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狠人一个

第3章 狠人一个

红毛吓得面如土色,这家伙是真狠呀,头像捣蒜一样在桌子上磕着:“爷,大爷,饶了我吧,我哪个手指头都不想掉。”

    “那不行,今天必须得要你一根指头。”韩凯说着把匕首比在了红毛的拇指上。

    “小指,小指。”红毛这是真的吓坏了,拇指要是被切掉了,这只手就算废了,还是小指吧,就算切了也不影响什么。

    “好,就依你。”韩凯说到做到,匕首一划,红毛一声惨叫,一根小手指便已经被切了下来,鲜血顿时顺着手指淌在了桌子上,屋子里的人全都惊呆了。

    韩凯松了手,两只眼睛狼一样的盯着手依然被钉在桌子上的绿毛:“手机呢?”

    绿毛此时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连忙把另一只手里的手机放在了桌子上,韩凯这才一伸手把筷子从他的手掌上拔了出来,从桌上撕了张纸巾擦了擦上边的血,对听到动静已经从里边跑出来在那里瞪着俩眼的李大奎说:“粘了点狗血,洗洗还能用。”

    李大奎此时早愣在了那里,愕然的点了点头,韩凯又对落落招了招手:“小姑娘,你过来。”

    落落此时早已吓得躲在李婶的怀里不敢动弹,听到他的话并没有过来,还是李婶看出他没有恶意,推了下她,她这才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

    韩凯把桌上的手机拨了过去:“手机是你的了,把刚才拍你的照片删了,换张卡就可以用了。”绿毛此时哪里还敢说什么,只是忙着用袖子包着自己的手掌。

    落落犹豫了一下才从桌上抓过手机,飞快的调出照片删了,却并没有要电话,而是把它又扔在了桌子上。

    “大爷,我们可以走了吗?”红毛一边捂着自己的手,一边盯着桌上的那根断指,战战兢兢的问韩凯。

    “把拿人家老板的钱都还给人家就可以滚了!”韩凯并不想和他们多纠缠,但是他不愿意看着这些人欺负老实人。

    三个人哪里还敢多说,红毛连忙把口袋里还没暖热的钱又掏了出来,李大奎犹豫了一下才伸手接了过来,李婶却连忙拦着死活不让接。

    “以前的呢?都吐出来。”韩凯没有那么好打发,从刚才的对话中他知道这几个家伙这个月已经来了三次了。

    红毛咬咬牙,把身上的钱包掏了出来,把里边的钱全部倒在了桌子上,韩凯没有说话,红毛很聪明的把绿毛和板寸头身上的钱也全部搜了出来,一一摆在桌上,看起来大概也有个五六千块钱的样子。

    “好了,滚吧。”韩凯这才松了口,三个人互相搀扶着连滚带爬的便滚了出去。

    这几个人刚一出去,李大奎就连忙对韩凯说:“兄弟,今天谢谢你了,但是这几个人都是这里的流氓,今天你打了他们,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还是赶快走吧,要是他们带人回来可就走不了了。”这个忠厚的李大奎只想着让韩凯赶快离开这里,却没有想过他走了后,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

    “没事了,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你越是让着他他就越是欺负你,只要你硬起来,谁还敢欺负咱们?”韩凯本来打算走的,但是听到他这句话,心里却是多了个想法,要是自己走了岂不是连累这两口子了。想到这里干脆也不走了,说:“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不能让他们找你的麻烦。”

    李大奎苦笑着说:“你还是走吧,我也把这门关了,得罪了这些人我这饭馆也开不了了,索性我也一走了之。”

    韩凯摇摇头说:“算了,我们都不走,我就不信了,这邪还能压得了正了?”说着把桌上的一堆钱往李大奎面前一推:“你把这些钱收起来吧,这都是他们欠你的。”

    李大奎那里肯收,说:“你替我出了气我就很感激了,怎么还能要这钱呢,还是你拿着吧。”

    李大奎坚持要往韩凯兜里塞,但却怎么也推不动他的胳膊,无奈只好作罢,不过并没有作罢,还是拉着韩凯的胳膊说:“兄弟,钱你不要就算了,但是你今天帮了哥哥,哥哥怎么说也得请你喝酒才是,要不人家该笑话我了。管他们一会要怎么样,我们先喝他一回再说。”

    韩凯哈哈一笑说:“大哥,你这就对了,来,我们先喝上,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李大奎脸上顿时露出憨厚的笑容,说:“你先坐着,我去给落落下碗面条,她爸还在医院等着送饭呢。媳妇儿,先给大兄弟弄几个凉菜,整几瓶啤酒先喝着。”

    李婶看他两个铁了心要喝酒,也不再说什么,连忙去盛了几盘小菜,又从冰箱里拿了几瓶冰镇啤酒拿了过来。李大奎则是回后厨拉面条去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落落这时候也怯生生的走到他面前,突然给他鞠了一躬,这个动作吓了韩凯一跳,想伸手拦着却觉得不方便,嘴里说着:“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落落鞠了一躬后,怯生生的说:“大叔,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言下之意还是感谢韩凯刚才从流氓手里夺下了手机,才没有让偷拍自己的照片流出去。

    韩凯看了落落一眼,这才发现这个小姑娘面目清秀,再过几年一定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不过现在在学校也是校花一级的了。只不过脸色有些苍白,看来还是刚才吓着了。

    “没事,没吓着你吧?”韩凯笑着问了句,却觉得自己脸有点发烧。丫的,当了几年兵变得这么没出息了,和一个小女孩说句话也会脸红。韩凯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自己。

    “没,谢谢你大叔。”落落笑笑摇头否认。

    “落落,你也没吃饭吧,来,先坐这里吃点面,然后李叔再给你爸下面条。”李大奎说着话已经端着几碗面过来了。

    落落摇摇头说:“不用了李叔,我还是先给我爸送去吧。”

    “那样也好,老宁在医院一定等急了,就先让落落送回去吧。”李婶知道她家里的情况,就没有勉强她,端起两碗面倒进了落落的饭盒里,又提回去在后厨多挖了几块肉放进去。

    “李叔李婶,大叔再见。”落落接过饭盒,礼貌的和他们说了声再见,李婶又叫住她,又硬塞给她一兜烧饼,落落咬咬牙提着出去了。转身的一刹那,韩凯留意到她的眼睛里噙了一滴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