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往事

第1章 往事

龙虎山。

    山道。绝壁。

    一个龙精虎猛,满腮虬髭的青年道士靠在崖壁上,无聊地用草梗挖着耳朵,不时的还抬眼瞟一下头顶上的一处洞穴。

    正在这时,一道白光由不远处的泸溪河上电射而来,直奔青年道士所处之地。青年道士骤然警觉,右手砰地在石壁上一拍,硕大的身形直升七八丈,落在上方那洞穴外一块巨大突出的岩石上。岂料那白光也紧跟而至,落在他面前,竟化作一个身材颀长,绝世翩翩的白袍人。

    那道士一见此人,又惊又喜,叫道:“师兄!”

    白袍人面色躁郁,不过见到这个道士,还是展颜道:“是元虎师弟!三十年不见了,你还好?”

    青年道士(元虎)一把将他抱住:“是啊是啊,三十年了!你也还好?”

    白袍人轻轻挣脱元虎的拥抱:“师弟,我要见师父。”

    一听师父二字,元虎陡然色变,连退三步,戟指白袍人,厉声道:“丁顶天!亏你还有面目来见师父!若不是你十四年前投身魔道,师父怎会引咎辞去咱天师道的掌教,来到这忘我崖面壁,一面就是十四年!”

    白袍人(丁顶天)愧疚道:“师弟.……”

    元虎大手一挥:“不要叫俺师弟,你走吧,师父不会见你。”

    丁顶天道:“不!我有天大的要事一定要见师父。”

    元虎哼道:“过了俺这关再说……”说罢双手一分,叱了声“出鞘!”原来元虎背上背有三口神剑,随着叱声脱鞘而出,分青白黄三色飞上半空。

    元虎大吼一声:“无极剑轮!”三口神剑化做三层剑轮,随着元虎的手指旋斩向丁顶天。

    丁顶天识得是师门的“阴阳三才剑”,虽是道门中一等一的神兵利器,但对他来说破去也不过手到擒来的事,然而元虎是他当年在师门中最要好的师弟,实不忍破他数十年苦修的法器,因此只得暗蓄先天雷霆罡气,在身周四外布下一层无形罡盾,来硬受这一击。

    无极剑轮旋斩在无形罡气盾上,激起道道金光,金光化作层层烈焰,消解了剑轮的攻势。罡盾内的丁顶天丝毫未受波及,他向着洞穴大声叫道:“师父!弟子顶天有要事求见!

    话音一落,就听洞内传出一个柔和的声音:“虎儿住手。”

    元虎听了赶忙停止催动剑轮,叱声“归鞘”,剑轮归元,飞回鞘内。

    丁顶天跪在地上,恭声道:“师父,你老人家可安好?”

    洞内说话的正是天师教前任掌教九劫道长,九劫在洞内道:“顶天,你有何要事非见我不可?我说过,我不会再见你的。”

    丁顶天肃然道:“可是师父,弟子的小我幻境出了状况。”

    “哦?”九劫道长讶然道:“小我幻境乃先天所出,虽比不得天上仙境,却也是人间福地洞天,有先天之气佑护,怎会轻易出事?你且讲来。”

    丁顶天道:“一个月前,幻境中突然生出了一株怪树,通体墨黑,生长奇速,三天三夜时间已经径达十丈,高得望不见尽头,弟子曾攀援而上想一探究竟,到了不知几千万丈高处,实抵受不住天外的雨箭风刀,只得退了回来,而那怪树却似还在向虚空疾速蜿蜒生长,无休无止。弟子回到地面,见那树体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磨盘大小的黑洞,如果仔细倾听,洞内隐隐有窃窃私语和鬼嚎悲啼的声音传来。师父知道弟子一向大胆,随即进入黑洞,向下探究,谁知越向下越黑暗,任何可发光的东西在里面似乎都被一种神秘的物质包裹住而发不出光来。”

    元虎插了句嘴:“你就摸着黑下去了?要是俺俺可不敢,两眼一抹黑,娘的,谁知道会撞上啥个东西。”

    丁顶天没理他,接着道:“昏天黑地我向下飘行了不知多久,根本触碰不到尽头,而身体逐渐感觉似被什么东西正在一层层缠绕包裹,我怕被困在这下面无法脱身,连发了数十道雷霆天雷印才破开那束缚,返回了洞外。

    九劫道:“你上天入地,两番探查都无功而返么?”

    丁顶天道:“正是,不过昨天发生了一件更奇异的事,弟子百思不得其解,因此才回来请教师尊。”

    九劫问道:“何事?”

    丁顶天道:“弟子日日都在观察这株怪树,昨天突然发现怪树的枝桠上一夜间竟生满了白色半透明的球囊,球囊内隐约有个象蝙蝠状的东西,我想摘下一个看个明白,谁知此物触手即落,掉在地上化作了脓汁,但随即原来生长的地方又冒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球囊,弟子一时性起,祭起天雷印,打落了成千上万个,均落地化作了脓汁,而断落处那球囊又都重新生出,好似根本灭绝不得。”

    良久,九劫叹了口气:“天降诡异,必有大劫。你快快回去,收了小我幻境,用此符将其封印,埋于四绝之地九丈九尺九寸之下,或可破去此劫。速去!”话音未落,从洞内飞出一道朱砂玉印灵符。

    丁顶天虽为魔道至尊,却也不敢用手触碰符印,只得以衣袖卷住,然后拜别九劫,化作一道白光而去。

    往事二

    崂山太清宫。

    殿外的阶下跪着一个女子,一袭如雪的白衣,头脸也用白纱蒙着,看不清面目,从腰间所束的杏黄色丝绦来看,也是个道家弟子。

    在这女子面前站立着六男一女七个道士,为首一个执着铁拂尘的长须道人沉声道:“傅红莲,你身为我崂山宗的长老,却委身勾结魔帝丁顶天,你还有何话讲?“

    白衣女子垂首道:“弟子有罪,无话可说,请掌教师伯惩处。”

    长须道人哼道:“这么说你毫无悔意,不想改过了?”

    他身旁的道姑见状,忙道:“徒儿,你快快向师伯认罪,从此与那魔头一刀两断,不再来往,或可……或可……”

    傅红莲也不言语,只是摇了摇头,然后低声啜泣起来。

    长须道人喝了声:“五师弟!执法!”

    旁边踱出一个高个道人,对傅红莲道:“傅红莲,你是崂山宗的护法战神,先交出战袍吧。”

    那道姑本是红莲的师父,往日一直对徒儿爱护有加,今见爱徒执迷不悟,将有性命之忧,不由得心如刀绞,含泪道:“莲儿,你现在改悔还来得及!一旦交出战袍就……就来不及了。”说着走到傅红莲身边:“只要你答应师父,与那魔头断绝往来,为师必不惜一切保你周全。”一边说一边将一物悄悄塞入红莲手中。

    长须道人有所警觉,拂尘一甩,千万道银丝暴长七尺,卷住道姑的左臂,横拖出一丈开外,并对一白面道人道:“看住她!”

    白面道人一步跨到道姑身侧,蓄势待发,只要那道姑稍有异动便出手制住。

    红莲一见此景,高呼道:“不要伤害我师父!”右手一抬,从发间拔下一根玉簪,望空一抛,玉簪陡然变大,然后爆裂成千万块碎片,那些碎片如漫天星斗般挪移交错,眨眼功夫化作一件银光闪烁的玉甲战袍,随着红莲的一声娇叱,战袍凭空折叠了三十六扎,变作了一柄古剑,铿地一声插落在长须道人脚前。

    执法道人衣袖一卷收起古剑,喝道:“来人!将背叛师门的傅红莲打入寒风洞。”

    一旁闪过四名执刑道士,各执丈八锁链,四条锁链一抖,灵蛇般缠住红莲的手足,然后四人同时发力一扯,红莲便被扯离地面,横在半空。

    “师姐!”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叫着跑了过来。

    红莲颤声道:“月夜,不要过来!”

    长须道人眉头紧皱,手一挥,一股无形罡气将小女孩凭空送出五六丈外,然后对执法道人道:“打入寒风洞……”话音未落,就听天空中轰隆隆惊雷四起,霎时风起云涌,飞沙走石。

    众人忙抬头看去,一望之下,以长须道人为首,尽皆惊魂色变,只见黑云中一方巨大的青铜古印以泰山压顶之势正当头压落,古印上满是云雷纹,发放出数百道霹雳雷电。

    长须道人一声怒吼,背后长剑嘶鸣出鞘,宛若蛟龙一般迎向巨印。随着一道耀眼的白光,长剑断为两截跌落尘埃,那方古印也倏然缩回云中,然后风停云散,恢复回晴空万里。长剑本是长须道人的本命法器,一经折断,不由得口喷鲜血,伏地不起。

    再看场中被缚的红莲,早已不见了踪影。

    往事三

    明月山千丈崖。

    丁顶天和傅红莲相对而坐,傅红莲不安道:“顶天,和昆仑山枯石大师这一战可不可以推去?那枯石大师三百年道行据说已修成半仙之体,你……”

    丁顶天豪笑道:“管他什么半仙,又能奈我何?既然答应了他,不去岂不是怕了他?你放心,我不伤他性命就是。”正说着,他突然发现右前方飞瀑下的潭溪中一道精光闪过,忙一拉红莲,二人飞下悬崖,落在潭边。

    那道精光还在潭心闪烁,红莲奇道:“是什么?”

    丁顶天道:“最近些时日已经第三次出现了,我倒要看看是何物。”说着腾身掠向潭心,只眨眼功夫就倒掠而回,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他将婴儿放在地上,凝眉道:“这个婴儿怎会无端出现在水潭中?必是妖孽。”

    红莲见了这小婴儿,甚是喜爱,道:“分明是个乳子,怎会是妖孽?”

    丁顶天摇头:“不然,最近怪事太多,不得不防,还是打杀了吧。”

    话音还未落,婴儿眉心处精光闪动,飞出一物,迎风变大,却是个水晶玲珑塔,这晶塔直奔向丁顶天面门而来,丁顶天不曾防备,竟被晶塔钻入了眉心中。

    不过转瞬间,晶塔又从他泥丸宫穿出,飞回婴儿的眉心,隐入其内。那婴孩混似什么事未发生过,不停伸手蹬脚,咿咿啊啊。

    红莲大惊失色,忙道:“你怎么样?”

    丁顶天楞了一下,摇摇头:“没什么异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娃娃什么来历?”

    红莲道:“不管怎样,枯石之约先不要去了,咱们查看一下此物有没有伤到你。”

    丁顶天傲然一笑:“一个乳子焉能伤得了我魔帝?你小心看好这个娃娃,待我三日后回来在做处置。”说罢,化作一道白光向西而去。

    可是丁顶天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连同枯石大师也从此没了音讯。魔道没有了丁顶天,一时群魔无首,互相倾轧,在八年后,才由魔道六王中的妖人王再次统一了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