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到炕上演示一下

第五章 到炕上演示一下

柳叶梅听见是村长尤一手的声音,心里突突一阵乱跳,起身走了出去,却被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挡在了里头。

    “村长,叔,你找富贵有事吗?”

    “不,我不找富贵,我找你。”

    “你刚才不是喊富贵吗?”

    尤一手笑了笑,说:“你这小娘们儿,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我能在外面咋咋呼呼喊你的名字吗?别人听见会怎么想。”

    柳叶梅心里觉得是,可嘴里却说:“富贵不在家,你就别进屋了,外人看见会说闲话。”

    “操,我是村长,谁敢说?老子割掉他的舌头!”

    柳叶梅心里一阵慌乱,她勾下头,望着自己的脚尖,说:“叔,你不该再来找我。”

    “我必须要来找你!”尤一手的口气像钉子。

    “为什么?”

    “我过来告诉你,你家富贵他把我老婆给*了。”

    “什么?”柳叶梅猛地抬起头,“他把婶子给*了?”

    尤一*笑着,说:“是啊,想不到吧,看上去一个老老实实的人,却干出这种为人所不齿的事情来。”

    “你说的是真话?”

    “是啊,我骗你干嘛?”

    “可他回家后,说除了吃喝,他什么都没干呀。”

    “你这个傻娘们儿,那种事儿他能说吗?”

    “你……你有证据吗?”

    “有啊。”

    “在哪儿?”

    “在我家炕上呢。”

    “有什么证据?”

    尤一手咳了一下嗓子,说:“有两个证据,一个是我老婆,她还躺在哪儿直哼哼;二一个更直接,他把口水流到了床单上。”

    “口水?口水能说明什么?”

    “你真傻,是下边的,你懂了吧?”

    “真的?”柳叶梅害怕了,尤一手可不是一般的庄稼人,他是个村长,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既然找上门来,那就是想跟李富贵算计算计。

    “假不了,我已经保护起来了。”

    “这……这……”柳叶梅脑袋无限大了起来,心里滚烫滚烫,就像一锅烧开了的粥。

    这可不是小事儿,搞不好是要蹲大牢的!

    唉!

    怎么办?

    该怎么办呢?

    ……

    应一声虽然站在原地没动,但柳叶梅觉得他的气势已经把自己逼到了墙根下,只得硬着头皮说:“叔,那你想怎么着吧?”

    尤一手说:“我想要个说法!”

    “你想要个啥说法呢?”柳叶梅问他。

    尤一*邪一笑,反问道:“您说呢?”

    柳叶梅心头一揪,他预感到这个老家伙来干什么了,就说:“叔啊,我怎么想都觉得蔡富贵他不是那种人,做不出那种事来的。”

    “你还嘴硬是不?”

    “不是嘴硬,富贵打小在你眼皮子底下长大,你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有现成的他都不吃,能去偷婶子?”

    “你这个小娘们儿!”尤一手生气了,黑着脸反问,“你觉得我是成心来找茬了?”

    “不是啊,叔,你别这样想,我又没在现场,谁知道是个啥景况呢?这样吧,等富贵回来后,咱们一起把事儿摆到桌面上,先捣扯亮堂了,再说其他的,中不中?”

    尤一手冷笑一声,说:“你把我当傻子了吧?”

    “不是啊,叔,打死我也不敢说您傻呀,谁不知道您是村子里最精明的人,要不然怎么会选你当村长呢?”

    “那就好,既然你还知道我是村长就行,要不这样吧,你要是实在不相信,我就给你演示一下当时的情况,怎么样?”

    柳叶梅摇摇头,说:“当事人都不在,怎么个演示法?要不这样吧,咱去你家,让婶子当面演示给自己看。”

    尤一手说:“你别跟我胡扯淡,你婶子都难受得寻死觅活了,你还要她演示给你看,那不是成心往思路上逼她吗?”

    “可……可……别人说不清啊。”

    “我就能说得清!来……来……你到炕上去,我从头到尾学给你看,保证有一是一,绝不冤枉你家富贵。”尤一手说着,伸手就抓住了柳叶梅的小软手,用力往里屋拽。

    “别……别……叔,二婶一会儿就过来送孩子,让她看见多不好呀,传出去成啥了?”柳叶梅奋力挣脱着,差点把手指弄脱节了,才抽了出来。

    “怕什么?不就是演示一下吗?又不来真的。”尤一手还是不甘心,绛红着脸说。

    柳叶梅往他身下探一眼,那地方都已经种起了大蘑菇,心里顿时热烘了成了一锅烧开了的粥。

    慌乱地说:“不行……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是演示,可谁会相信啊,一传十,十传百的,还不丢死个人啊!”

    “你不是长着嘴嘛,把话说明了不就成了。”

    “可……可有些话说不明白啊!”

    尤一手稍加思索,说:“你二婶真的要过来?”

    柳叶梅点点头,说:“是啊,这几天我儿子一直在她家,送过来,也好给他检查一下作业。”

    尤一手朝着脚下啐一口,说:“看来你是不想解决问题了。”

    柳叶梅脑瓜一转,说:“叔,不是我不想解决问题,这样的事儿,实在是也没法解决,也用不着解决,你说不是吗?”

    “你什么意思?”

    柳叶梅说:“我觉得吧,先不说这事能不能说得清了,就算是真的能说得清,就算是蔡富贵真的干了,真的跟婶子脑瓜啥了,那也只能这样了。”

    “妈逼,你什么意思?成心耍赖是不是?”

    柳叶梅反倒淡定起来了,说:“叔,您是村长,又是长辈,我哪敢耍赖呀?你不觉得这事其实已经扯平了吗?还要哪门子说法呀?”

    “扯平了?扯个鸟平了?”

    “那天,你也是喝了酒,把我给那个啥了;昨天富贵也是喝了酒,把婶子给那个啥了,这不就扯平了吗?”

    “可那是你自愿的。”

    “你怎么又来了,我咋就自愿了?”

    “还想赖账是不是?那我问你,裤子是我给你扯下去的吗?”

    “不是啊,叔,我那不是喝多了嘛,再说了,我有一个习惯,睡觉的时候穿不住衣服,所以就脱了,谁知道你就从后面放进去了……”

    “可你婶子就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了?”

    “她衣服是富贵剥的。”

    “你亲眼看见了?”

    “可不是嘛,亲眼看见的。”

    “那你怎么不当场制止呢?”

    “我……”尤一手卡壳了,憋得脸红脖子粗,一跺脚,说,“就算是你婶子是自己脱的,可那也扯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