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病危

第2章 病危

王子的笔记本记录着所有富豪病情的前因后果、治疗办法,这也就是为什么王子的门诊部能够屹立在这里这么久安让无恙,而且能够让富豪们常常过来的原因之一了,但是王子绝不是什么阴险小人,对于富翁们来说,这里是个远离了闲杂人等的好地方,有钱人就喜欢这样,动不动就承包鱼塘,那哪受得了。

    王子上班期间绝对不会使用手机,这点是什么原因王子也没有说过,华子、洛童琳和王子都已经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铁哥们了,这些年的经营可是几个人的密切配合完成的。

    “这个周末打算怎么办?”华子忙完自己的事情,往沙发上一躺,整个人像是爽翻了一样,双腿一伸,整个人像是陷进了沙发里面一样,然后从喉咙声带最滋润的地方发出一声令人酥心的“啊~喔~”整个门诊部瞬间变成了会所。“我是说这些有钱人怎么都爱坐这沙发,真的爽啊。”

    “瞧你那点出息,这是王子一个沙发一个沙发试出来的。”童琳也没什么事了,坐在华子的对面,二郎腿一翘,黑色长腿,那就是美腿丝袜的诱惑啊,不过再美的花朵看久了也就习惯了,王子和华子早就不屑一顾了。

    “这么说,王子可是第一个爽的?”华子鬼魅的笑着,嘴角都快抽到鼻尖了,华子是个高鼻梁,这点还是很自信的,这么盯着王子。

    “爽你个屁啊!”王子一本书飞了过去,华子稳稳的接在手里。王子拿起自己的御用茶杯,那是华子送给王子的20岁生日礼物,是个被捏的歪七扭八的杯子,涂上了樱桃小丸子,王子顾不了那么多,直接拿来用了,这些年也一直这么用,现在24岁了,毫不忌讳。

    “《富豪的贴身医师》,这书你看了两年了,看出什么名堂没有?”华子翻阅了两页,自己看的头都疼,立马给放在桌上了。“我是个粗人,受不了。”华子又开始哼嗯啊哈的叫了起来。

    “我早就看完了,我都能背了!”王子信心满满的样子。

    “那你平时拿着干嘛呢?”洛童琳问道,手里摆弄着自己刚买的火龙果8代手机。

    王子突然收紧了自己的表情,站起身来,身子往前倾了45°,然后右边嘴角微微的上扬,到一个刚好的角度,华子和洛童琳赶紧过来听取真言。

    “真想知道吗?”王子突然笑出来了。

    “快说啊!”华子有些不耐烦了。

    “哈哈,找错别字!”王子突然大笑出来,迎面就是两个铁拳挥了上来。

    王子自己拿着冰袋敷自己的眼角:“暴力、暴力啊!”王子喊冤没人理会,这都是自找的。

    “话说,周末到底干什么去?”华子问道,手机上有几个妹子加了自己,想要相亲,这都是华子的妈妈搞的好事,华子年纪也不小了,每年的年薪也都不错,华子妈也就不干别的了,给华子相亲,然后给别人华子的微信,这可苦了华子,每天数不清的人过来要照片、要见面,华子也有一套,朋友圈的封面挂着和洛童琳的合照,那群人一看到也就自己偃旗息鼓了,至今未能有一人通过。

    “周末,你们说了算!”王子放下冰袋,查看着辜仁的资料,平日里也积攒了不少的信息,自己需要记得。

    “那就去郊游,吃烧烤吧?”洛童琳放下了自己的火龙果8。

    “我看行。”华子点点头,退出了微信,那是个梦魇。

    “话说啊,华子,你用我的合照解决了你的问题,你是不是……?”洛童琳修长白皙的右手伸了出来,用食指朝着华子勾了两下,舌头还跟着吐了出来。

    “知道了知道了,真恶心!”华子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惹得洛童琳一顿臭骂。

    王子看着这对冤家在这吵闹,自己安心的看着。

    突然,急促的电话声音打断了三人的行动,是蓝色的电话响的,桌上共有红蓝两部电话,蓝色的是所有加入门诊部的客户打来的,红色的随便打。而且蓝色电话的声音也是有讲究的,王子发明的新功能,响的越快说明情况越是紧急,需要紧急救治。

    王子的神经突然绷紧了,赶紧拿起电话,放在耳边。

    “是,是王医生吗?”电话那边是个女声,带着哭腔,王子回应了一下,等着她的下一句话。

    “好的,你快来,你快来,我的父亲不行了!”那边直接泪崩了,王子有些不知所措。

    “你慢慢说,你慢慢说!”王子安慰着他,挥挥手让华子和洛童琳赶紧做准备,两人赶紧行动起来,急救箱,各种微型速旧设备,还有紧急的救生担架……

    “是,是华尔街6号,成功国际大厦!”那边的声音几度哽咽,杜静听到这个地址怔了一下,成功国际大厦是姜氏的地盘,那个70多岁的姜老爷子一度生命垂危,王子也是费劲了不少心思才让他活到了今天,王子这一怔不是没有原因的,王子担心,担心姜老爷子撑不住!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王子赶紧挂掉电话。

    “在哪?”童琳问。

    “姜老爷子!”王子说道,脸开始板着了,自己飞快的在纸质的资料当中寻找着姜老爷子的档案,华子在里面的储藏室快速的准备材料。

    “华子你好了没?”王子喊道。

    “快了快了,我在放便携背包的气!”华子的声音从储藏室传来。

    “叫你平时不弄,这个时候掉链子!”王子从一堆文档中终于抽出来了姜老爷子的病情档案。

    洛童琳瞄了一眼,上次就已经是癌细胞扩散了,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

    华子的背着包从里面走出来,王子看了一眼,直接冲出了门诊部:“快走!”王子的声音从里面移动到外面。洛童琳和华子赶紧跟上,三人出去之后,门诊部的灯全部熄灭了,只有少数仪器还在滴答滴答的发着或红或绿的灯光,电子门慢慢的合上,等到最后的一瞬,自动锁上了。

    华尔街,那栋挂着“”的大楼,有些耀眼。

    成功国际大厦有着十分严密的安保措施,姜老爷子的办公楼在66楼,这是取了66大顺的意思,姜老爷子所以把办公室安排在这里了,王子有这里的门禁卡,所以很自然的进去了,带着华子和洛童琳,风风火火的冲进了电梯——姜老爷子的专用电梯。这个时候生命垂危,倘若是用普通电梯,恐怕姜老爷子已经命丧黄泉了。

    姜老爷子的女儿姜苦苦这会正在电梯口等着,一看到电梯门开,赶紧拉着王子的手,声泪俱下:“王医生啊,父亲感觉不行了,就是不去医院,让你过来看看,你要尽力啊!”姜苦苦哭的一个伤心。

    “我这就去看。”王子没有多话,径直向里面冲了进去,姜老爷子的办公室十分的广阔,里面站了些人了,都是公司的忠臣还有姜老爷子的亲属,姜老爷子这会正在里面的休息室里面,进去的时候,王子发现窗边的一个男子正在拿着手机拍摄着什么,不过人命关天,王子也就没太在意。

    姜老爷子穿着睡衣,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床上,眼睛微微的睁开,身边站着他的私人医生还有姜老爷子的儿子,姜山。

    “王医生,你赶快看看,看看父亲。”姜山跪在床边,眼角还残留不少的泪迹,估计知道姜老爷子命不久矣,在那空哭吧。这些富家子弟也只会在老人病逝的时候流些眼泪,毕竟都不是独生子女,还有兄弟姐妹,当然要在老人生命的最后一刹那有所表现了,要不然怎么能够得到更多的资产呢,这些年,王子可见的多了,多的是这种鳄鱼的眼泪。

    “你旁边,我来看看。”王子走进姜老爷子的身边,华子和洛童琳给老爷子快速的弄上各种仪器,夹住手指,脚趾,王子知道姜老爷子之前有过肺癌,癌细胞扩散,所以特意带来了检测仪,这检测仪直接放在姜老爷子的胸上,另一头接着华子的监视器,这些操作愣是把私人医生看的一愣一愣的,自己行医这么多年,感觉做了个假的医生,这关键时候仅仅靠这三人。

    “老爷子,您感觉怎么样?”王子拍拍姜老爷子的胳膊,姜老爷子慢慢的睁开眼睛来,这会早就被私人医生架上了氧气瓶。

    “胸……胸……胸闷。”姜老爷子慢慢吞吞的说出这几个字来,没说一个字都十分的吃力,看的是人心惶惶的,特别是门口站着的姜苦苦,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心里痛得厉害,都是自己这些做儿女的没有好好地照顾父亲,才回落的这个下场。

    “你们先出去吧!”王子起身,让姜苦苦、姜山还有私人医生都出去,出门的时候姜苦苦还在一再央求要让自己的父亲多活些时日。

    王子点点头,“我尽力。”王子关上了门,还能听到外面的种种哭声和议论的声音。

    “怎么样?”王子朝着华子走过去,问问癌细胞的情况,华子和洛童琳脸上都是一副不解的样子,指着监视器说:“这跟你上次弄完之后的症状是一样的啊,怎么就出问题了呢?老爷子不至于这样啊。”华子不解,调试着自己仪器,有些慌了,莫非这是自己错了?

    王子站在一边,盯着床上的老爷子,老爷子的双手都被夹着仪器,鼻子还通着一根输氧管,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王子走到门边,将门反锁上了,然后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了。

    “你干嘛?救人啊!”华子有些着急了,这么多次的行医,这次居然见死不救?

    王子不做声,看着床上的姜老爷子,“老爷子,我把门反锁了,你就起来吧。”

    话音刚落,姜老爷子的头就一下子抬了起来,自己抖掉了左手被夹着的仪器,一把拔掉了自己的输氧管。这场面看的华子和洛童琳是一愣一愣的,还有自然的起死回生?

    姜老爷子看了一眼这三人,慢慢的挪到了床边上,靠着了。

    “小伙子,把我身上的东西都给我弄掉吧。”姜老爷子说道,抖抖自己的上半身,估计是躺的很累了。

    华子两个眼睛是睁的大又圆,赶紧和洛童琳一起弄掉了老爷子身上的这些东西。老爷子舒心的伸了几个懒腰,然后冲着三人一通笑:“怎么样?我这演技不错吧?”老爷子还有些嘚瑟。

    “不是,老爷子,你没事啊?”华子才明白过来。

    “哈哈,还是王医生厉害,你们都说了我的癌细胞没有变化,我怎么会有问题呢?”老爷子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

    “姜老爷子,您不会是装病了把我们弄过来的吧?”王子看着姜老爷子精精神神的样子,觉得自己都被坑了,这时候脑袋里还在想着进来的时候那个拍自己的人是谁,很想出去弄个清楚。

    “当然不是啦,我只是想啊,看看自己的这一双儿女到底谁有心,谁没有心,我也是老来得子姜山是弟弟,现在也才28岁,苦苦经事一点,已经是35了,我这70岁的老骨头,也蹦跶不了两天了,只是看看儿女的真才实干,让他们孝敬我两天。”姜老爷子说的感人肺腑,自己依靠在床上,仿佛此生已经无憾了。

    “您看出来了吗?”王子问。

    “现在还没有,所以我叫你来,也有一件事情。”姜老爷子神神秘秘的。

    “什么?”王子盯着姜老爷子的眼睛,这些有钱人就是会玩,干点什么都神神秘秘的。

    “我已经立了遗嘱,放在我的律师的手里,到时候他会在我时候宣布遗产的分配。”姜老爷子说道。

    “那您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华子问道,姜老爷子一会说着有事,一会又什么都给交代好了,那么让自己来干嘛啊?华子有些想笑了。

    “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律师不就是爱钱的主啊?我怕他被两个儿女挟持了,任何一方挟持他我这份遗嘱都没有意义了,所以我呢,希望你们帮我办一件事情。”姜老爷子神情严肃。

    姜老爷子指了指王子身边的柜子,“打开!”

    王子转过身去,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柜子了,王子俯身拉开,里面的东西却让王子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