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第261章

“静儿,你要记得,夜家人有夜家人的身份,也有夜家人生来的职责。不管你做什么事,都要牢记自己是夜家人,千万别丢了夜家人的脸面,做了不和夜家人身份的事情。”

    无论过了多久,夜静儿依旧记得五岁的时候父亲跟自己的谈话。她记得,那时候父亲脸上的神情是严肃而泰然的神情,那种神情,由内而外散发而出的是一种身为夜家人的自豪和骄傲。五岁的她,根本不懂“夜家人”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但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必须变得足够优秀才配得上“夜家人”这三个字。

    六岁的时候,夜静儿在父亲的带领下去参观了军区的一次大型演戏。跟一般上报的演习不同,这次的演习是属于机密的,如果不是因为夜静儿夜家人的身份,完全没可能进入。这场演习代表了华夏国最高的科技水平,除此之外,那些军人严谨肃然的气势还有敏捷矫健的身手,都在她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家之后,夜静儿第一次向父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做一个军人!

    从六岁开始,之后的日子里,夜静儿的生活都在军区度过。从六岁到二十六岁,夜静儿在这片寂寥但是严谨凶悍的土地上,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二十年。

    二十年的时间,她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小丫头变成了军区有名的女将。她的巾帼不让须眉,她的身手,她的优秀,足以让所有人侧目。而没有人知道,这样一个从六岁开始生命中除了训练就没有其他东西的女孩子,是夜家人!

    夜家,在华夏国是守护神的代称,更是名利权势的代名词。连同国家主席,在夜家人面前都会收起国家领导人的气势。燕京的四大家族,在夜家人面前,就跟市井小民一般,没有任何可比性。别说是比较,甚至于连提起夜家这两个字,都是某些位高权重的人才有的权利。

    夜静儿的生活里只有训练,自从懂得了夜家人三个字代表着什么之后,她更是一门心思放在工作上,除了家人,其他事情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军队中,追求她的暗恋她的人何其多,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主动表白,甚至于仅仅是跟她说上一句话,都要鼓上半辈子的勇气。这是一个优秀到连男人都只能仰望,并会不由自主自惭形秽的女人。

    出现在夜静儿生活中的男人,除了家人之外,还有一个人,一个她不知道名字的人。那件事,发生在她二十岁的时候,那时候的她,刚刚加入青龙,成为一名超级特种兵队员。

    在一次任务中,为了逮捕流窜到国内的某个恐怖分子,她伪装成一个酒吧的服务生去寻找下手的机会。夜家人的美貌,跟他所代表的权势是成正比的。二十岁,更是少女一生之中最灿烂最美丽的年华。虽然常年在部队中训练,但是夜静儿的皮肤依旧白皙嫩滑,五官精致,再加上那种天生的贵气和冷然,竟然比电视上的玉女明星还要美得惊人。

    这样一个服务生,出现在混乱鱼龙混杂的酒吧里,简直就是掉进狼窝里的小绵羊,引得无数兽类荷尔蒙急速上升,看着夜静儿的眼神就像是看砧板上的肉一样,蠢蠢欲动的。在夜静儿出现之后,整个酒吧里的气氛都被炒热了好几十度,所有人的钛合金狗眼都比以前亮了不知多少。

    身为众人注目焦点的夜静儿倒是要坦然很多,她并没有为了吸引注意力而故意露出甜美笑容之类的,她的神情就是冷淡的,眼神清澈得看不到任何污垢。但就是这样,才更让那些男人们心里头痒痒的,恨不得一亲芳泽。

    夜静儿在这间酒吧待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在这一个星期内,酒吧的业务上升了近五十个百分点。其中骚扰表白的人物在五十个以上,不死心的更是不知道多少。很快,周边一条街都知道这间叫媚色的酒吧里来了个超级漂亮的服务生。

    夜静儿一面忍受着周遭那些恶心的目光,一面不留痕迹地打量着门口的方向。按照之前得到的消息,今天的话会有一个跟那个恐怖分子接头的人出现。只有找到那个人,才能顺藤摸瓜,找到任务对象。

    果不其然,在晚上十点左右的时间,一群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三四个保镖拥着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走了进来。进来之后没有半点停顿直接走向了楼上的包间。

    半个小时后,夜静儿端着酒水果盘之类的东西敲开了那间包厢的门。

    包厢里坐着十来个人,除了之前的三四个保镖外,还有五六个穿着黑西装的守在旁边,包厢门口也守着几个。阵势看起来跟国家领导人出席一样。

    夜静儿在走进去之后,并没有抬头看坐在最中间的人,只是安静地将果盘酒水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等到把东西放好后,朝众人鞠了一躬,转身就准备走了。只是在鞠躬的时候,一张秀美如画的脸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在做完这些之后,夜静儿拿起餐盘往外走去。

    但是,还不等她走到门外,后面就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站住。”

    夜静儿浑身一僵,迟疑了片刻,但还是乖乖地站住,慢慢回头,清澈的水眸看向那个出声叫住自己的男人。

    那是一个大概四十岁的男人,鼻梁被切掉了一半,一道横过两颊的刀疤让整张脸看起来格外骇然阴冷。那双眼睛,就像是蓄势待发吐着芯子的毒舌一样,被盯上的人只会觉得浑身发寒没有其他的表现。只是一眼,她就认出,这个人,就是她的任务对象,从Y国逃跑的恐怖分子头子。

    对方认真地打量着她,特别是那张精致无瑕疵的脸,再从上而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几遍,巨冷的眼神才慢慢变得热切起来:“你是这里的服务生?叫什么名字?”

    夜静儿一直面无表情的脸在这一刻终于带上了一种紧张的恐怖,连声音都是怯怯的:“妗……妗儿。”

    这样清脆清冷却带着畏怯的声音显然满足了男人的大男人思想,直接朝夜静儿招招手:“过来。”

    夜静儿并没有乖乖走过去,而是站在原地,用一双无垢的眼神怯生生地瞅着对方:“我……”

    “过来。”男人一见对方不听话,脸色立马冷了下来。

    夜静儿整个人抖了一下,低下头,怯生生地走了过去。

    在这顺当,夜静儿听到其中一个男人说着:“大哥,怎么?对这个妞感兴趣?”

    那个刀疤男只是盯着夜静儿不说话,但是他的表现说明了一切。

    等到夜静儿快要走近的时候,男人突然伸手,一把拉住她的手,一用力。夜静儿踉跄之下直接倒进了对方的怀里。扑鼻而来的尽是男人浓重的香水味和烟草味,夜静儿掩去眼底的厌恶,白皙的小脸迅速染上潮红,挣扎着就要站起来:“对……对不起……”

    但是她的挣扎在男人看来就跟叫唤的小猫咪一样,毫无杀伤力,仅仅是一个用力得拥抱就成功让对方止声:“闭嘴。不然的话,老子现在就办了你。”

    夜静儿被吓得小脸苍白,什么话都没说。

    但是好在男人只是搂着她,并没有直接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但是他们也没有聊什么很机密的话题,只是喝着了先聊着近况。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概两分钟的时间,就被门外的敲门声打破了。

    几乎是敲门声一起,这两个男人就站了起来,夜静儿也被直接推到一边。

    “怎么回事?”

    长期在危险线上跟阎王赛跑的人,对于危险有着惊人的直觉力。只是这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就够这些人警觉了。几乎是同时的,就听到其中一个男人对刀疤男说道:“大哥,你先走。有什么事的话咱们下次再继续。”

    刀疤男没有犹豫就同意了手下的提议,现在他的处境很危险,要是稍微不注意的话就要栽了。看着趴在沙发上的那个女孩,男人迟疑了下,最终还是决定性命要紧,美色什么的扔在一边就行了。

    就在他们准备分两批撤退的时候,之前的敲门声瞬间变成了踹门声。只不过两三下的速度,门就被人从外面踹开了。一群人涌了进来:“站住,我们是警察。”

    几乎是同时的,之前还趴在沙发上的夜静儿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时候有了动作,只见她突然一个转身,一把扣住那个刀疤男的脖子,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正抵着他颈动脉的位置:“所有人放下枪,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个意外显然出乎那些人的意料之外,就连刀疤男,都是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女孩。之前明明还是个娇弱的小白兔,怎么突然就变成彪悍的女王了呢?

    “你是……”

    夜静儿冷眸一眯:“闭嘴。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在老大被制服的情况下,其他人只能选择束手就擒。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就在所有人都放松了防备的情况下,那个最开始就被夜静儿盯着的接头男突然拿起枪对着夜静儿开枪了。

    但是,就在枪响之前,站在男人旁边的一个保镖突然一脚将他踹飞。子弹也险险地擦着夜静儿的脸颊飞过,如果没有那个突然出现的保镖的话,那一枪就是直接将她解决了。

    饶是夜静儿再胆大,这一刻也感觉到心惊。

    下意识地回头,然后她就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慢慢抬起头来,一张普通却散发出奇特魅力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男人身材颀长,但看起来有点瘦弱,嘴角噙笑的,眼神温和,看起来就像个温雅的书生一样:“小妹妹,下次可要小心点,别这么粗心了哦。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后背留给别人,就算是队友,也要选择信得过且有实力的对手才行。”

    男人说着,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那些脸色难看的警察们。紧接着,他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匕首,随意一扔,紧接着整个人就直接朝着窗户往下一跃。

    “抱歉啊,这个是我的任务对象,我先解决了。要是给你们惹麻烦了,请不要介意呀!”

    动作之快,就算是身为青龙队员的夜静儿都有些回不过神来。至于他说的那句话,一直到夜静儿回过神发现本来被自己制住的刀疤男正缓缓下滑的时候才醒悟过来。对方的后脑勺上,插着一把匕首,正是之前男人随意丢出的那把。

    夜静儿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久久地回不过神来。

    等到回到基地,通过找关系她终于再次见到了那把匕首。在匕首之下,她看到了一个精致的小纂字体—G!

    很久之后,夜静儿才知道,这个G,代表的就是国际杀手界正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而那次,也是的第一个S级任务,也就是解决掉那个恐怖分子头子。他从Y国一直跟到华夏国,直接到伪装成那个接头男的保镖,才终于找到下手的机会,至于之间救了夜静儿一面,那就是意外了。

    等到之后再次见面,再次见到这个面容普通却带着个人魅力的男人,夜静儿的生活中,多了一个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