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正是繁花似锦好时候(结局)

第227章 正是繁花似锦好时候(结局)

一道妃色的身影闯了进来,秦锐松开了对段小荷的钳制,皱眉看着把孩子举得高高的海棠。

    孩子哇哇大哭,听得段小荷的心都揪起来了。海棠对她有多恨她是知道了,这要是摔下去,这孩子……

    “你干什么?”

    海棠留下两行泪,举高高的两只手摇摇晃晃,下一秒就能把孩子给摔下来一样。段小荷捂着嘴巴,就怕自己的声音会刺激到海棠,她一松手孩子落地可怎么办!

    “我能干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护着段小荷,我既然伤不了她,但是我今天能杀了她的孩子。她不好过,我就好过多了。”

    海棠真是疯了,仰天大笑两声,卯足了劲儿的就把孩子往地上扔,段小荷身体一软两眼一黑就这么晕了过去。孩子在一边,段小荷在一边,秦锐无法都兼顾到,只能下意识的去抱住段小荷。眼看这孩子就要落地时突然就闯入了两个人,一人穿着盔甲带着满身的血腥味儿,一人打扮利落一脸英气,正是刘三与穆青。

    穆青稳稳把孩子接住,刘三持剑直指秦锐要门,秦锐不得不松了手。海棠还要去夺那孩子,被穆青一脚踹到了墙上去,落在地上弓着身子痛苦的不行。

    这边的秦锐已经还了手,徒手的跟持剑的刘三打了起来。秦锐身上也被刘三伤了好几处,尽管刘三杀红了眼,可他也渐渐的败了下风。身上的血腥味渐浓,他再这样下去会死的!

    穆青心急,又答应了刘三找到人之后会先护着段小荷母女。可这会儿看他打的吃力,动了心的要去帮他。结果这一凑合就让秦锐得了手,竟然又把孩子给抢到了手里,轻松的踏上墙头,就这么消失了。

    “穆青!”

    刘三一声怒吼,把穆青吼得往后一退。是她在路上求了刘三,也是她亲口承诺要护住段小荷母女的,现在孩子又丢了,刘三一定会恨死了自己。

    没有一丝犹豫,刘三抱着段小荷上了马,凭着感觉就追了出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段小荷在颠簸中清醒,吓得一阵慌乱。刘三紧紧将她抱住,低声在她耳边一遍遍的唤着她的名字,她才渐渐的清醒了过来。

    “孩子!”

    “孩子没事儿,被秦锐带走了,我现在去找他,我们一块儿去找他要孩子。”

    段小荷全然没了主意,刚才那一幕是她一辈子的噩梦。她抬头看着环抱着自己的人,意外的发现他的下巴竟然有了一丝裂痕,假面的裂痕。

    京城戒严,除了刚刚被叛党破了的南门,这京城里根本就没人能够出去。可秦锐这会儿在京城里就只能等死,所以刘三判定,他必定是从南门离开了。

    段小荷突然想起秦锐偶然跟她提过,京城外头两里的地方有个别院,当年是他娘最喜欢的地方。刘三又一路追到那处别院,虽然看起来很是落败,但是依旧能够感受到这宅子当初的大气和荣华。

    刘三下马的时候闷哼了一声,段小荷这才想起他身上还有伤。“你……”

    他把她抱下马来,吩咐她在外头好好守着,要是有其他的情况,只管跑,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会带着孩子出来。说完这话,他转身就要进去。

    段小荷把他拉住,“放他一条生路,别叫他再作孽就好。”

    刘三眼底泛起更浓的杀意,段小荷急了。“他所犯下的都是上一辈作的孽而已,他人心不坏,相公,你放他一条生路。”

    他淡漠的看段小荷一眼,转身就进了宅子。

    两个人真真正正的交了手,然而在他刺出致命一剑的时候,秦锐却突然收了手。他虽然收回了几分力气,但是也把他伤的不轻。

    国仇家恨,他自改朝换代灭了家门之后,这四个字已然深深扎根在他的脑海他的意识里。所以他明知自己推翻不了大崇,也还是走了这么一遭。

    秦锐躺在血泊中说,自己烧了皇陵烧了太庙,已经算是解了家仇的恨。国仇就算了,现在国泰民安,他没必要真正的把大崇给推翻。他只是恨自己没早早的认识段小荷,或许只要早这么一两年,他就能断了什么国仇家恨,就不会开弓没有回头箭。

    他无力的笑了笑,“你杀了我吧,为你师傅,为你大哥,为你的妻儿,为被我们杀的人报仇。”

    刘三与秦锐也有兄弟友情,回忆里两人之间也曾有过仗义之举。可刘三心里依旧是恨的,死去的人命不能再重生,这是他最痛苦的事情。听他说起自己大哥和曹猎户,刘三大喊一声,手起剑落。

    他还是听了段小荷的话,留了秦锐一条命,他剑落下时只是挑断了他的手筋和脚筋,叫他这辈子都只能做个废人。

    这般骄傲的偏偏公子从此只能成为一个废人,也算是得了报应了。

    ……

    当刘三抱着孩子出来的时候,段小荷的心才落了地。孩子哇哇大哭,她解开襁褓检查了一番没看见什么伤势,这才相信这孩子是饿了,顾不得别的,当即就解开衣服喂了起来。刘三眼底泛开温柔,看了片刻之后又转头去看着这座破落的宅子。

    段小荷没特地去问秦锐有没有死,只是回去的路上好奇的盯着他的下巴,问他:“你现在既然已经不是文武,干什么还要带着这个人皮假面具?难道你下头那张脸,就这么不能见人么?”

    刘三神色微妙,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嗯,我这张脸还真的不好见人。”

    这最后一个字才说完,刘三就从马上掉了下去,把段小荷吓得够呛。好在回来的路上走得很悠闲,她抱着孩子跳下马,走到他身边时才发觉不对劲。

    刘三腹部的伤口全部裂开,随便一抹都是血水。

    段小荷害怕极了,她一遍遍喊着刘三的名字,就是不见丝毫回应。

    由远而近的马蹄声传来,段小荷抬头,见穆珏带着穆青骑马赶来,穆青惊喊一声,跳下马来扑倒在刘三的身上,穆珏看着紧抱着孩子的段小荷,心里复杂难言。

    刘三被送回了长公主府,段小荷亲力亲为的照顾他。刘三好体格,这么重的伤在第二天下午之后就醒了过来,简直牛逼透了。又疗养了几日,他的脸色明显已经好了许多。

    “你这辈子就真的不愿意脱下这张面具了?”

    “你喜欢的难道就只是我这张脸?我虽然换了一张脸,可我还是我,换了一张脸,你就不喜欢了?”

    段小荷伸手抚上他的脸,默不作声的看着他。

    刘大握着她抚着自己脸的两只纤柔的小手,眼眸里挣扎了片刻。他叫段小荷去准备了些东西,搅和在一起弄了一盆绿油油的汁。

    她就这么看着刘三用洗面奶一样的把那盆绿汁把脸给洗了,片刻之后,就见他从脸上很轻巧的撕下了一片薄如蝉翼的面具来。

    当刘大卸下那层不属于自己的面皮,渐渐的露出了原本属于他自己的面容。段小荷震惊的看着他,他那张微微泛红发肿的脸上赫然被烙上两个字。

    贱、奴。

    段小荷心口一窒,抱着刘三泣不成声。她不知道,原来他竟然受了这种罪!

    刘三笑得很轻巧,他说自己当初去敌军军营做俘虏的时候就被印上了这两个字。当这两个字被印在脸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后悔了。从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是刘三,而成了文武。

    “我这张脸,是不是很丑,我说见不得人了你还不信,我这样走出去,你这长公主的面子往哪里搁。”

    她摇头,“不丑,我相公怎么都好看。两个字而已,要没有这两个字你哪里换的来敌国的降书。你这脸上的两个字换了大崇的安危,值了。我的男人,果真是最有出息的。”

    ……

    抚江村,正是繁花似锦的好时候。

    段小荷拉着小馨儿的手,一笔一划的教她写着字。刘三依旧是戴着那张面具,在前头劈着柴火。旁边的诣修懂事儿的把劈好的柴火都收在一起。

    农家乐外头停了一辆马车,莫晋元搀着抱着个奶娃娃的小郡主从马车上下来,一路走一路念叨着说小郡主想吃她这里的饭菜,这就是要抱着小娃娃的都要来尝一口,简直了!

    小郡主把小娃娃往他怀里一塞,做了个鬼脸就去逗弄小馨儿了。

    外头又是一阵马蹄声,几人回头,见一身玄甲的穆珏从马上下来,英武的模样还跟从前一样。穆珏也不客气,说从边城回来路过这里,就过来讨口酒喝。莫晋元笑话他说莫不是过来看看没娶着的人,登时的被刘三给瞪了一眼。

    几人一笑,相邀着要去喝酒。小郡主把孩子接过来,小馨儿好奇的紧,缠着要看看小娃娃。段小荷笑着把闺女交给了小郡主,自己去拿酒给那几个男人。不经意的就听见莫晋元好奇的问起了秦锐的下落。

    刘三只说了一句话,“海棠在照顾他。”

    段小荷抿唇一笑,忽然又听妹妹段小月在喊自己,“姐,来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