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怎么是你?

第5章 怎么是你?

和煦的朝阳为东府郡的灵杰道院带来了崭新的一天,与往日不同,今天整个道院的前院都被打扫得焕然一新,许多常年在后山各峰修行的长老也纷纷来到前院准备起来,毕竟明天就是他们道院两年半一次招收新弟子的大日子,若是能碰上个资质好的,也方便早点笼络啊。

    道院里的人都忙活起来了,道院外的人就更忙了,虽然说灵杰道院要到明日辰时才会开启山门,但许许多多的家长却是在今天一大早就带着孩子赶了过来,寅时未过,道院外的所有停车位就几乎都停满了。

    不过这些人并不是记错了时日,而是来替自己的孩子们采买需要的用品,毕竟这一来东府郡的灵杰道院是少有的几处没有内部坊市的道院,二来整个东府郡三分之二卖修炼用品的店铺都在这儿,而且还物美价廉,所以凡是新生入学的时候,这里都会迎来一次客流巅峰。

    如此巨大的客流量自然也是让道院外的几条商街生意格外的火爆,许多平日里卖不掉的丹药和法宝不出半个时辰就都已经脱销了,好几家店龄长的大铺子更是因为半天就把所有的存货都卖光了只得关门歇业,就这样都有许多人来问下午还能不能来买东西。

    当然,有些店关门歇业是因为无货可卖,有些店关门停业则纯粹只是图个清静,在最为古老陈旧的那条商街中最尽头的那条小巷里,有家名为随缘的小店就是如此,接连打发走了十个客人之后,寒林毫不犹豫的挂上了“歇业中”的牌子,端着茶杯躺回了自制的太师椅上。

    “就觉得当初那个家伙有问题,不然怎么可能连价都不回就把合同签了,原来是赶上这道院招收弟子的时候了,倒也是个嫌麻烦的家伙啊,不过这东府郡灵杰道院也是,人家其他的都允许院内开设坊市,怎么就这家死活不行呢,知不知道修行讲究的是财法侣地啊。”

    不过抱怨归抱怨,某真仙也没有想去找那个原房主和中介刘河的麻烦,毕竟“银钱收讫,财货两清”的道理他还是懂得,而且自己说来也不算走眼,这一个月总共也就来了十二个客人,除了今天来的那十个算是突发情况之外,倒也着实清静,只要撑过这两天应该就没事了。

    “不过这里的人还真挺不识货的,只认‘聚气丹’‘洗髓丹’这类低级有害丹药,对于‘开阳锻体丹’‘紫心培元丹’这些大世界里公认的修炼初期无损灵丹妙药一点都不感冒,就连‘一转金丹’都没听过,唉,难道我们三教在这幻元世界连一点传承都没留下吗?”

    虽然寒林心中有诸多无奈,也没有把这些太放在心上,毕竟三界这么大,大小世界又这么多,偶尔有些地方关注不到也是很正常的,与其关注这些还不如玩会儿手机呢,虽然幻元世界的手机上没有太多的功能,但令他惊喜的是这里居然能有剧看,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可惜啊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许多不凑巧,正当他沉浸于手机上那部仙侠恋爱剧的悲情桥段之时,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忽然传进了他的耳朵,关键是外面那人敲一次还不算完,竟然连着敲了六次,硬生生的把他从剧情里给敲了出来!

    这可把某真仙气得够呛,想都不想的放下手机冲门外嚷嚷道:“谁啊,敲什么敲啊,没看见今天打烊了吗,要买东西明儿个再来!”

    门外,背着双肩包穿着一身紫色宽松运动服的唐子怡不禁打了个寒颤,刚要再敲门的纤纤玉手也忍不住想要缩回来,可想起之前自己去其余那些店铺借宿的经历,想起那些冷漠的女老板和不怀好意的男老板,她的手就忍不住又一次的放在了门板上。

    “这是最后一家了,如果这家店的老板也不是好人的话,今晚恐怕只能找个避风一点的地方将就了。”

    想到这里,她又一次用力的敲起门来。

    “咚咚咚~~”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行了行了,别敲了,马上来了!”

    遭受了如此严重的噪音轰炸,寒林只得无奈的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太师椅,一边向门口走一边说道:“我说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不是告诉你今天不营业的吗,干嘛那么执着啊,再说这儿有这么多商店,你干嘛非要敲我的门...怎么是你啊!”

    虽然门外的小姑娘跟之前那副雍容华贵的打扮完全不一样,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害他从洛弋郡连夜飞到东府郡的女孩,别的不说,那只绣球还在他的万象镯里放着呢,什么情况啊这是,追到这儿来要绣球啊,幻元世界的姑娘都这么执着的吗?

    看到寒林的那一刻,唐子怡先是一愣,而后忽然哭着笑了起来,毫不顾忌的扑进了寒林的怀里,喃喃低语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我们之间是有缘分的,是有缘分的!”

    寒林:“???????”

    “本仙是谁,本仙在哪儿,本仙在干什么?”

    仙识扫过那躺在自己太师椅上看着自己背影时不时傻笑的漂亮女孩,烹茶中的寒林心中划过无数最朴素的三连问,若非他跟月老交情深厚且心知二师兄绝不敢拿自己的姻缘开玩笑的话,恐怕此刻某真仙早就忍不住飞到天庭姻缘殿里去看看是不是有仙对自己动了什么手脚。

    沏了一杯东府郡特有的四方叶端给女孩,寒林随手扯过一把红木椅子坐下:“所以,按你刚才的说法,这次来东府郡灵杰道院修炼的事情是你自己私下决定的,你家里人并不知道,对吗?”

    “嗯,我是趁他们不注意偷跑出来的,为了防止他们查到我的去向,这一路我都是御物飞到东府郡,整整用了大半个月才到这里。”

    唐子怡此时已经从激动的情绪中缓过来了许多,不过一想到这是她第一次单独跟对方聊天,白如凝玉的小脸上不禁有些泛红,自己刚才是不是有点太主动了,他会不会误会自己其实是来找他的,毕竟事情实在是太巧了,他,会生气吗?

    女孩没有猜错,寒林此刻的确是有一丝的不悦,但原因却并不是女孩想的那样,之所以生气完全是因为他预感到自己恐怕已经卷进一个大麻烦里了。

    “不对啊,我记得宿州和兴州是相邻的,这个女孩既然要跑为什么不跑远一点呢,而且这灵杰道院每个州都有,而且也都是一个时间开山门纳新,干嘛偏来这一座啊?”

    想到这里,寒林忍不住开口试探道:“呃,姑娘啊,为什么你一定要来这所灵杰道院呢……”

    “有人推荐我来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纱衣长裙的蒙面姐姐,在我成人礼那天她说我资质很好,并且推荐了这所灵杰道院给我,说在这儿修炼会有很大收获。”唐子怡略有呆萌的说道,身为一个长期被家族完美保护的大小姐,她的内心格外的单纯。

    “白衣长裙还蒙面,呵呵,原来是你在算计本仙,也罢,你的地盘你老大,我惹不起送走总可以吧!”

    想到这里,寒林立刻开口道:“姑娘……”

    “公子,你别叫我姑娘了,我叫唐子怡,你叫我子怡就好了。”

    唐子怡说着抿了一口茶,当茶水入口之时,她那双原本略有红肿的眼睛瞬间一亮:“好香的茶啊,前辈,这是什么茶啊。”

    “没什么,东府郡的四方叶而已,呃,唐姑娘啊,鉴于咱们还没那么熟,我就暂且这么称呼你吧,个人认为啊,你还是跟家里联系一下吧,你的父母一定很着急,再说了回家……”

    寒林说着话忽然感觉有自身周遭出现了一股冥冥之力,这力量虽然轻柔但却对自己非常排斥,似乎要将自己挤出这个世界,见此,他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天道之灵,你给本座等着!”

    “公子,你怎么了,为什么说着说着话突然就停下了,不舒服吗?”唐子怡强忍着心中的落寞开口,她虽然涉世不深,但从对方的前半句里却能很明显的听出对方是在劝自己回家。

    “没事没事,我刚才是想说,回家不回家无所谓,你总得跟你父母报个平安吧,否则万一他们报了官不就不好了嘛,”寒林勉强的笑着说,“对了,你今后是要住在道院里吧,女孩子一个人在外可得注意安全啊。”

    话落,那股冥冥之力瞬间烟消云散,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那个,公子,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唐子怡掰着手指,红着小脸轻声问道。

    “什么事啊,说来听听。”寒林可不敢轻易答应,他现在已经认定对方绝对是天道之灵故意送过来的,凡是她的请求必定非同小可。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了,就是我这次出来的时候没带多少灵石,所以……”

    “借钱啊,没问题,我也是个有点积蓄的人,这样,一会儿我用手机的‘划划花’给你先划一千下品灵石过去,你先用着,不够了再来问我要。”寒林感觉心中一块石头瞬间落地了,老话说得好啊,能用钱解决的那都不是事,不能用钱解决的才都是大事!

    然而唐子怡却轻轻地晃了晃小脑袋,抬起通红的小脸说道:“公子,我不是想借钱,我想问一下你能不能让我住在这里,我,我不会白住的,店里的工作和家里的家务我都可以干!”

    “哈,不是,唐小姐啊,这个事情嘛……”

    寒林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感觉之前那股消散的力量又一次的回来了,它居然又回来了,真是欺仙太甚,欺仙太甚了!

    “公子,你不用为难,如果不行的话我不会勉强你的,不过如果你是怕别人说闲话的话就不用担心了,”唐子怡玩着手指说,“毕竟是你拿到了我的绣球,所以按照承诺,我已经是你的未婚妻了。”

    得,他怎么忘了还有这茬,现在想起那个古怪的绣球,寒林忽然有一种破案了的感觉,不过就在此时,一道灵光突然自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呃,唐姑娘啊,你误会了,我到不是怕别人说闲话,你想住在这里也可以,不过也得答应我一件事。”寒林神秘的说道。

    “真的吗,那公子你能先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吗?”唐子怡虽然心中高兴地不得了但还是没有忘了最基本的商业沟通技巧。

    对此寒林倒也没有生气,反而十分温和地说道:“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是一名结丹修士了,到了我这个境界,婚姻是小,修炼是大,所以如果你答应我从今往后那绣球婚约作废的话,我就答应让你住在这里,如何?”

    话落,寒林将自己的仙识发散到空中传音道:“最低条件,不行的话即可一拍两散,大不了我回去闭死关!”

    片刻过后,一个很不情愿的声音传了过来:“善!”

    得到了这个的回答,寒林心满意足的收回了仙识,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且脸上不知为何有些遗憾的唐子怡,他虽然心中感觉有些愧疚但却并不想改口,毕竟这多出条姻缘线可比多出十条普通因果线还要难办,

    过了半响后,唐子怡方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那好吧,不过公子,我们以后可以先从朋友做起吗?”

    “呃,这个倒是无妨。”寒林对这些倒不在意,毕竟没事的时候有个小朋友陪自己聊聊天也是挺不错的。

    “真的吗,那,那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唐子怡瞬间感觉又有了一丝希望的光芒。

    寒林看着对方神情的转变,虽已把对方的心思猜的七七八八,但念及对方的情绪现在波动不小倒也没有点破,反而笑着点了点头道:“可以啊,我姓寒名林,寒冷的寒,森林的林。”

    “寒林,秋冬之林,好有意境的名字啊,那今后就请你多多指教了,寒林公子。”

    “不用客气,唐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