你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

    “没啥,看你们交往的时间似乎也不短了,我只是在想着你什么时候带他回家,给爸妈还有我看看。”我双眼锁在她的眼上,试图看出点儿慌乱的神色,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陈玲笑得落落大方,说话也很自然,她说,虽然交往的时间是不短了,但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还说她男朋友在那事上很强悍,到了最后还很八卦的问了一下:“姐夫现在能行了没?”

    “我上次让他下载一些那种视频,让他一个人去摸索摸索,也不知道成没成。”

    “那类视频?”我笑了笑,说,你们两个倒是意外的放得开。我看到陈玲的眼底有几分尴尬一闪而逝,随即我又半开玩笑,说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她立马摆手,神色有点儿严肃说,再怎么放得开他也是我姐夫,我怎么好意思去问太多你们夫妻那方面的事情。

    看她诚恳的态度跟神色,我就禁不住在心里皱眉了。

    陈玲陪着我直到半夜才离开,她走后我陷入了沉思之中,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将手机开机,抱着试探的态度给文司原发了条短信过去。

    我发了一条简短的消息过去:老公。

    那边很快就发来了消息,他说:老婆,你终于肯理我了。这两天我在外面出差,等回家了,你想要什么补偿我都给你,爱你。

    两秒以后,那边又发来了一条短信:过段时间,我们就要个孩子吧!做个试管婴儿。

    我看着手机荧屏愣了片刻,没有回复,退出了通讯页面,熄了屏,将其放在床旁桌上。

    我的唇角下意识流扬起,上一秒还缠着我的烦恼都被一扫而空,有一股暖流随着血液缓缓游遍了全身。

    跟文司原一起生个孩子啊?这种事情,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考虑了,甚至还想好了孩子的名字。

    然而,就在几天以后,我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做,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