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心痛的故事

一个心痛的故事

这是一个贫道想写,却最终腰斩的故事,来吧,为这个故事哀叹三秒。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天道无名,以万物为绉狗;日月无情,转千世屠枭雄......”

    “无量天尊~噗!”

    林清被一只丧尸隔着木质窗格抓住肩部,漆黑锋利的指甲入肉三寸,令人痛不欲生。他瘫倒在地,任凭口中流出的血液染红那一身玄黄道袍,脸上带着苦涩的笑,无视了那隔着一道门板已经快抓到他身躯的丧尸毒爪,自顾自的喃喃着:“天道崩,天庭灭,诸圣消隐,众仙不存,大道三千,归于混沌...无量道劫?!哈哈哈哈,自作孽,不可活啊~!”他猛然癫狂的笑了起来,抓过一个掉在地上,已经裂为两半的元始天尊木雕,双目赤红:“你不是圣人么?你不是不灭么?你不是诸天万界最高的存在么?哈哈哈哈,都是狗屁!在无量道劫面前,圣人都是狗屁!”

    “呃...噗!”他一口血喷了出来,面如死灰。

    一只丑陋的丧尸已经把木门掏出了一口小洞,虽然不大,但足以让其沾满剧毒的手臂通过了。它狰狞的发出无声的咆哮,将锐利的指甲尖刀捅进林清的心脏,随后兴奋的收回手,开始贪婪的*爪子上沾着的粘稠血液。

    心脏被穿透,因为大气压的作用,鲜红的动脉血在那一瞬间就犹如喷泉一般从胸腔破洞位置射了出来,带着冲天之势四处喷洒,染红了门扉,令外面的丧尸更加疯狂。这股血腥味很快就与空气中的尸臭搅合在一起,合成一种怪异的味道,在空气中飘散。

    “无量天尊~”

    他闭上了双眼,眼中的血丝慢慢的消退,只是手中那元始天尊的塑像,捏得更紧了一些。

    “轰!”门板被推倒了,将林清压在下面,饿极的丧尸们冲了进来,锐利的爪子破开门板,一爪接一爪,用毒牙和利爪将林清那副残破之躯彻底分尸。

    ......“这是哪?”这是林清睁开眼后的第一个想法。

    “这肯定不是人间。”这是林清的第二个想法。

    “这里肯定是~~仙界!”这是他的第三个想法。

    林清满脑子浆糊,躺在一座山顶的土坑内。

    山不高,却很荒凉。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山下连绵起伏的亭台楼阁、园林田圃,不仅精美绝伦,草木生辉,就连空气,都流淌着乳白色的云雾。

    他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云雾,而是实质化的仙灵之气。

    是的,这不是人间。

    是仙界!

    他站起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活动了下手脚,激动的拍了拍脸,看向浑身上下,突然,他愣住了——身体赤果果,连片遮羞布都没有,将小鸟裸露在外!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躯体半透明,轻若无物,原本的肌肤变作蓝色,其表面还散发着淡淡幽光!这是鬼的征兆!

    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但是亲眼看着自己成了鬼,这滋味怎么也不会好受,他一拍额头:“我滴个无量道尊啊,不是说人死了会去地府么,怎么咱跑到仙界来了?呼,抓鬼抓了一辈子,到头来,结果自己也成鬼了。”

    他孤寂的站在小山坡上,看着下方的美景,心中是百转纠结。一阵风吹过,掀起一片草叶,打着转飘到了林清面前。

    “这仙气就是好啊。”他贪婪的吸了一口草叶上带着的芬芳气息,随后探出手想将草叶抓在手中,无奈他现在只是灵魂状态,并无实体,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穿过草叶,随后一阵风刮来,将这片仙界随地可见的‘杂草’卷走。

    他摸了摸鼻子,苦笑着看了一下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左右认真看了一下,发现并无一人后,他才大着胆子往山下裸.奔而去。

    来到山下,他才发现一丝诡异——安静,太安静了!与他脑中所想的仙人满天飞,神祗到处走的仙界完全不一样,别说仙人了,现在这里安静得简直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随即一想,他又释然了——因为无量道劫的影响,别说仙人,连圣人都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这里如此空旷也是理所当然。

    飘渺的魂体在这已经空无一人的亭台楼阁内游荡,林清肆无忌惮的到处乱闯,试图找到一点仙人们遗留下来的法宝之类的玩意,要是放在道劫发生之前,他敢这么做,估计第一时间就得被天兵天将抓起来去那斩仙台上走一朝。

    “靠,真抠门,连板凳都不舍得留一个!”他看着这间空空如也到连个板凳都没有的房间,恼怒不已。

    “唉,算了,现在咱在仙界,虽说我不会魂修之法,但这仙灵之气怎么也能保证我魂魄不散不灭吧,好歹也能活下去,知足吧。”他自我安慰道。

    颓唐的坐下来,他靠在玉石刻着的百兽柱上,安静的闭上了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