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定颜丹的逆天奇效

第二章 定颜丹的逆天奇效

看到姜经理捡起了药瓶,陈凡一头冷汗。

    姜经理眉头一皱,看着陈凡道:“身体不舒服是可以请假的,没必带病上班。”

    显然,她误会了,以为手中的药,是陈凡身体不吃的。

    “总经理您误会了,我身体很,这个……它不是药。”陈凡解释道。

    “那这里面是什么?”

    “这……”陈凡犹豫了一下,他可不敢告诉别人真相,便胡编道:“这个是用来提神的,咖啡粉浓缩而成的。”

    颜丹的颜色是褐色的,是咖啡粉也能得过去。

    姜经理昨晚跟丈夫商议离婚,一晚上也没怎么睡觉,现在正头有点昏昏沉沉的,看文件都有点看不进去,急需提神醒脑,听到陈凡这么,便道:“那我吃一粒你不介意吧?”

    “啊?……啊!!!”

    在陈凡一愣的时候,姜经理便麻溜的取下瓶塞,倒出一粒药丸,毫不犹豫的丢进嘴里……

    卧勒个大槽!

    陈凡先是目瞪口呆,紧接着冷汗直冒。

    这女人,你做事雷厉风行是事,但是吃东西也这么雷厉风行?有没有搞错啊?就不怕毒死你啊?

    实际上也是姜经理现在大脑昏沉,思考能力有些下降,这才没想那么多直接吃了,吃完她也有点后悔,觉得太不卫生,也有点不注意影响,倒是没想过药丸有毒,毕竟不是神经病,也不会随身携带着剧毒物品。

    只不过,等姜经理想吐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这药丸竟然入口即化,她砸吧一下嘴,发现嘴里已经没东西了。

    “总经理,您……没事吧?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陈凡紧张的看着姜经理,这个女人,神经也未免太大条了吧?现在就怕她出事,那他自己肯也跟着倒霉了。

    姜经理一边把丹药还给陈凡一边道:“我没事,你先出……嘶!”

    话还没完,姜经理忽然倒抽一口凉气,吓了陈凡一大跳。

    而姜经理自己也是吓了一大跳,因为她突然觉得自己浑身奇痒无比,仿佛无数蚂蚁在她身上爬行一样,虽然不痛,但是非常难受。

    想到自己刚刚吃了陈凡的药丸之后,才出现这样的情况,姜经理顿时惊怒道:“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却是忘了,是她自己没经过陈凡同意,就吃人家的药丸……

    而陈凡却并没有回答姜经理,此刻的他,正瞪大着眼睛,一副见鬼的模样,震惊的看着姜经理。

    因为这时候的姜经理,身上正发生着惊人的巨变,眼角的鱼尾纹慢慢淡化,脸上的斑点慢慢变,本来四十多岁、略显松弛的皮肤,正在重新恢复白皙、水润……姜经理的容貌,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年轻!!

    “总经理,你……你快照镜子!!”

    见陈凡的焦急,姜经理还以为自己脸上出现不的征兆,吓了一大跳,连忙拿出抽屉里的镜子,对准自己,随后,她也和陈凡一样,被自己的变化惊呆了……

    大概三分钟后,姜经理的身体,才停止了变化,而此时的姜经理,看上去非常年轻,顶多二十多岁的面孔,容颜秀丽,身上除了衣服略显成熟外,再也找不到四十岁女人该有的痕迹。

    从四十岁出头,短时间恢复到二十多岁,这简直是一场奇迹!

    “我……我……”

    姜经理看着镜子中,自己年轻的脸,被惊得不出话来。

    陈凡心中更是震惊不已……

    颜丹,竟然是真的!

    早上脑海里突然出现的信息,也是真的!

    这个女人吃了残次品颜丹,竟然真的年轻了十几岁!

    一切都是真实的……

    办公室里,足足安静了有五分钟,姜经理这才开口打破了沉默。

    “发生了什么事?我……我怎么了?”

    “你年轻了十五岁!”

    陈凡的语气很平静,眼中的兴奋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瓶子,仿佛握着无上至宝,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老子发达了!

    是的,他发达了!

    只不是傻子,都能知道陈凡手中颜丹的价值。

    毫不夸张的,如果陈凡手中的颜丹曝光出去,绝对会在全世界引起轰动!

    “我年轻了十五岁?这……这怎么可能?”

    姜经理的脸上,依旧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

    不怪姜经理如此,实在是这样的事情,太过令人震撼,从来没听过,医学界会有这种药物,竟能违反自然,让人恢复年轻。

    可事实摆在眼前,镜子里的自己确确实实是年轻了许多,姜经理不信也得信了,目光看向陈凡手中,姜经理咽了咽口水。

    “你手中的拿的,到底是什么药?怎么会……”

    陈凡不动声色的把药瓶揣进自己的口袋,很快在脑海中编织了一个法,叹口气道:“唉,本来我不想告诉别人的,这是我爷爷临终前,遗传给我的祖传灵药,名为‘颜丹’,吃一粒,能让人年轻十五岁,是我们陈家的传家之宝。”

    姜经理闻言,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慢慢的恢复理智。

    “那么……这个颜丹,吃了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当然没有!”陈凡想了想,又道:“只不过每人只能吃一粒,吃第二粒,就没效果了。”

    “哦……”姜经理陷入沉思。

    见姜经理沉默了下来,陈凡便打算告辞:“经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此刻陈凡已经打算辞职不干了,逆天灵药在手,谁还特么的愿意给别人打工受气?随便卖个几粒,都能让陈凡衣食无忧,过上富人的生活。

    “先等一下!”

    姜经理忽然面带笑容道:“我记得你来我们公司时间不长,像是姓陈?是吧?”

    陈凡一愣,道:“总经理记性,我是姓陈。”

    “那么我就叫你陈吧?”姜经理一脸精明之色,和颜悦色的道:“陈,你这个祖传灵药的配方,还在吗?”

    姜经理是商人,还是个成功的商人,恢复理智后,也就立刻恢复了商人的精明,颜丹如此逆天,她怎么可能看不出其中的价值?是以,姜经理立刻打起了颜丹配方的主意。

    “配方早就已经失传了……”陈凡摇摇头。

    别没有配方,就算有配方,陈凡也不可能出来。

    “这样啊……”

    姜经理不清楚陈凡所是真是假,不过心里面,是相信的。毕竟陈凡真是掌握了如此逆天丹药的配方,还来上什么班?早就成药品界大亨了。

    “那你手中这些……颜丹,有意出售吗?我愿意出个你满意的价格!”到这里,姜经理故作大方的补充一句:“当然,我刚刚不心吃了你的一粒颜丹,也算在里面,待会给你钱!”

    听到姜经理的话,陈凡心中一动,他现在缺的就是钱,本意也是想把颜丹换成钱。

    想到这里,陈凡试探着问:“那您愿意出多少钱?”

    姜经理沉吟片刻,而后道:“这是你的东西,还是你开个价吧!”

    她阅人无数,自然能够看得出,陈凡还是个刚出校的青年。在她的想法里,不陈凡会不识货,把颜丹低价卖给她。

    陈凡想了想,咬牙报出一个天价:“一千万一粒!”

    并不是陈凡狮子大开口,颜丹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听到这个报价,姜经理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本以为陈凡这样的年轻人,会出个几十万或几百万的价格,没想到陈凡居然出一千万,这子的胃口真不。

    不过仔细想想,这样逆天的神药,卖给那些大富豪,别一千万了,只能证明丹药的真实性,两千万一粒都是抢手货!

    在姜经理的心里,颜丹这种逆天的药,一千万的价格,并不贵。

    但商业谈判,从来都是残酷的。

    尽管姜经理对这个价格比较满意,面上依旧装出一副为难的神色:“一千万一粒?陈,这个价格,太高了吧?”

    陈凡也不傻,淡淡道:“明人不暗话,我开价贵不贵,总经理应该很清楚。”

    姜经理闻言,便知道陈凡不忽悠,露出笑容道:“那就按你的价格交易,你数数有多少粒?加上我吃的那一粒一起,报个总数吧!”

    “姜经理,你想多了,这是我家祖传下来的药,我可不能全卖了,得给子孙后代留一点,所以,我最多只能卖给你……五粒!”

    到这里,陈凡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其中包括你刚刚已经吃的那粒!”

    这种价值无法估量的药,傻子才会全卖了。

    不是因为缺钱,陈凡一粒都不会卖!

    姜经理闻言,眉头一皱:“只卖这么点?我记得你瓶子里像有十六七粒吧?我买十粒行吗?”

    陈凡坚的摇摇头:“不行!最多只卖五粒,多一粒都不卖!”

    姜经理见陈凡一副拿主意的模样,知道今天恐怕服不了陈凡,便道:“那吧,不过陈啊,如果以后你还想出售手中的丹药的话,可得第一个联系我。”

    这倒没什么,到时候真打算再卖的时候,卖谁还不是陈凡了算?陈凡便答应下来:“没问题。”

    两人商量价格后,姜经理当场就给陈凡转账五千万,因为是同一家银行,转账实时到账,很快陈凡便收到了短信,而陈凡也从药瓶里,倒出四粒颜丹交给姜经理。

    交易完毕后,陈凡看着银行发来的短信,恍然如梦。

    自己……这就成千万富翁了?

    双方对交易结果,都比较满意,室内的气氛,便变得轻松下来。

    “姜经理,我想辞职了!”

    姜经理闻言,并不意外,都特么千万富翁了,肯不会在当一个职员,有些惋惜的点点头:“那就别叫我姜经理了,我托一声大,你就喊我姜姐吧!”

    陈凡刚成有钱人,心情很,便道:“姜姐。”

    姜经理闻言一笑:“既然都叫我姐了,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有时间多来看看姜姐。”

    不得不,姜经理是个很厉害的女人,三言两语,就拉近了和陈凡之间的关系,最重的是她语态自然,一点都不显得刻意和做作。

    而姜经理一个劲的想跟陈凡搞关系,自然还是想着以后有机会,就收购陈凡手里的颜丹。

    陈凡点点头:“那姜姐你先忙,我去办离职手续。”

    姜经理微笑道:“我也就不留你了……哦,对了,陈,待会去一下财务,把工资给领了吧,虽然我这庙,留不住你,不过这是你应得的,姜姐可不能。”

    陈凡感叹一声,难怪这位姜经理能把公司开得风生水起,太会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