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子的任务

老头子的任务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人一倒霉吧,喝口凉水都塞牙!

    方宇觉得自己就是这种人。

    从小,自己就被老头子收养,呆在那连看母蟋蟀都是奢侈事情的穷山沟,伺候那有手有脚却连吃饭都懒得张口的怪老头十几年。好不容易怪老头让自己下山,说自己大了,也该出去闯荡一番了。但是,紧接着却说要自己肩负保镖一职。

    保镖是什么?说好听点,叫做贴身保姆。说难听点,那就是帮人挡刀、挡子弹的人;在雇主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要第一个出来。危险,永远都是自己第一个面对的,危险度极高。

    这是什么事?

    方宇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难道自己天生就是服侍人的命运?

    不过,现在的他,也是开始认命了。当然,并不是他不想反抗,而是不敢,没有能力。这老家伙,虽然七十多岁了,但身手很好,自己一身本领都是他教的。

    早在几年前,方宇认为自己已经学有所成,然后,便是趁老头上厕所的时候,准备偷袭。不料被老头随意一脚,踹进了粪坑。

    想起了那时候落入粪坑的情景,方宇小腹处,也是有些翻滚。

    呸呸呸!

    狠狠啐了几口唾沫,方宇斜靠在床上,闭目沉思。

    嘎吱!

    房门被推开了,老头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方宇床边。他身材瘦小,半秃的头上,散发着一抹油光,几根花白的头发也是快要斩断与头皮联系,一对深陷的小眼睛镶嵌在那布满褶皱的老脸之上,下巴处,一大把胡子胡乱粘在脸上。

    老头含笑的看着方宇,眼睛眯成一条缝,双手靠背,并没说话。

    “有什么事?”猛地起身,方宇狠狠瞪了猥琐老头一眼。感知敏感的他,在老头进来之前,就已经发现了对方,不过,此时的方宇,并不想理会这个老家伙。

    也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做了什么亏心事?昨天,有个人突然来找他,然后,双方交谈了一番之后,老头就说了让自己去当保镖的事情。

    难道这老家伙偷看了那人老婆洗澡?否则,凭老头的性格,怎么会舍得自己这个免费劳动力离开他?

    一定是的,这个臭老头,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方宇在心中骂老头的时候,后者脸上的笑容也是更浓烈了,不过,那笑容,却是仿佛被人捧着脸挤在一起一样,十分难看。而且,那眼角的皱纹堆叠在一起,就好像一朵盛开的小野菊……

    突然,老头笑容一敛,嘴角那如乱草般的胡须微微牵动了一下,这才说道:“这是你的路费。”说着,便是从那洗的掉色的中山装口袋中拿出几张皱巴巴的一百元钞票,放在了方宇的面前。

    “怎么才六百?”目光一扫那些钞票,方宇皱眉道。

    “呵呵,没办法啊,现在物价上涨了,就是钱没涨,我也是没办法啊,这还是我从我的私房钱里面挤出来的。”老头面不改色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