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热情的老同学

第四章 热情的老同学

雨越下越大,何伟不停的和祁宏说着话,试图让祁宏开心一点。

    然而祁宏始终都是一言不发,呆呆的看着车窗外脸上始终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就像是没听见一样。

    “老板,不是我说,他什么人你比我清楚,咱们没必要趟这趟浑水吧?这要是被那些小报记者看见了还不知道怎么看你呢,到时候影响你的名声怎么办?”司机小黄不屑的说道。

    何伟立刻就瞪了他一样,喝道:“你胡说什么?你再胡说明天就给我回去,这是我同学,是我过命的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小黄耸了耸肩不再说话。

    半小时后祁宏被带到了何伟的住处,位于青州北区的碧桂园小区,一栋三层的小别墅,白墙红瓦篱笆墙,院子里种满了花草绿意盎然,前面的人工湖碧波荡漾,一排排的金鱼正在水中畅游,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新自然。

    “咦,这不是吴会长的车吗?”司机小黄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一台路虎车说道。

    “呵,还真是不请自来啊,消息够灵通的啊。”雷志斌说这话的似乎明显有些不屑。

    这时候房门开了,一个大背头大腹便便的西装男人走了出来。

    “哈哈,老雷,老何,我等你们好久了。”

    来人叫吴城,市古玩协会的会长,门下有好几家古玩店,同样也是祁宏几个人的同学。

    吴城径直走到了祁宏的面前,看了一眼然后猛的将祁宏抱在了怀里。

    “老同学,你终于出来了。”

    “行了,别演了,他住院两年你去看过一眼吗?生怕牵连到你,这会儿装什么好人。”雷志斌没好气的说道。

    吴城也不生气,打了个哈哈,道:“老雷,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也是有苦衷的,而且我不去看他不正是你希望看见的吗?”

    “是吗?真会找理由。”雷志斌毫不掩饰他的鄙夷之情。

    自从祁宏住院之后吴城就没过去看过一眼,就像是陌生人一样,而当初祁宏帮的最多的就是吴城。

    何伟见状连忙打圆场,道:“嘿嘿嘿,你们干嘛呢?难道没听医生说吗?老同学不能受刺激,你们不给我面子难道不给老同学一个面子?”

    “好好好,我的错,当我没说。”雷志斌道。

    “走吧,都进去吧。”吴城握着祁宏的手紧紧的不愿放开。

    一行人一起走进了宽敞的别墅里。

    房间里面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正坐在幼儿车里拍打着车上的玩具,发出一阵阵的清脆铃声。看见何伟回来了小男孩儿立刻伸出了稚嫩的小手,嘴里模模糊糊的呼喊起来。

    “爸……爸……”

    何伟一脸慈爱的俯身将孩子抱了起来,捏了捏小男孩的鼻子介绍起了众人,大家伙也纷纷上来和小男孩儿逗笑。

    “乐乐,你看,这是雷叔叔。”

    “哎呀,乐乐你长的真像你爸啊,以后一定是个大帅哥。”雷志斌捏了捏小男孩儿的小脸蛋笑的很开心。

    “这是你祁叔叔。”

    何伟又把儿子抱到了祁宏的面前。

    祁宏冷冷的看着孩子,也不说话,一双眼睛里透着一股子的冰冷,那眼神看起来是那么的恐怖,刚刚还呵呵笑的乐乐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最后嘴巴一瘪直接被吓哭了。

    众人都被逗乐了。

    “哈哈哈,老同学,你吓着孩子了。”雷志斌拍打着祁宏的肩膀忍不住调侃起来。

    “都来了啊。”

    一个美妇从厨房走了出来,顺手接过了孩子。

    美妇将目光落在了祁宏的身上,祁宏也看着她,直愣愣的,眼神是那么的陌生,就像是从未见过一样。

    “祁宏,你还记得我吗?美娜啊,还记得吗?陈美娜,以前当过你的助理的。”

    祁宏摇了摇头。

    陈美娜侧过头眼睛都红了,她当年给祁宏当过半年的助理,也就是在祁宏的撮合下她嫁给了何伟,从当初的农村丫头一跃成为作家夫人,完成了人生的华丽转身。

    何伟上前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安慰道:“你别这样,他不能受刺激的。”

    “好。”陈美娜擦了擦眼泪,道:“你们先坐,一会儿就吃饭了。”

    说完陈美娜就迅速走开了,祁宏依旧是看着她的背影发呆。

    何伟叹了一口气,道:“咱们两口子欠老同学实在是太多了,你们也看见了,如果我答应让你们接走他美娜恐怕也不会答应。”

    “来来来,老同学坐下。”雷志斌将祁宏摁在了沙发上,然后将一副象棋拿了过来,“来,咱们杀两把怎么样?”

    “杀什么杀,他不能受刺激,你还杀?”吴城没好气的说道。

    “好好好,不杀,就你事多。”

    雷志斌悻悻的回了一句只好作罢。

    很快各种饭菜就摆上了桌子,十几个菜,鸡鸭鱼肉色香味俱全。

    雷志斌见缝插针主动坐在了祁宏的边上。

    何伟从酒柜里将一片白酒拿了出来。

    “老同学,你看看这是什么?咱们大河镇的特产米酒,今天你出院一定要喝一杯。”说着何伟就要倒酒被美娜一把摁住了。

    “他可以喝酒吗?”

    何伟愣了下拍了拍脑袋,一脸的懊丧。

    “哎,你看看我这脑子,来来来,吃菜。”

    这时候门铃被敲响了。

    “呵呵,猜猜是谁来了?”何伟笑着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站在门口的是个穿着风衣的健壮男人,锅盖头,大金链,一脸的横肉。

    黑小虎,外号黑豹,黑豹拆迁公司的老板,道上人称四哥。

    “我就知道老四你一定不会缺席的。”何伟爽朗大笑。

    “怎么能呢?今天可是老同学出院的日子,怎么,不欢迎啊?”黑小虎声如洪钟,迈着八字步,走路像螃蟹。

    “切,什么话,请上座,美娜,去准备碗筷。”

    黑小虎走到了祁宏的面前主动伸出了手。

    然而祁宏只是看着他并没有要伸手的意思。

    “不给面子?”黑小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一看黑小虎来劲了何伟赶紧拉了拉,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你是不是傻?他这里,明白?”

    黑小虎恍然大悟。

    “哈哈哈,不好意思啊兄弟,你看我,差点把大事儿给忘记了。”黑小虎从口袋里将一枚玉观音套了出来,然后套在了祁宏的脖子上。

    “这可是我亲自去青龙寺求来的,开过光的,逢凶化吉。”

    众人落座。

    席间大家都不断的找话和祁宏说,可是祁宏除了偶尔哦一声基本上都是低着头吃东西,完全就像是一个局外人。

    “哎呀,老同学这个病看来还没好啊,没事,我已经和司空大师说好了,明天就带老同学过去住一段时间,管他什么妖魔鬼怪都他妈给他灭了,我看那个小鬼再敢来招惹老同学,老同学,你说好不好?”黑小虎问。

    一旁的雷志斌也连忙道:“老同学,我已经给你联系了国外最好的神经科专家,随时都能走,听说就没有他不能治好的病。”

    吴城不甘落后,道:“诶,你们几个真是的,他才刚刚出院又要送去治疗,你们这是故意刺激他吗?不行不行,他现在需要静养,去我家吧,有山有水有花园,没事的时候带他去参加各种古玩鉴别会,只要他放松了,病自然就能好了。”

    何伟连忙摆手:“不不不,你们说的都有理,但是这心病还须心药医,你们知道他喜欢什么吗?他以前是做什么的?悬疑作家啊?我是干嘛的?一样也是悬疑作家啊,我们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相对而言他和我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其他人一听也开始争辩起来,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就像是菜市场。

    陈美娜看的有些感动,没想到这些老同学都如此的热情。

    大家争论来争论去都没个结果,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都想接走祁宏。

    “好了好了,都别争了,这样争下去也没有结果,这样,老同学一家住一个月,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们让他选怎么样?”何伟提议道。

    “可以。”雷志斌点头了。

    “也行吧。”吴城也答应了。

    黑小虎有些不高兴了,道:“一个月也太久了,不行,一周。”

    “好好好,就一周,一周一换。”何伟道。

    另外两人也点头答应了。

    黑小虎杵了杵筷子,道:“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让我知道有人对老同学不敬别怪我不给面子啊。”

    “怎么会,咱们不是兄弟吗?忘记承诺了?”何伟问。

    吴驰和雷志斌都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异议。

    何伟心满意足的拍了拍祁宏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老同学,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来吧,你想去谁家住,千万被勉强。”

    “选我。”黑小虎大手一挥,道:“老同学你选我,房子车子票子马子咱们什么都有,到时候我给你找几个小妹妹伺候一下保证你药到病除。”

    “老同学,你认识我的,你知道怎么选。”雷志斌道。

    “还是选我吧。”吴城的语气有些低沉,似乎没什么信心。

    所有人都看着祁宏,祁宏愣了好久放下了筷子。

    “我……我吃饱了。”

    何伟一拍脑子有些懊丧,自嘲道:“哎呀,看看我们这是在干嘛?老同学要是知道选人还至于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其他人也恍然大悟,祁宏脑子有问题,让他做选择也太为难他了。

    “这样吧,就按照咱们今天见到老同学的先后顺序来,一家一周怎么样?”何伟看向了众人。

    雷志斌立马点头,吴城想想也答应了。

    虽然黑小虎不爽,但其他三人都答应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头。

    祁宏一个人坐到了一边看电视。

    几个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吴城咳嗽了一声小声道:“你们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切,这世界上有毛的鬼。”黑小虎不屑的说道。

    “那么周霞呢?她去哪儿了?你们看看祁宏,是不是觉得很特别?”

    大家顺着吴城的视线偷偷看向了祁宏。

    “你们看他的头发,以前他是个短发,现在却变成了长发,你们再看他的手指。”

    祁宏的手指细白修长,指甲修剪的很整齐,一根根的就像是女人的手指。

    “是不是像个女人?你们自己的想想,周霞是不是也是长发,手指是不是也很白,而且也不爱说话,最关键的是她是不是有自杀倾向?”

    吴城这么一说大家越看心里越是怪怪的,现在的祁宏和以前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大了,以前周霞有自杀倾向,现在祁宏也自杀了好几次了。

    难道……

    吴城压低声音,低声道:“我怀疑周霞她没死,她还活着,就在我们的面前。”

    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就变的阴冷起来。

    “你……你什么意思?你说周霞的鬼魂在……在祁宏身上?”雷志斌吓的脸都白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拿不定主意,试想一下一个活人的身上藏着一个鬼魂,那种背后有人的感觉想想都心里发毛。

    “哈哈哈,别鬼扯了!”黑小虎大笑一声打破了沉默,“你们他妈别自己吓自己,这世界上有鸡毛鬼啊。”

    其他人也都干笑了两声,可每个人的表情都有些怪异。

    经过吴城这么一搅合大家也没心情再吃饭了,纷纷道别。

    临行前吴城将祁宏叫到了外面,小声嘱咐:“老同学,你可千万要小心何伟,这个人是怎么火起来的你比我清楚。”说完吴城又把自己的名片塞到了祁宏的手里,“有什么事情你给我电话,什么事情都可以,我随叫随到。”

    “说什么呢?”雷志斌跟了出来。

    “哈哈,就是聊聊天,我有事就先走了,你们聊。”吴城拍了拍祁宏的肩膀迅速走开了。

    “装,真会装。”

    雷志斌不屑的哼了一声,搂着祁宏的肩膀一脸亲热的说道:“老同学啊,你放心,我一有空就来看你,这有什么事情呢你跟我说,我们是兄弟,他们不帮你我一定会帮你的。”雷志斌四下看了看将一部手机塞给了祁宏,“手机你千万别丢了,里面存了我的电话,第一个就是。”

    想了想雷志斌又问:“老同学,你能看见鬼吗?你看我有身上有没有脏东西?”

    雷志斌之所以问这句话是因为他心虚的很,就在不久前他的工地上摔死了一个女人,一群民工闹了半天最后在雷志斌的威逼利诱下拿了几万块钱草草了事了。

    他的脑海里再次浮现了那血腥的一幕,那个女人从塔吊上摔下来,红的白的的脑浆流的满地都是,一张脸完全都摔烂了,就像是被砸烂的西瓜……

    这几天他一直心神不宁的,昨天遇到一个算命的老头告诉他身上有脏东西,那个女人缠上他了。所以雷志斌就想问问祁宏看不看得见。

    然而祁宏只是呆傻傻的看着他,什么话也不说。

    “算了,算了,我先走了。”

    雷志斌摆了摆手消失在了雨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