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后记

一万年

    璃摩家小龙仔出生在魔道最为炎热的季节。

    虽然是神龙和魔的结合, 小龙仔还是继承了神龙族最不堪提及的基因--怕热。

    初生的小龙仔哪懂得要努力适应坏境这一说, 自出生起便整天被热得吊着嗓子嚎, 疼爱妻儿的璃摩自然要好好照顾他们, 没两天整个魔宫就安置了足以降温的冰凌石, 登时让魔宫和外界形成了两个世界。

    可温度降下来, 娇气的小龙仔还是不满地扯嗓继续哼唧……原因是这里没水。

    小龙仔是魔和龙的结晶, 虽然一出生便能看出拥有魔族的强大实力,但化形上依然是龙的形态,遵从最原始的龙族习性那是自然。

    整日哼哼唧唧一副郁闷模样的小龙仔, 立时让其父上璃摩没有了办法。无奈下,他只好妥协地小心将妻儿二人带去了龙宫,奔往岳父岳母府邸。

    自听说小龙仔出生, 蜀晓雾早乐陶陶地想要去看看了。她和俞疏是灵与魔, 本来来到这个世界上能化成人形都属于异数,自然不可能再能生出孩子来, 也是得了这个遗憾, 她便格外想要看看别家人出生的孩子, 摸摸捏捏他们。

    可在她看来的遗憾, 在俞疏眼里, 却是深得他心。

    他可是巴不得能将蜀晓雾整天黏在身上不放下来,要个能吸引她注意力的破孩子干什么, 找气受吗?

    他才不干!

    蜀晓雾自然能看出来他的狂烈占有欲,但一想到集合了璃摩和龙淮有点的小龙仔, 她就耐不住地好奇心, 最后磨了俞疏好些天,让他得了不少“好”后,他这才勉勉强强地答应了下来。

    躺在床上被他榨地干净的蜀晓雾听了他低应后,心登时欢悦起来,但下一波激烈的来袭,又让她想要哭一场。

    ~~

    小龙仔一家都在龙宫,蜀晓雾二人当然是去此地。

    因着俞疏二人要前来,龙宫整体还兢兢战战地创设了一个欢迎队伍,恭恭敬敬地将他们迎了过去。

    对于他们这般谨慎恭敬的行为,蜀晓雾初初还有些不适应,但等待看到软萌萌一条如金色小蛇形态的小龙仔时,她的不适便很快散去了。

    金色的小龙仔被放在一个低温的小水球之中,任他在其中嬉戏玩耍,有时候还会在水球之中放置几个小海螺、海藻之类的玩具让他捉拿嬉弄。金灿灿的龙身在水中快速滑过,若是有人注意地看他,他玩闹一会儿便会停下来用一双黑亮亮的小眼睛眼皮也不合地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对方。

    蜀晓雾被他对视了好几次,萌的心痒痒地不行。

    然而,小龙仔玩闹了一阵子,就突然憋着两瓣嘴滑到了水球的底部,不再闹腾地用小黑眼看着自己妈妈的方向--嘤~他饿了。

    投喂小龙仔的工作不相干的异性当然要退避,如此,蜀晓雾还难得地有和俞疏分开的空隙。而璃摩虽然身为小龙仔的亲爹,如今俞疏都不能要退居外席,他当然要同他一起。

    如此,整个宫殿的主要人物便只剩下了龙淮和蜀晓雾。

    看完小龙仔从小蛇形态变化成一个白萌萌的肉团子砸吧着嘴求喂养的小模样,蜀晓雾登时更加新奇了。直观了如何把一个软萌萌的小肉团喂养地小肚子圆滚滚后,她却没想到之后的话题让她突然伤感起来。

    无他,随意和龙淮交流期间,蜀晓雾无意地问到了当年的事情,而龙淮口无遮拦地便将一切都大肆倾倒给她了……

    ~~

    回去的路上,俞疏明显感觉到蜀晓雾的情绪不高。

    回到宫殿后,蜀晓雾愣愣地坐在房间内的软椅之上,甚至无法将得知到如此巨大的消息消化掉。

    当年,俞疏居然为了她差点毁灭掉这片天下,甚至在后来将这个世界重新规划期间,他也一直默默地等待着她醒来。

    蜀晓雾甚至不敢猜测,如果自己一直没有醒过来,时至今日,他是否时至今日一直在等待着她,一万年、五万年、十万年……他是否就只是待在这一片天地间静静地守候着沉睡着的她?

    “晓雾知道了?”

    冷香突然涌了过来,蜀晓雾只觉得眼下一热,他的指腹突然触到了她的脸颊上。她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已经落下泪来了。

    俞疏将坐在椅座中心的她轻柔地抱了起来,自己做到底座之上将她的身体的重量全部承担。她这番模样,想到今日的事情,他便能够猜测到实情。

    “俞疏,你……”

    他的身体一触,蜀晓雾便觉得自己的心猛猛地抽搐起来,心房之中纠缠着压抑的沉痛和心疼,她咬着唇角,哽咽地只能说出这几个字眼来。

    “放心,晓雾这不是不忍心让我等太久醒过来了吗?只要能够等到晓雾,我就已经足够了。”

    俞疏的唇尽量更柔地去碰她的眼角,舌尖轻轻地挑动将她即将滑落下来的泪水吮吸入喉,略微咸涩的味道之中甚至让他尝到了几分甜意。

    等到她,能够这么早地等回她的醒来,已经是他的幸事了。

    “我知道醒来后晓雾一定会一直陪着我,陪我看尽这世间,那些等候自然不算什么了呀。”

    俞疏依旧吻着她,轻柔的吻已经从她的眼角滑到了脸颊,正一紧一松地凑着她的唇边,浅浅的吻着。

    “嗯,我会陪着你,我们会一直走下去。”

    蜀晓雾咽下喉中的哽咽,坚定地说着,和他触及到的唇下意识地便回应地朝他碰了过去。唇面贴上他的,她慰藉的同时心里也一鼓一鼓地快速跳动着。

    “好。”

    俞疏温柔地应。随后便轻张开唇,将她凑过来的小口含了进去,舌尖长驱直入,再次谱写一曲缱绻的战歌。

    未来,他们将有无数个一万年能一起度过。

    烤兔

    自蜀晓雾最爱的烤鱼之后,她又发现了一个新的爱餐--烤兔。

    被裹着蜂蜜再放点孜然最后加点花果酱由着俞疏亲手烤制出来的肥兔肉质鲜美极了。外表酥脆微甜的酱汁裹着里面细嫩白皙的肉肉,轻轻的一口咬下去,尝到口中,简直是美味之中的极品。

    自第一次吃到俞疏秘制的烤兔后,蜀晓雾彻底对它欲罢不能。

    然而,俞疏却不让蜀晓雾如愿地每日享受这番美味。

    每次都是她在他身边纠缠好几天,他才会故作蔑视地捉一只灵兔来亲自从体内引出火种来给她烤兔子。

    每次俞疏动手时,蜀晓雾都亲自观摩着,可即使她将他的每一个步骤记了下来,等到自己亲自动手点火烤兔时,要不是火候掌握不住把兔肉烤焦了,要不就是没熟,好不容易把兔子烤的看上去外焦里嫩了,一口咬下去。

    嗷呜~难吃死了!

    经历了好几次打击之后,她就彻底放弃了这项技艺,还是觉得专注地做一个小吃货来的畅快,动手什么的,都让俞疏来干吧。

    隔上几天时间俞疏才慷慨地给他烤一回兔子,可把蜀晓雾煎熬坏了。

    每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玩的时候,看到机灵地四蹿的兔子,她眼里都自动把其演化成了油光闪闪、香气扑鼻的烤兔子,可想而知她的痴迷程度。

    然而,连续过了一个月几乎要看着灵兔就要下口啃去的蜀晓雾,好似迎来了自己的晴天(^o^)/~

    俞疏说:“今晚乖乖的,明天你想吃几只兔子就给烤几只。”连续一个月的等待冷静部署,他终于要收网了。

    蜀晓雾刚开始是拒绝的。

    就他们之间的那事,俞疏要是一个兴致来了就把她往昏里折腾,整天让她下不了床,如此几次之后,蜀晓雾便找了法子,他一做得她受不了了,她便得劲地哭,哭得泪如雨下、梨花带雨、泣不成声……

    然后,俞疏终于妥协了,两人约定好了每晚最多来两次,多的绝壁不行。

    自约定以后,蜀晓雾觉得自己的精神气又回来了,整天腿也不抖了,床也能下了,看到俞疏压抑的眼神也不害怕了,她真是机智极了~(≧▽≦)/~

    不过现在,她一面和心中的吃欲做着斗争,一面又掐算着心中的小小律条。

    最后的结果--是她委屈的妥协……

    夜只过半,眼已经开始冒小星星蜀晓雾憋屈着脸虚虚地望着还在身上耕耘不休的男人,已经产生了不想吃烤兔的心思。

    外面的天光几乎大亮,好不容易填饱肚子的男人低首给身下的小人口对口地渡着呼吸。

    完全隐在自己身下的人儿像一只几近干涸的游鱼般地汲取着他渡去的气息,唇面突然喷到了她不安晃动着的小舌,他的身体再一僵,还留在那一处温暖的物拾又是一颤,硬挺了起来。

    蜀晓雾的身体也僵了,虽然意识已经迷迷糊糊的了,但那一处的任何动作还是能极其敏感地牵动她的脑神经啊!

    俞疏用力在身体内撞了一下,惹的她一抖后,这才喘着粗气将她的唇细细地吻着。

    “等会晓雾想吃多少烤兔,我都给你烤!”

    蜀晓雾连哼哼没发,直接被他将她所有的声音都吞了下去。

    任由身体一阵阵发颤的蜀晓雾心中已经泪流满面:她再也不想吃烤兔了/(ㄒoㄒ)/~~

    符印

    蜀晓雾一直隐藏了一个绝密的武器,而终于有一天,被某人折腾地开始思考人生的她决定要发大招了。

    曾经,栀诸告诉过他,如果将手心的符印展开,便是俞疏也找不到她。

    蜀晓雾一脸幽怨地揉着两条几乎废掉的腿,看着虽然经过一晚青紫全消但酸胀感仍存的身体,毅然决然地使用灵气将符印打开,准备过一段时间的快意人生了~

    栀诸给她的符印能力果然不是盖的,自蜀晓雾将其打开后,俞疏好似便真的发现不了她了!

    当突然发现她的气息消失时,俞疏的心头猛地一慌,无数恐惧的因子骤的袭来,但努力把持住内心的镇定,将整个空间都细细地感应了一番,却仍旧没有发现蜀晓雾的气息时,他便按捺着让自己刻意地冷静下来。

    他们处于这个空间之中,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他该是会第一个知道的,但在此之前,他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另外,这个空间是由他创造出来,若是她想要出去,如果没有他的应可下将空间打开,她一定无法自行离开。

    如此,她便一定还是在空间之中,只是由着什么方法让他发现不了她了罢了。

    想通这一条后,俞疏也已经基本能够认定,一定是当初栀诸向她传授了什么,让她能够隐藏住气息。

    完全不知道俞疏已经基本上将她的所有事情都觉察清楚的蜀晓雾,还极其喜滋滋地就近着距离想要看着他如何着急着找自己呢!

    可没想他居然只是惊讶了一下,就再不管她了?

    蜀晓雾就由着他发现不了的形态在俞疏的周围转悠了几天,看着他居然整天依旧镇定自若地看书闭目养神,一点没有要找她的心思和动作,她有点不开森……

    甚至连续几天时间,俞疏居然都定点要跑到小花园中抓一只肥硕的灵兔用他特有的手法烤制的十里飘香,烤熟后他也不过是无甚兴趣随意地扒下来几块肉尝一尝,等起冷却后就一脸无意地将其扔在土洞之中埋下。

    蜀晓雾:……

    这让连续啃了几天干果的蜀晓雾,看着他浪费的行为唾沫星子都要喷出来了!

    而最让她无法接受地便是他居然不找她,居然不在乎她!

    晃悠了接近十天的时间,蜀晓雾天天看着俞疏精神奕奕地照吃照睡,一点没有离了她就不舒服的状态,便再也藏不下去了。

    蜀晓雾张手将结界撤除,直直地站在俞疏的面前,看着他只是眼光微闪就恢复自若的神情,她瘪了瘪嘴,眼睛一眨,委屈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你不疼我……你不爱我了。”她哽咽着,声音断断续续地说。

    俞疏看着她伤心的小模样,眉心微蹙,对她“恶人”先告状,有点好气又十分心疼。

    伸出双臂将她拢在怀中,直接低首将她的眼泪一点点地吻去,看着犹在怀里一抽一抽不平的小人,俞疏摸着她的发,轻哄的语气说着。

    “晓雾不哭,没有不疼你、不爱你,我一直知道你在我身边这才没有去找你嘛。好啦,我知道是之前的事情把你惹生气了,今后我再不那样了好不好?”

    俞疏语气缓缓,说出的话充满了真诚,但是心中早已经又将栀诸那个臭小子拉出来骂了一顿。并且他此前便已经想好,只要她现身了,就立马封了她能让他找不到的路。

    他一下下轻柔地顺着她的发,但手心中的魔气已经开始暗暗使力,在她还没有发现的时刻,一抹他心底最为精纯的魔气已经和她的气息缠绕到了一起。

    以后,她便是想要再使用这个办法,他便是看不到她,也可以确定她的位置……然后,让她现形的方法自然很多。

    不知道已经落入某魔圈套的蜀晓雾小白羊般的听了他的轻言细语,心中的委屈已经消了一大半。

    她一下下地轻咬着自己的下唇,停顿了半天才终于宽恕他一般地开了口:“那我就原谅你了,你以后可不能再做那么长时间了,我、我很难受哒。”说到最后她又不好意思地将头蒙到了他的怀中。

    怀抱着软香的某魔蹭了蹭她的发顶,立即回:“好。”

    ……

    然而,当她再一次被折腾地床都无法爬下,几乎要泪流成河地将符印打开。找到宫殿中的一个幽静小房间,把门关严实,她觉得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休息时。

    没一会儿,就听到了俞疏靠近的脚步声,然后,他把门打开来。蜀晓雾正惊讶时刻,便看着俞疏疑惑地抬眼看她,吃惊地说着:“晓雾,你以为我看不到你?”

    蜀晓雾恨恨地将符咒除下,被俞疏再起抱起的时候脸已经憋红了。

    她怎么就不知道,栀诸给她的符咒还是一次性用品啊!

    (天衍中的栀诸QAQ:我的符咒明明很强大,很持久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