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无人可逃

第161章 无人可逃

的确,就算是罗成查出真相了周霞也不可能活过来。

    “你们警察一味的追求什么真相,可是真相真的有你那么重要吗?如果一个好人把一个坏人杀了,你们找到真相好人也会遭殃,你们无意间就成了罪犯的帮凶,就像是我,我就在你的面前,我刚刚也说了很多话,你也知道我可能就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可是你能做什么呢?你什么也做不了啊,如果有个人把我杀了那岂不是间接帮了你?很多事情我们没必要刨根问底……”

    “打住!”

    罗成打断了王婕妤的话,说:“你这是在偷换概念,对于我们来说真相从来都没有好坏之分,好人杀了坏人为民除害的确要拍手叫好,但这必须在法律的框架之内,现在不是中世纪,更不是西部世界,无论你是什么人,要做什么,都不得违背法律,好人犯法就不接受惩处,那么法律还有什么威严?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你说那么多无非就是想要证明你是对的,你和很多人一样都自己极端的自信,总以为自己没有任何破绽,总以为自己是个天才,可最后你们的结局几乎都一样,有件事情你似乎忘记了。”

    “什么?”

    “胡慧,你凭什么肯定她一定会为你卖命?人心都是会变的,他手上握着数千万的财产,她凭什么要乖乖的等你回来?如果你死了,那么这笔钱不就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吗?还有一件事情你忘记了,那就是你自己的财产,在你被抓之前你虽然对你的财产进行了处理,但并没有真正的完成,这笔交易被我们阻拦了,你猜胡慧会不会再回来?”

    罗成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不管结果怎么样他都会努力下去,他相信胡慧一定还会回来。

    看着罗成的背影王婕妤的表情慢慢的沉寂了下去,就像是一潭死水,就算是有人会投进几枚石子荡起一些涟漪,但要不了多久又会平静如初,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王婕妤不相信罗成可以找到任何的证据。

    回去以后罗成立刻投入了工作,他就像是疯子一样在各个医院跑来跑去,收集了足有半米高的诊断报告,他一定要搞清周霞不孕不育的真正原因。

    终于,罗成在一个老专家嘴里得知了真相,这位老专家从事不孕不育的工作已经有几十年,当初祁宏带着周霞找到了他,两个人都照过CT,做过全方位的检查。

    周霞虽然有妇科病,但真正导致她不孕的是数年前的一起医疗事故,一次手术中周霞的输卵管被人为的切除了,而做手术的医生正是王婕妤推荐的,术后医生赔了很多钱,再之后他就消失了。

    真正的结果罗成难以接受,他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找到那个人,或许只有找到他才能知道当年的真相,可真相其实已经很明了了。

    那就是王婕妤唆使自己的朋友坑害了周霞,用人为手段彻底毁了周霞。

    可是证据呢?

    没有证据,找不到嫌疑人谁也无法知道答案。

    继续调查罗成又得到了另外一个版本的答案,说是祁宏有问题才导致周霞不孕,很多医生对当年的事情都保持着抵触状态,讳莫如深。

    想想也是,如果有人收了祁宏的钱他们又怎么会轻易招供,这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吗?

    医院同样抵触调查,谁不想自己的医院发生这样的丑闻,尘封多年的事情现在去调查实在是太难了,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这或许就是王婕妤有恃无恐的真正原因了。

    魏玲两口子也离了婚,吴家人似乎想通了,他们将吴城的尸骨迁回了吴家的陵园之中,并且在族谱里面重写写上了吴城的名字。

    祁宏的几部电影因为他全部搁浅,不过导演表示要以这个案子为蓝本再拍摄一部,收入所得全部捐助给那些贫苦孩子。

    一晃两年过去了。

    王婕妤早早的就起来收拾好了东西,对着镜子进行了梳妆。

    几年的监狱生涯她变的有些黑了,皮肤也粗糙了不少,但依旧是那么的漂亮,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一些媒体报道了此事,当年的案子唯一的幸存者,很多人说她是个可怜人,也有人说她是个阴谋家,众说纷纭,褒贬不一。

    两年的时间罗成依旧没能查清姐姐不孕的真相,周霞死了,祁宏也死了,太多太多的相关人员死了,这个案子根本就无从查起。

    至于何伟几个人的财产因为被转移到了国外查下去的难度太大,依旧悬而未破。

    两年的时间何中华调离青州,罗成走马上任成了青州最年轻的刑警队长,并且他发动家人设立了基金会,再次帮助那些贫苦孩子,继承了周华北和周霞的遗志。

    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王婕妤缓步走出了监狱,今天没有人来接王婕妤,监狱外面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不远处就是繁华的都市。

    数年,兰柯一梦,现在梦终于醒了。

    王婕妤已经想好了,出狱之后立刻申请出境,再也不要回来,她累了。

    这时候一台轿车突然从侧面冲了出来,犹如离弦之箭,王婕妤转过身看着冲过来的轿车愣在了原地。

    “嘭!”

    一声巨响王婕妤飞到了天上,这一刻她感觉不到疼痛,似乎整个人都变的轻盈,轻飘飘的,天空很蓝,白云很白,微风拂面,她侧过头看见了一张她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她侧着头,眉头紧锁,一张脸上写满了仇恨,那是一双愤怒的眼睛。

    这不是意外,而是早就等待多时的蓄意谋杀。

    那是王雪琴,周霞最喜欢的学生。

    王婕妤犹如断线的风筝,再也无法掌控自己,她张大嘴想要说话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任由自己从空中轰然坠落。

    时间定格。

    凄厉的警笛声响起,王雪琴看着落在十几米外的王婕妤举起了双手,目光冰冷如刀,毫无惧意。

    中午的时候青州媒体几乎用了同一个标题报道了这个案子。

    无人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