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祥之物

第3章 不祥之物

独自坐在这个偌大的庭院一角,凌枫随意拔起一根草,咬在嘴里,咀嚼着自己心中的苦涩。

    听父亲说,自己出生便是带着一股罕见的气机降临在这个世家贵胄中,作为家主三子,自幼爆发出的惊人天赋更是令家族中人无不对其钟爱有加,三岁便可锻造身体,五岁初窥气门,七岁便可练气,八岁已然能够修炼家族中等武学,纵然是一般的成年侍卫,倘若不出全力,在自己手中也是难逃受创。

    曾记得,爷爷闭关前,曾经抱着自己,诉说着凌家历代先祖的经历,更有一位先祖曾经闯出了这森罗帝国,威震四方。

    看着爷爷饱含浓浓期待的目光,年幼的凌枫隐隐约约地明白了自己来到这个世上其实还有着不容退缩的使命。

    于是,凌枫从此更加的废寝忘食地修炼。

    可就当自己在十一岁那年,做到了元气破体的那一刻,看着家人对自己的欣喜若狂,看着有些人难以掩饰的苦涩与嫉妒,自己比寻常人早了足足五年,便是做到了这一境界,也算是不负众望了……

    可是,随后,那一夜,凌枫想到这,稚嫩的双手不禁紧紧地握住,那道黑影,在自己的身上打下了难以磨灭的一掌,而自己也不知何时,同时中了诡异的剧毒,经脉郁结,元气逸散,再也不能修炼……

    想到这,凌枫深深的吐了口气,回想当日凌家上下为自己四处奔波,想到每日归来的父亲静静地看着自己,眼神难以平静,凌枫能够读懂他的心中是多么的愤怒,心疼自己。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我啊……”

    凌枫微微叹了口气,一时间新潮澎湃,不能自已。

    “大公子……”

    一声声恭敬的话在路上被府内的来往行人说出。

    凌辉淡淡点头,只是问,“看见三公子了么?”

    “三公子在落凤亭。”

    这时,一名仆人对着凌辉深施一礼,恭敬道。

    “去忙吧。”

    凌辉微微松了口气,令退下人后便是向一个方向快步走去。

    穿廊过园,不消片刻,眼前便是出现一座枫叶色的亭子,而在那,坐着一个稚嫩的身影,形单影只,静静地看着,凌辉的心中不禁生出几分疼爱。

    “臭小子……”

    凌辉轻轻地走过来,拍拍弟弟的脑袋。

    凌枫微微一怔,猛地回过头,凌辉冲着凌枫露出了罕见的笑容。

    “大哥……”凌枫嗫嚅着,可就在这时,眼泪终究不能自已地落下来,登时一把将凌辉抱住,埋头哭起来。

    “好好,小枫不哭不哭……”

    一时间,纵然是驰骋沙场,担当三军之首的凌辉此时此刻也是心头酸楚,难以抑制,抱着自己的亲弟弟,轻声安慰着,眼神深处却是缓缓坚定了什么一般,“乖,小枫一定要听话,放心,哥哥一定会将那些欺负小枫的人都抓住,一个不留……”

    凌枫呜呜地哭着,忍不住点头,但是心头还是更加的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缓缓的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凌枫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凌辉看着好似大姑娘似的的弟弟,不禁莞尔,“怎么,还害羞了呢,臭小子,跟哥一起还这么拘谨了,看来是长大了啊。”

    “哪有……”

    凌枫忍不住别过脸去,悄悄擦干脸上的泪水。

    凌辉看着自己的弟弟,忍不住叹了口气,冷峻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一丝狠厉。

    在一间装设简单的房间内,四五散落着几名衣衫褴褛的云澜谷余党。

    “爹,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这时,一个年轻的男子神色绝望地看着居中而坐的中年男子,问。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中年男子哼了一声,脸上多了几分晦暗,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的老人,“问问你的太爷爷。”

    “慌什么!”

    这时,老人闻言冷哼一声,颇为不屑地说道,“凌家要想要我们性命又岂会留着我们到现在?”

    “不管怎样,凭我们的实力,就不该招惹凌家!”

    这时,中年男子再也忍不住心中暴怒,拍桌大喝。

    “你懂个屁!鼠目寸光。”老者冷哼一声,颇为轻蔑的嘲讽道,“这是上苍佑我云澜,那个东西无论如何也不能交出去!”

    中年男子随后也是冷哼一声,“子夜阴时降天火,那个东西就是不祥之物。”

    “闭嘴!”

    老者闻言似乎是触动了他的逆鳞一般,登时大怒,“你记住了,他们不过是想要我云澜秘术,来为他们的三公子续命,大不了给他便是,但是倘若有人胆敢吧这个泄露出去,老夫定当不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