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回村

第5章回村

火车到站了,孙玉明拍了拍靠在自己肩膀睡着了的孟小白。

    “到站了?”

    处在睡醒状态的孟小白,看上去,有点娇憨可人。孙玉明差点没忍住,一口亲上去。还好及时止住了这样的念头,如果有一天能够娶到孟小白,也是风风光光的八抬大轿,而不是趁着孟小白意志脆弱的时候。

    “嗯,到了青阳县了。”

    “你家在青阳县啊?”

    孟小白的反应,让孙玉明有些担心,她似乎知道青阳县。

    这里可真是穷的让人心痛,即使是县城,比发达地区的乡镇还不如。孙玉明有些后悔,之前就该提前和孟小白说一下情况。一个女人跑到大城市,不就是为了生活好一些。

    这下好了,自己武断的把孟小白带到青阳县这种穷乡僻壤,真是不应该。

    “嗯。”

    “我有个高中同学的外婆就在青阳县,听说这里可美了。”

    孟小白像个白痴一样,头上都转着星星。

    孙玉明没敢说什么,这里确实很美。到处都是青山绿水,方圆几百里,都看不到工厂的影子,高楼大厦更不用谈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五年前的记忆。孙玉明也不知道自己的家乡,如今发展的怎么样,之前听老爹说政府大力推动青阳县的经济发展,现在可跟五年前大不一样。

    每年春节赶集,一不小心都容易在纵横交错的马路上迷失方向。

    这话,孙玉明也就听听,没有当真。老爹是个庄稼人,哪见过真正的大城市是个什么样子,从出生到现在,去过最繁华的地方也就青阳县城。

    出了站,孙玉明突然发现都有些不认识了。

    以前,这里可是一片裸露在外面的土地,要是冬天吹大风,到处都是风尘。

    而现在,他看到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广场,四周还安装了路灯,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真的不敢相信这些。

    “小弟,你们家乡可真不错,都快赶上大城市了!”

    听到孟小白的称赞,孙玉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下车的时候,还担心孟小白会被这里的贫穷吓到,现在安心了许多。

    “姐,要是喜欢这,以后就在这里生活。”

    “好啊,等到小弟以后结了婚,生了孩子,姐帮你带。”

    本是一句无意的话,却让两个人都突然沉默了。孙玉明是会结婚,也想有孩子,可他希望自己的妻子是孟小白,而不是别人。

    当然,这些事对于现在的孙玉明而言,太早。他连怎么养活自己,都没有底,拿什么结婚生孩子。

    “我不想结婚!”

    孙玉明突然说了一句,随后轻轻的握住孟小白的手。很明显的能够感受到,孟小白缩了一下,不过孙玉明没有放开,反而握的更紧,让孟小白都有些疼。

    虽然如此,孟小白心里还是暖暖的。即使孙玉明不说出来,她也能够感受到,这个傻小子八成是喜欢上自己了。女人的第六感,根本不需要证据,特别准。

    然而短暂的幸福感过去之后,孟小白有些担心。很多事情,她都没有告诉孙玉明。她并没有真正的离婚,而是逃出来的,之前开网吧,为了不让别人看不起,才编了这样一个谎言。

    这辈子,自己应该是不可能和孙玉明有什么结果。

    孙玉明并不知道孟小白心里想什么,他还觉得自己很勇敢,已经迈出了他和孟小白之间的第一步,可以牵手。虽然知道孟小白是个离过婚的女人,他也不在乎。

    就像老爹说的,咱村里的娃,没有那么多的讲究。能有个姑娘看得上,就算祖坟上冒青烟。

    青阳县城很漂亮,真的如同老爹说的那样。很可惜,孙玉明没有时间陪着孟小白在这里多看看,他要尽早的赶回家里,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未来。

    “姐,车来了。”

    “嗯。”

    坐在中巴车上,人很多。只不过随着走走停停,车里的人越来越少,直到只剩下司机和孙玉明以及孟小白。

    “到终点站了。”

    听了司机的提醒,孙玉明牵着孟小白的手下了车。

    在车上,孙玉明发现孟小白有些疑惑,因为所有的人都下了车,怎么孙玉明还没到。一直等,一直等,到了终点站,才下了车。

    “姐,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孙玉明突然转身,很严肃的看着孟小白。

    “嗯,姐听着。”

    “我家很穷,村里也很穷,县城漂亮,可是我得告诉你,双鱼村可能让你接受不了。”

    孟小白眨了眨眼睛,心里有点想笑。这个笨蛋,我都跟你走到这里,难道还怕穷。只不过,这话她没说出来。

    “你是想把姐一个人扔在这荒山野岭是吧?”

    “没没没......”

    孙玉明听到这句话,急的脸都红了。他可一点没这意思,反而是为了让孟小白明白,自己不是个故意隐瞒真相的骗子。

    “知道啦!姐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哪有那么金贵,只要能有一口饭吃,姐就知足了。”

    “放心吧!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饿着。”

    认真起来的孙玉明,特别可爱,有点傻,又有点较真。孟小白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屁孩,在他身边,总觉得很踏实,虽然不会说什么花言巧语,可是值得信任。

    如果当初自己能够遇到这样的男人,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样子。

    在车站门口,孙玉明特意找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要是自己一个人,接下来的二十多里的山路,靠着两只脚就能走回去。

    可他身边还有孟小白,自己能吃苦,可不能委屈了小白姐。

    坐在三轮车上,孟小白突然觉得这里没有那么差,到处都能够看到青山,现在都快过年了,还能看到一片片墨绿色的松树林,让人的心情都好了许多。还有稍微平坦点地方,积了一洼又一洼的小池塘,远远看上去,就像无数面镜子一样。

    “小伙子,你是双鱼村的人吧?”

    三路车的司机,大概是觉得没人说话,有些无聊,突然找了个话头。

    “师傅,你怎么知道的?”

    孙玉明有些奇怪,这条路可不仅仅只是通往自己老家双鱼村,还有隔壁好几个村子。

    “看样子,你应该出去好几年没回来了。除了双羊村,其他几个村子都整体搬迁到镇上去了,只剩下一个双鱼村。”

    “哦。为什么我们村不一起搬过去?”

    “你们村人太多,成本大,政府没有那么多钱,估计再过几年也会搬迁的。”

    孙玉明听了司机的话,心里有些失落。原本一样贫穷的邻村都有了出路,唯独生他养他的双鱼村还要继续为了生存而挣扎。这个世界上,总有许多的不公平。

    老话说得好,吃山山空,靠树树倒,最终能够依赖的人,只有自己,即使有人能够拉你一把,也不能保证一辈子。

    孟小白看到孙玉明的情绪有些低落,轻轻的握了握他的手。这个时候,孙玉明需要一点力量,让他知道,还有人需要他去努力和奋斗,千万不能丧失了信心。

    “我看这里山清水秀的,以后肯定能够发展起来。”

    司机点了点头,笑着说。

    “姑娘,你是小伙子女朋友吧?一看就是城里人,精气神都跟我们乡下人不一样。”

    “是吗?我也是村里人。”

    孙玉明发现孟小白没有去否认司机的问题,而是把重点放在了后半段。

    司机哈哈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觉得孟小白在跟自己开玩笑,穿的衣服就能够看得出来,不是村里人,加上脸上的皮肤都快嫩的出水,司机说啥也不信是村里人。

    真要说,孟小白还真不是村里人,而是住在小镇上。之所以那么说,是想减轻对孙玉明的压力。

    三轮车开了两个多小时,总算到了一个山口,一条若隐若现的泥土路,坑坑洼洼,还有些积水冻成了冰。

    “下面的路,我车子就不去了,就在这下车吧。”

    司机停了车,孙玉明点了点头。眼前的那条路确实没办法走,能够送到这里,已经算是万幸了。五年前,估计一个小时之前,就没法让三轮车开过来。

    “谢谢师傅,给您车费。”

    “算了,你们年轻人在外面闯荡也不容易,我还是双鱼村的女婿呢,今天高兴,这钱就算了。”

    “那可不行。”

    孙玉明把钱强塞到司机手里,随后立马就拉着孟小白的手转身离开。每个人挣钱都不容易,即使孙玉明不是有钱人,也不能因此而放弃做人的原则。

    山路十八弯,或许并不足以去描述眼前这条通往双鱼村的小山路,不仅曲折,两边都是高耸而立的大山涯壁,如果不是植物茂密,一下雨,就容易出现泥石流。

    之前走在新修不久的水泥路上,真的踏上山路,孟小白还是有些吃惊。孙玉明能那么的吃苦耐劳,应该和从小生长的环境密切相关。

    “姐,我背你吧?”

    才走了一百多米山路,孙玉明发现孟小白有些不适应。她穿着一双三厘米的高跟鞋,加上前些日子下了一场雪,到处都是湿滑的泥土,若不是今天的气温低,结了冰,肯定一踩就是一个坑。

    孙玉明的意见,没有被孟小白采纳。

    “再走一阵,姐实在没力气,你在背。”

    “嗯,好。”

    孟小白没敢把话说死,她不知道从这里距离孙玉明家的村子到底还有多远,如果路真的很远,她可能真的需要孙玉明背着。

    两人就这样牵着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似乎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快静止。

    孙玉明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孟小白身上,生怕她崴了脚。无意看了一眼路边的松树,突然发现,他的眼睛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松树,还能看到树干里的年轮。隔着树皮,都能看见松树的年轮,这简直就是千古奇闻。

    不仅如此,松树哪里有虫子,同样一目了然。

    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同样的情况。

    孙玉明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心里突然想起脑海里的聚宝盆,多半是因为它,才会有这样的改变。趁着孟小白没注意,孙玉明捡起一块石头,脑海里突然出现石头里面所含有的金属成分,连地上的泥土都同样如此,甚至连适合种植什么植物,都出现一幅幅的山水画出来。

    发现了这样的奇异功能之后,孙玉明心里激动的说不出话。可是一激动,再看这些东西,又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有平心静气的去观察,才会有这样疯狂的场景出现。

    “哎呀!”

    由于过于专注自己的奇异功能,一时之间忘记照顾孟小白,突然脚下一滑,孟小白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多亏孙玉明眼疾手快,听到声音之后立刻伸手去揽住孟小白的苗条的腰肢。按说孙玉明动作再快,也至于如此迅速,两人可隔着一米多的距离。

    可很奇怪,孙玉明的速度就像鬼魅一般,稍稍用力,整个人“嗖”一下,就闪了过去。

    “脚崴了。”

    孟小白被孙玉明揽着腰,心都快蹦出来。特别是看着孙玉明那张像刀劈斧砍一般棱角分明的脸庞,突然有些迷离,她觉得孙玉明似乎和从前不太一样,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特别迷人的男人气质。

    这样的感觉,只有心细的女人才会察觉,孙玉明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姐,上来,我背你。”

    孙玉明小心翼翼的放了手,山里的温度太低,也不好脱鞋脱袜去看看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背着孟小白赶紧回到家,然后再看看。

    “能行吗?”

    孟小白还是有些犹豫,自己走了几步路就喘的不行。孙玉明还要背着自己,肯定更加的困难。虽然孟小白一米六八的个头,却只有一百斤。

    孙玉明也顾不上许多,直接蹲下身子,双手向后一抱,孟小白被推向自己的背上,刚起身,突然感觉背后有两个软软的东西,特别是孟小白搂着自己脖子的时候,那种感觉更是清晰。

    想了一下,孙玉明突然意识到什么,脸刷一下就红了,跟喝醉了酒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