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此时此刻苏黎整个人都瘫软在草坪上不愿意起来,玛德,现在还只是擦破点皮要是真和女主干起来估计就得出内伤了。

    歇了好一会苏黎才慢悠悠的从草坪上爬起来,挪着步子慢慢的走向门口,她也懒得再去教室了,而保安大哥见苏黎这副摸样问都没问便给她开了门。

    保安大哥看着那纤弱的背影直摇头:“这么斯文的一姑娘竟然会打架?”

    回到家苏黎直接洗了个澡然后滚到床上睡了一觉,这一睡便睡到下午三点多了。

    睡太久脑袋昏沉沉的,苏黎泼了个冷水在脸上,然后端着笔记本坐下把那录音拷贝下来再,让人把另一份录音直接送去给安晴。

    苏黎盘腿坐在床上吸了吸鼻子:“哼!看姐姐不玩死你!”敢摔我!

    而另一边接到东西的安晴在听到里面录音的第一个字脸色瞬间变冷,狠狠地把那东西摔在地上。

    这时候薛凡正把车开过来,扫了眼已经跑远的人,再看看安晴的脸色以及一地的碎片:“怎么了?”

    安晴刚才太愤怒了一时没克制住,见到薛凡来了,怒气略微收了一些,上前挽住他的手臂:“没什么,刚才一个人突然撞过来不小心把这录音器给撞掉了,看来我买的东西质量一点都不好。”

    薛凡似有意无意一般的说:“录音?”

    安晴眨了眨:“你不是快生日了吗?我想录首歌放在你身边,这样你有事没事都能听见我的声音了。”

    薛凡笑了笑:“嗯,走吧,你不是说想出去转转吗?”

    安晴笑着点点头。

    安晴前后想想,也不过是她故意陷害苏黎的事情,要真计较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那样讨厌的女人吃点苦头也不会有人说什么,而且她也相信薛凡一定不会因为苏黎那样的女人和自己闹别扭,可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说不喜欢薛凡,可她明明是那么的喜欢,喜欢到不知道何时他会时刻出现在自己的梦中,若不是因为那该死的联姻,她一定向薛凡表明身份。

    她要告诉所有人她配得上薛凡。

    可是,可是为什么中间会出现那么多难以掌控的意外,何至曜喜欢她,那日被牵着手的照片薛凡一定看见了只是他到现在只字未提。

    安晴不断的在心中猜疑着却没有勇气开口问出那个问题,她觉得自己爱的已经很卑微了,时时刻刻念着他,他却依旧不冷不淡的摸样,偶尔会对她笑,可是那些不够啊。

    你能不能主动点,安晴一路都有些走神,这些自然都看在薛凡的眼里,只不过他习惯了沉默。

    两人开车到大桥上吹了会风,安晴便以天气太热早早的回家睡了,薛凡送的,只送到小区门口。

    安晴见薛凡已经走了才拿起手机拨通个电话号码。

    “喂,至曜,你能帮我个忙吗?”

    晚上七点钟苏黎收拾妥当出门,短t短裤白球鞋,长发高高的扎起,就连额前的刘海也用发箍箍了起来,整张脸露出来看着很是清爽,挎着个黑色猫头鹰的小包包,里面装着一叠大钞,她可是饿了一下午就是为了晚上跑去夜市吃个痛快。

    苏黎看着两旁各色的小吃:“哎呀哎呀,就只有我一个人吃真是可惜了。”

    萧扬自然知道她是和自己说的“没关系,几十年没吃过一顿好的,我不和你抢”

    苏黎不屑的哼:“前提你也能和我抢啊。”

    好吧,萧扬沉默了。

    见萧扬沉默了苏黎就开心了,一手奶茶一手大饼,要下一口往嘴里嚼:“对了,我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能看见我这里发生的所有情况。”

    “嗯。”

    苏黎一边吃一边走双眼还不停的往旁边瞄:“那我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你怎么办?”

    “不怎么办啊。”

    苏黎当萧扬再逗她:“怎么可能,你没有什么一到这一刻的时候就自动屏蔽吗?”

    “呵!屏蔽?怎么不在你身上打马赛克嗯?”

    苏黎狠狠地瞪向空气:“无耻!刚开始和你接触怎么没觉得你会这么无耻呢?”反正她觉得萧扬一定是在逗自己。

    “那我问你,你家的猫要是看着你洗澡你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苏黎吸了口奶茶,想了想:“那到不会。”

    “那就是了。”

    苏黎嚼了嚼:“得,原来您是畜生,那我确实不介意。”

    萧扬磨牙,干脆不再吭声了。

    苏黎一路吃吃喝喝几乎肚皮都被撑的圆鼓鼓的,但是好吃的东西太多了,她打算明天再继续,不想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一人突然冲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何至曜气有点喘,看得出来跑的很急,跑这么急为找她?如果说苏黎起先看这小伙子白白嫩嫩的对他还有些好感的话,今天早上安晴把她摔倒在地上他在一旁鼓掌叫好,就这一举动苏黎早就把他拉入黑名单不下十次了。

    起先觉得自己要是有能力的话把这个痴情的男配救出火海也算是好事一件了,现在嘛,让女主折磨去吧,折磨的生不如死最好了。

    皱眉往后退了两步,神情不似早上嬉皮笑脸的:“有事?”

    何至曜的脸上依旧顶着伤,但是那些淤青已经消散了不少,能看出原来的摸样,把手伸到苏黎的面前:“小晴说让我在你这拿样东西。”

    苏黎明白安晴要的是什么,只不过她铁定是不会给的,本以为安晴会自己来拿,没想到是会叫男配,不过也好,伸手摸了摸手腕上的手表,果然录音器什么的到哪都管用,但是旁边的行人太多太吵,看了眼旁边的咖啡店:“进去说吧。”

    何至曜想想在街上交易东西确实有些不妥:“嗯。”

    苏黎坐在何至曜对面:“你知道安晴要你来拿的东西是什么嘛?”

    面对苏黎的问话何至曜却出奇的没有暴躁的直接要东西:“不知道,但小晴说你知道。”

    苏黎点了点头:“我确实知道,但我不愿意给你。”

    何至曜眉毛一拧:“这东西对小晴很重要。”

    苏黎笑:“那你对安晴重要吗?”

    何至曜一愣,有些犹豫:“当然重要,小晴说她喜欢我。”

    “喜欢?什么样的喜欢,是对薛凡那样的喜欢?”苏黎突然抛出一大串的问题。

    何至曜明显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下意识的一拍桌子:“赶紧把东西给我!”

    安静的咖啡厅内不少人频频回望坐在窗边的少男少女。

    苏黎没去顾及周旁人的眼神:“还是一直是你自作多情!”

    一句话犹如五雷轰顶一般震慑着何至曜的内心,自作多情,自作多情,自作多情,这四个字如魔咒一般一直回荡在他的脑海中,口中喃喃自语:“不是不是,小晴一直喜欢的都是我,是薛凡出现才变成这样的。”

    苏黎看着魔怔一般的何至曜,她在看那本小说的时候有描写男配多喜欢女主,甚至有比现在更夸张的动作,掀桌啊,自残啊,可是在她看来却没有一点点的心疼,现在何至曜这幅心痛的摸样到底是真心,还是因为作者写的是这个样子?她很是不能理解,真的会因为爱一个人而得不到会发狂到这种地步吗?她不能理解。

    苏黎站起轻轻的抓着何至曜的手腕,语气温柔如水,如哄小孩子一般:“既然安晴喜欢你,为什么她会和薛凡在一起呢,是不是有原因?”

    似乎是为了急切证明安晴真的是喜欢着他:“对,小晴说那些女生总是因为薛凡刁难她,所以她要和薛凡在一起刺激她们。”

    苏黎意味深长的哦了声:“那你……”

    话未说完何至曜的手机就响了,有些魔怔的何至曜这会稍微醒神了些,接过电话:“喂,小晴。”

    苏黎一听是安晴的电话连忙离开座位,何至曜瞥了眼跟着上去,两人之间直隔开了几步。

    这边苏黎推开大门拔腿就跑,那边何至曜电话里传来安晴的怒吼:“至曜,你被她骗了,赶紧抓住她等我来!”

    何至曜立马挂掉电话,看的出小晴这次是真的急了,那个女人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夜市的人很多,苏黎几乎是埋头往里冲,也不知道冲到哪去了,只觉得身体到处磕磕碰碰的撞到不少人。

    何至曜本来就离苏黎不远,大长腿对小短腿,那差距几分钟就见分晓。

    苏黎跑到路边二话不说就打开一辆的士的门,一股大力就抓着自己的胳膊往里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辆的士坐上别人,苏黎喊得撕心裂肺:“师傅~我~”

    的哥也是淡淡的看了眼苏黎,现在的小年轻的没事就爱吵架,多大点的事。

    何至曜紧紧的拽着苏黎的胳膊:“说!你到底拿了小晴什么东西!”

    苏黎朝他咆哮:“没有!”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二话不说就往何至曜脑袋上一砸。

    何至曜反手一档,苏黎趁这会空隙一脚狠狠地踢向他的膝盖,奈何她的鞋头不够尖锐并没有把他踢的有多痛,不过好在争取了几秒逃跑时间。

    何至曜拿着苏黎扔过来的东西,一小包上面写着一个硕大的盐字,瞬间脸青了,这货随身还带着盐的啊卧槽是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