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就蹭蹭不进去

第5章 我就蹭蹭不进去

刘三有些憋屈,娶到手的老婆,怎么还不能碰了。便在那边小声嘀咕着:“有喜饼,被二嫂拿屋里去了。”

    段小荷被心里那口气给呛得差点没喘过来,这刘三看起来老实,人也好欺负,但是这会儿不行了,她段小荷来了,明天就会会那张氏,看看那个女人到底多有能耐。

    她在不大的土炕中间摆了了个枕头当做三八线,土炕就分成了两边。刘三一个高壮的庄稼汉,就这么憋屈的在炕尾缩了一个晚上。

    一晚上提心吊胆,段小荷脑子里全是邪恶的画面。只要刘三那边轻轻翻个身,她都能立马跳起来。

    她这么折腾,刘三也没睡好。他翻了个身,差点没从炕上掉下去。

    看着没心没肺的小媳妇儿,刘三气不打一处来,决心要振振夫纲。这会儿不让碰,他就等人睡着了再上。什么身子弱不让碰,他就蹭蹭不进去。

    已经光混了二十多年的刘三已经是村里的大龄残剩又滞销的禁欲壮男,现在好不容易娶了媳妇儿,还不让摸?还不让碰?

    哪有这个道理!

    天蒙蒙亮的时候段小荷才终于熬不住的沉沉睡了过去,刘三将摆在中间的枕头拿走,轻手轻脚的爬到小媳妇儿身边。

    小媳妇儿虽然是显瘦了些,但是长得怪好看。特别是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灵动的叫人好欢喜。

    村东头的二牛说他媳妇儿胸大。刘三看了自己媳妇儿,没有。

    村西头的大东说他媳妇儿屁股翘。刘三看了自己媳妇儿,也没有。

    隔壁的刘旺整天说他媳妇儿肤白。刘三看了自己媳妇儿,段小荷这样的,算白不?

    有些挫败的收回了手,刘三宽慰自己,小媳妇儿还小,等养大一些就也能胸大屁股翘,肤白貌美了。到时候光凭段小荷的长相,他就胜了。

    这么一想,刘三又心猿意马起来。庆幸她身上穿着的那套红色喜服是能从前头解开的,轻手轻脚的扒了人家的衣服,看着大红色的肚兜,刘三心口狂跳。

    段小荷睡得死沉,浑然不知刘三上下来回的恶手,只觉睡梦中个东西一直在扰人清梦。

    下意识的拍开那只不规矩的手,一个手肘拐了过去,一声闷哼,紧接着她的身体就被人压住,那力气,大的像头牛。

    她嘟囔一句,挥手让人走开。刘三抓着她两只胡乱挥动的小手固定在了头顶,搞出一个任人乱搞的姿势。

    一手又解开了小媳妇儿的肚兜,借着朦胧的月光瞧见平日里在脑子里YY过的各种画面,刘三忍不住的吞了下口水。

    着了魔般的看着身下的媳妇儿,刘三整个人都不好了。松开她的两只手,快速的把自己拔了个干净,低头埋首在她性感的颈窝旁。

    她突然清醒,感觉有什么东西贴在她的脸上,耳边尽是粗重的喘息。她的整个身体都变得僵硬,下意识的狠咬了一口。

    身上的男人一声闷哼,带着某种隐忍。身子一凉,男人撩起她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