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长途跋涉

第二百三十章 长途跋涉

广阔无垠的血海之上,一轮暗红的血月照得海面红得发黑,如粘稠的血浆般在不停的翻滚着、咆哮着

    突然,一道紫色的闪电带着一抹金色的光晕划破了夜空,一头金独角梦魇兽,脚下紫焰升腾,正在奋力疾驰在夜空之中,它的身后拖着一辆冒着黄金色泽的‘燃烧战车’。

    车身被改装后显得格外宽敞,原本最占地方的吊臂投石机被浩然拆了下来,周边设置的弩炮和迷你版魔晶大炮也被浩然收进了‘罗兰之戒’中,为了尽可能的减轻燃烧战车的重量使其可以在空中穿梭,浩然站在车身前端,正在不断地输出气系魔能以维持着车身漂浮的效果。

    车厢内一袭蓝裙的人鱼公主娜美,一个被魔能反噬又变成了萝莉之身的仙女龙洛丽塔,还有一个就是晃荡着锃明瓦亮脑瓜票的小骷髅克劳利,三人此时正围坐车一张漆黑鎏金的方桌旁打着牌。

    这块方桌可不是普通的桌子,它其实是整天喊着无聊,要求出去冒险和听故事的魔器小黑变的。为了能在旅途中玩牌,这几个家伙还要求浩然为他们施加了防风魔法结界,这样纸牌才不会被大风吹走,而浩然兄则被隔离在了结界之外吹着海风赶着马车,俨然一副车夫的形象。

    如果此时被某人在远处看到此番情景,定然会觉得是圣诞老人赶着黄金麋鹿雪橇车到魔界给孩子们送礼物来了呢。

    “我说娜美公主,你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就这样心急火燎的说要马上回家,可是现在你却在车上开心的‘斗地主’,而我则在赶车,这样真的好吗?”浩然被海风吹的腮帮子直抖,忍不住揉了揉脸蛋这才吐槽道。

    ‘敞篷车’内,小人鱼公主嗲声嗲气道,“人家也想早点回去啊,可是长路漫漫最是耗时啦,不打打牌消遣一下,这路途上无聊的时间可怎么熬啊?人家弱女子一枚,你不会狠心想让人家去赶车吧?所以,浩然哥哥您多受累喽!”这声‘浩然哥哥’叫的不是一般的嗲,而且含糖量绝对在十个加号以上,要知道人鱼公主可向来就没咋给过浩然面子,这次也不知是抽了哪门子妖风,居然还会卖萌扮可怜。

    只不过看惯了小公主平时的做派,浩然哪能吃她这一套,只不过糖分太高的话还是多少刺激了浩然一下。

    浩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鸡皮疙瘩都快掉下来了,“小姑奶奶,求求你好好说话,把舌头屡直喽先,要不然可别怪哥让咱家魇魇调头往回飞哈!”这也就是相处的久了,浩然没把这位傲娇的人鱼小公主当外人,不然早就弃车而逃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他老子灌输给他的处事原则。

    和自己不相关的麻烦事儿他是能避则避,他心里也明白,有些事儿只要沾上点边儿,那你可就是想甩也甩不掉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是自己朋友的事儿,就另当别论了,因为他那位便宜老子还和他说过‘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事儿,那是讲义气吗?那是虎!未救人先伤己,实属不智,你自己都残了,又何来帮助朋友一说?所以,帮朋友可以,切忌将自己搭上,咱是商人,赔本的买卖咱可不能做哦!’

    “你这人怎么这样?以前叫你‘坏银’的时候你都不吭声,现在人家恭恭敬敬的叫你一声哥,你还受不了了?可真是犯贱!”小丫头生气的把头扭向一边看着手中的牌嘟囔道。

    “咯咯咯,娜美姐姐你可太逗了,这你还没看出来吗?浩然哥哥在吃醋呢!”洛丽塔一手抱着小熊,一手捏着纸牌笑呵呵的解释道。

    “吃醋?吃什么醋?再说‘醋’是什么东西,好吃吗?”作为打出生就生活在深海里的一条人鱼,虽然沾了个‘人’字儿的边儿,可她哪知道‘醋’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就更甭别说‘吃醋’这就么隐晦的说法啦!

    “哦算了,‘吃醋’就先不解释了。有给你解释明白的功夫我都能释放好几个禁咒了。”洛丽塔小嘴一噘嘟囔道。

    “其实你这次要回家,本来你应该先和作为‘主人’的浩然哥哥事先商量一下的,之后再来找我们说就可以啦。可是你却先是和我还有克劳利哥哥说出了想要回家的想法,结果等我们都同意陪你回家你才最后告诉的浩然哥哥,你这样先斩后奏的做法,他的心里肯定会有一丢丢‘醋意’的啦!”洛丽塔继续解释道。

    “都给哥好好说话好嘛?什么‘主人’‘魔宠’之类的称呼我不喜欢听,只要不是太肉麻就好。我也没你们说的那么不堪,什么吃不吃醋的,没有的事儿!”浩然对自己的这些个魔宠一直都是当做家人来看待的,虽然在灵魂契约上他属于‘雇主’一方,但是他可重来没有当‘雇主’的觉悟,每次有事儿也都是和克劳利还有洛丽塔他们商量着办的,自己虽然有一票否决权,但他几乎没这么干过,毕竟自己还年轻,和这些个看似不靠谱的伙伴在一起,他们的经验和意见才是最宝贵和最值得信赖的。

    “但是,娜美咱们丑话说在前面,我们带你回去可以,你的安全我们也会尽力保全。但是作为‘保镖’的好处费,是不是也得他谈谈啦?”浩然奸商的本性真不是盖的,随时随地都能找到商机。

    “咱们不是朋友吗?作为朋友怎么还要好处费呢?”娜美瞪着‘纯真’的大眼睛反问道。

    “别闹,谁是你朋友?把你救回来之后你就在我这儿混吃混喝的,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差你这小身板儿把我吃黄喽,哥就当做好人好事儿了。可是我们几个带着你这个大‘拖油瓶’去你家,这是玩命儿的买卖,可不是平时你吃的那点面包黄油之类可以相提并论的,哥挣的也是玩命钱不是?”浩然百无聊赖扯过背后的大葫芦,打开塞子,一扬脖狠狠的灌了一口梅子酒,抬手用法师袍的袖口擦了擦嘴角的酒渍调侃道。

    “喂,要不要这样啊?怎么说你现在也算是一位领主级别的人物吧,你那些卖给狐族的武器装备赚的钱,都快赶上一方魔王的国库丰厚了,居然还会在乎小女子这点蝇头小利?”看来讨价还价是女人的天性,虽然娜美是娜迦一族的小公主,可也没能免俗。

    “少跟哥来这套,且不说狐族目前只是支付了一部分押金在我这里,就算是他将我的那些个库存都卖出去了,一时半会儿钱也汇不到我这里来。蚂蚱腿儿也是肉,哥不嫌弃。你也算得上一国的公主,要是不弄点实惠给哥们,哥可没有动力去为你玩命哈?”说着话这货变戏法一样,自罗兰戒指中拿出一条烤兽腿大啃特啃起来,看来跑长途在车上吃吃喝喝的习惯,就连这些大能也不能免俗啊。

    “你真的就这么市侩?没有好处就不帮忙?”娜美不死心,试图再次唤醒这个奸商善良的一面,可是貌似亲情牌和激将法在真正的奸商面前都没什么卵用,因为她的话只换来了浩然的一个卫生眼。

    “哼,我承认我自己一个人回去的话,一定会被我二姐抓住腌成咸鱼的。我也希望借助你和你的这几个伙伴的力量,能够让我顺利的见到我的父皇,宝珠传回的信息是父皇命不久长,希望我回去再见他一面。可是我知道我无法与二姐抗衡,也没有争夺皇位的想法和实力。我既然做不成新亚特兰蒂斯城的女国王,也就无法承诺给你任何好处。以我现在的身家,只有我自己和这个宝珠还算有点价值,可这两样现在我都不能给你。”说道羞人处娜美的声音越来越低,要不是浩然动用了气系魔法‘扩音术’,还真就不一定能听清楚她嘴里嘟囔的是个啥。

    “呵呵,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就你身上那二两肉和你那颗所谓的宝珠,哥可重来没瞧上眼儿过。”浩然依旧秉承着毒舌的风格,就算面对一位公主,这货也重来没给过什么面子,可是你也不能小瞧了女人维护自己形象的决心不是……

    “你这个混蛋,老娘要撕烂你的臭嘴……”娜美一听浩然说压根儿没看上过自己,且说自己身上没有‘二两肉’,立马秒变泼妇,什么淑女,神马皇家礼节统统见鬼去吧,嗷嗷叫着冲出结界一爪子就抓向了浩然的腮帮子,话说,你不是要撕嘴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