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寡妇再嫁

第1章 寡妇再嫁

“段家还是把这个小寡妇嫁出去了。”

    “这么大了的人了,不嫁出去难道还养一辈子?”

    “哎哟,都克死了一个了,还要去祸害谁?”

    “听说那刘家老三二十多的年纪还没娶亲,估计是有什么隐疾……”

    ……

    段小荷睁开眼睛的时候耳边就听到这零零碎碎的话,自己也已经被晕晕乎乎的塞进了花轿。起轿的时候一晃,磕了一下脑袋,疼得的她一个激灵。

    她吓了一跳,两手直直的往前探去。手才刚刚伸出轿帘,就被喜婆不客气的拍了回来。

    “规矩点儿,好好坐着。”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激灵让段小荷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属于原主的记忆慢慢清晰。原主死前就已经嫁过一次人,后来出嫁当天就成了小寡妇,而现在她居然意外穿越在这小寡妇身上,还代替她再嫁……

    农村里的结婚是大事儿,可也得看这家人有钱没钱,娶的是哪家的闺女。面前的刘家大门歪歪斜斜开了一扇,另外那扇上头挂着一小节红色的鞭炮。因为段小荷是个寡妇,所以刘家没请什么宾客,院子里空空荡荡的,也不见新郎出来迎。

    段小荷在心里操了一句,放到二十一世纪,就刘家这样的穷逼还能娶到媳妇儿那不是真爱,只能是眼瞎。

    “新媳妇儿进门了。”

    喜婆吆喝一声,缠着段小荷往里走。这才从正房旁的小屋子里摸出一个黑黑的汉子,不自在的扯了扯身上的红缎子,不停的望着这边。

    这便是刘三了。

    刘三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一把拽住了段小荷的手腕。他这力气大如牛,猛地这么一下子,差点扯断了她的胳膊。

    段小荷透过喜帕看着那只拉着自己的大黑手,心里有些害怕,人粗鲁就算了,光手就这么黑,这脸到底长的什么样……

    段小荷撩起喜帕冲着刘三就瞟了过去,身子摇了摇,心里又操了一句尼玛。

    这刘三大喜日子也不知道把脸洗洗干净,整个人就像是从煤堆里爬出来的,衬着耷拉在身上的红色喜服,要多邋遢有多邋遢,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大喜的日子,你好歹得做做样子吧!

    见她在看着自己,刘三的脸登的红了起来,立马撒开那只能摸得到骨头的手腕,碰都不敢碰了。只是隔着一层布也能感觉到那只手上滑滑的肌肤,让他有些心痒痒。

    一阵晕眩,胃里空的像火烧。眼前飘过一桌满汉全席,段小荷都淌出了清口水。

    “我要吃的!”

    最后一个字说完,她就倒栽葱的砸了下去。头上只带着的那支仅有的嫁妆凤尾钗,就这么摔到了刘三的脚边。

    醒来时,屋子里一盏灯都没有,墙沿裂了条缝,有月光从外头透进来,把屋里照的有些朦胧。

    段小荷心里害怕,呜呜的哭出了声音。

    旁边有人闷声不响的下了炕,燃了蜡烛,随手拿起桌上那两个冷掉的玉米面窝头,转身塞到她的手里,自己站在一边搓着手的看着。

    “吃吧。”

    段小荷看着手里那两坨窝头,抽了抽眼角,一抬头,愣了一下。

    心口一跳,这他妈就是那个从煤堆里爬出来,脏的要命的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