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拜师上清道人

第五章拜师上清道人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姜玉冰已经上山采药去了。

    姜玉寒洗把脸之后,吃完了早上姜玉冰给他留下的饭菜,就来到了院子里。

    先围着院子跑了几圈儿,放松一下肌肉,然后来到昨天他自制的单杠前。做了三个引体向上他就气喘吁吁的了,看了一眼自己的小细胳膊,真你妹的不给力。

    还是去跑步好了,顺着院子往外跑。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那个他溺水的地方,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再见到上次见到了美人鱼?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里静悄悄的,只有泉水流过的声音。间或有两条小鱼跃出水面,不过青山绿水的,在这里练功也算是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享受。

    他要知道这在现代,是根本找不到这样纯天然的美景的。

    他捡了一处离泉水比较远的树林里面的一块大石头,在上面坐了下来。听着汨汨的流水声,树林里鸟儿欢畅的歌声。专心致志的集中精神,看着前面的一块小石头心里默念着“起”小石头缓缓的向上升起来,飞到自己面前来。

    他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样的动作,不一会儿面前已经堆起一座小山一样高的石头堆了。

    他这时候的头上已经有一些汗珠儿滴了下来,闭上眼休息片刻后。

    他又张开眼睛,集中精力看着面前的石头堆,口中大喊“开”面前的石头堆呈分散型的向上飞去。

    过了一两秒钟小石头纷纷的掉入水中,溅起了一颗颗小水花,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是谁这么讨厌,打扰到我的休息?”远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姜玉寒随着声音看过去。只见离他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下面,躺着一位老人家。刚才他一直躺在大石头下面,所以他没有看到他。

    只见这位老人一身的道服,头上面挽着一个髻,上面用一根银簪别着。三缕白胡子飘洒在胸前,手上拿着一个拂尘,显得仙风道骨一般。他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一般像这样的老道好像是有一些道行的。

    想到这里,姜玉寒急忙站起身来,朝着老道鞠了一躬“对不起老人家,晚辈不知道您在这里休息,打扰到了您,还请您不要见怪”

    老道见穆迪一副谦恭有礼的模样,被吵醒的火气也降了下来。他看着他说“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穆迪稍微一思索说“晚辈叫做姜玉寒,敢问老人家是哪位高人?”

    “哦,我是上清道人,刚才看到你练功,不过你的方法好像有些不妥。”上清道人抚着胸前的白胡子说道。

    姜玉寒说“是吗?我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是这么练的啊,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啊”

    上清道人说“你现在试着深呼吸一下,是不是胸口有些微微的疼痛?”

    穆迪狐疑的试着深呼吸一下,果然胸口有些微微的疼痛。

    他知道是遇到了高人,连忙跪倒在地,向着上清道人说“请道长指点迷津”

    上清道人见他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点点头漫步从大石头后面走了出来,来到了他跟前说“你要是再这么继续练下去,很快你的小命就没了”

    姜玉寒心里有些怀疑,不过他刚刚确实说中了他的胸口疼的事情,这又由不得他不信。

    于是他说“那我应该怎么练呢?”

    上清道人目光炯炯的看着他,直看得他有些不知所措。

    半晌后,上清道人猛然间抓起他的手又看了一会儿说“你的手相很奇特,你应该不是这里的人吧?”

    姜玉寒心里面一惊,这件事儿就连姜玉冰都不知道,这老道是怎么知道的?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老道,试探的问道“那您看我是从哪里来的?”

    上清道人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又看了看他的脸,说“你根本就不是这个大陆的人,小伙子你说实话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姜玉寒这才心悦诚服的说“老人家,不瞒您说我确实不是这里的人。在我在的时代里,我叫穆迪是一个十九岁的学生,可是我被车撞了所以来到了这里。我很想要回到我的时代,您可不可以帮帮我?”

    上清道人抚着胸前的胡子说道“上天既然要让你来到这里,必然有它的道理,你妄想要与上天作对是万万不行的。既来之则安之,你还是好好的在这里呆着吧”

    姜玉寒泄气的说“我还以为您能够让我回到我的世界呢”

    随后他又一手抓过姜玉寒的左手,看到了上面的胎记,他大惊失色的问“你这胎记是怎么来的?”

    姜玉寒就将自己在前世捡到这块红石,以及后来又变成胎记的事情说了一遍。

    上清道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啊,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斩龙玉石的主人”

    姜玉寒一听,这个老道知道这颗石头的来历,连忙说“还请前辈指点”

    上清道人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说“这斩龙玉石里面承载着斩龙神功,练成此功的人必将拯救天下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不过每一百年这斩龙玉石只会出现一次,并且它会自己找到主人来练此神功,想不到这次它竟然找的是你,并且将你从另一个时代带到这里来。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你切记以后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你刚才和我说过的话,否则你将有血光之灾。从今往后再有人问起你叫什么名字,你就告诉他你叫姜玉寒,千万不要再提起你前世的名字了”

    姜玉寒点点头,看着上清道人说“好吧,反正他叫什么都无所谓,名字也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不过为什么我不能再提起我以前的名字了呢?”

    上清道人摇晃着脑袋说“天机不可泄露,你只要记住我的话就好了”

    姜玉寒说“那好吧,刚才您说我的练功方法不对,请问您我应该怎么练呢?”

    上清道人说“你现在所练的功必须要吸收日月精华才行,所以你一定要在每日的正午和子夜时分练功才会有效果。而且还要五心向天,所谓五心既是指头心、手心、脚心。每日的正午和夜里子时,是天地灵气最旺盛的时候,所以你要趁这时候练功,才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效果”

    姜玉寒又着急的说道“可是我练功练得胸口疼,这要怎么办?”

    上清道人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在里面倒出一粒丹药来,递给他“这是你急于求成以及练功不当的后果,这是我炼的丹药,你现在受伤不重,吃下这粒丹药马上就会好的”

    姜玉寒接过丹药吃了下去,顿时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通体舒畅。

    他跪倒在上清道人的面前,朝地上磕了一个头“多谢道长救命之恩,请您收我为徒好吗?”

    上清道人弯身扶起姜玉寒“虽然我已经不再收徒弟了,不过念在我们有缘,我就收你做一个入室弟子吧。”

    姜玉寒急忙磕了一个头说“谢谢师傅,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上清道人将他搀扶起来“好徒弟,你要记得一旦入了我的门下,以后不可以为非作歹,否则师傅会亲自来取你的性命”

    姜玉寒点点头“师父放心,姜玉寒对天起誓,一定不会做坏事,以后我会听从师傅的教诲”

    上清道人点点头,伸手在自己的掌心画上一个月牙儿。然后一把扯下姜玉寒肩上的衣服,朝他的后肩处用力一按,姜玉寒左边的后肩立刻出现了一个月牙儿的印记。

    随后将他的衣服拉上,哈哈大笑“徒弟,以后遇见身上有这种记号的人,就是我们帮派的弟子”

    姜玉寒用力回头,才能够看到后肩上的图案。他在心里面腹诽着,怎么中国从古代开始就喜欢纹身了吗?可是你要纹也纹个漂亮点儿的啊,就这么一个月牙儿的图案,这未免也太糊弄了吧?

    不过还好,至少不疼。他以前看到过同寝室的哥们儿纹身的,那时候看他们都疼得龇牙咧嘴的,现在想想就很恐怖,他可是最怕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