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苏醒

第3章 苏醒

“痛……”躺在病床上上的宁安安轻呼出声,随着一声轻呼双眼也缓缓的睁开。

    窗口处有极强的阳光照射进病房里,睁开双眼的宁安安有些不适应阳光的强度,眼睛半眯着又合上,最后再次慢慢的睁开。

    印入眼帘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床单被套,凡是双眼能看到的地方都是一片白色,唯有窗外一棵高过窗户的大树一片金黄,树上还挂着为数不多未落完的落叶。此时,应该是深秋。

    这是什么地方?

    她这是在哪里?

    宁安安的心中闪过无数过疑问,为什么印入眼帘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啊……”

    轻轻一动就觉得浑身上下都痛,头更加是像要爆炸一样,宁安安不由得轻呼出声。

    “安安,我的孩子,你总算是醒了。”一个关切的声音突然响起,然后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宁安安的眼中。

    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宁安安一时之间忘记了反应,眼前出现的妇人竟然是她的妈妈,段氏,她那个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

    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宁安安的手有些无力的缓缓的抬起来,想要抚一抚妇人的脸,最后却是缓慢的垂了下去。她的妈妈早已经去世多年,早就在她进入宁家的第一年就发生车祸去世了,她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到她的妈妈了。

    意识十分的清楚,可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逼真了,眼前的身影不像是在梦里,像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双眼怔怔的看着,宁安安最终忍不住轻呼出声:“妈妈……”

    宁安安轻呼了一声,泪水却早已经决堤而出……

    宁安安的妈妈就在她进入宁家的第一年就发生了车祸,本来她一直以为那只是一段单纯的车祸,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听到宁淑贤母女的对话她才知道,原本那场车祸根本就不是什么意外,而是宁淑贤的妈妈故意为之,可是当宁安安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她已经没有机会报仇了。

    “安安,你这样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段氏地声音带着焦急的响起来,手也抚上宁安安的头,并轻轻的按摩着。

    “你……我……”宁安安一时吃惊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是好,因为妈妈是真实存在的,此时正在摸着她的脸。

    “你这是怎么了?”段氏有些担心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宁安安,以为宁安安是哪里不舒服。

    “我这是在哪里?”宁安安有些吃力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妈妈明明已经去世了,为什么现在会陪在她的身边?

    “你这孩子,一觉醒来像是把什么都忘记了似的。三天前你跟同学一起去采风,结果不小心摔下了山坡,摔到了头,这都已经昏睡了三天了。”段氏笑看着宁安安。女儿昏睡的这三天里她可是三天三夜没合眼的照顾着,现在女儿好不容易醒来了,她那一颗悬着的心也总算是可以落地了,不过心里又有了另一层担心。宁安安一醒来后就一直奇怪的看着她,然后说话也好像说不太利索了,段氏在心里想着她的女儿是不是被摔到了脑子?

    “什么?”宁安安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妈妈,这明明是无数年前的桥段了,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大学毕业呢。

    突然。

    宁安安的脑中闪过无数的画面,那些得了是曾经她所曾经过的画面,甚至她知道自已曾经疯过。

    看着自己的妈妈又联想着脑中的画面,宁安安的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脑中所有的画面闪完的时候,宁安安有些不敢确定的看着自己的妈妈,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中午十二点,怎么了?”段氏不理解宁安安干嘛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有些担心的看着宁安安,不知道宁安安是不是被摔傻了。

    “我是问是那一年?”宁安安有些焦急的看着眼前的妈妈,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去世了的妈妈会出现在她的面前,而她现在又为什么会经历着多年前的事情,她脑中的画面又是怎么回事?

    “2005年,你到底是怎么了?”段氏被宁安安的行为吓到,以为宁安安是被摔到了脑子摔傻了,忙准备去叫医生来。

    2005年,那就是十年前。

    宁安安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竟然回到了十年前,她竟然重生了。看着眼前的母亲,再看看满房间的白色,宁安安不知道是喜是悲。

    脑中的画面清晰而明了,宁安安好像明白了什么,可是却又像是什么都不明白。

    宁安安有些无力的躺回床上,让自己的妈妈先出去。看着妈妈走出去宁安安恨不得放声大哭,她竟然回到了十年前,她竟然回到了妈妈的身边。前世的记忆不停的在宁安安的脑中回放着,折磨得宁安安头痛欲裂。

    此时的宁安安真的很想放声大哭,可是病房是那样的狭小,一旁还住着其他的病人,而她的妈妈此时正在病房门外,她不能哭。

    宁安安有些不安的盯着病房里的一切,有些惶恐的看着这里陌生的一切,她的心里害怕极了,她害怕一眨眼自己就会变成那个被父亲利用、被妹妹陷害、被丈夫抛弃的废人,她害怕回到当初,她害怕历史会重演,但是想到她憎恶的人此时正活得好好的,她就恨不得着立刻冲到那此人的面前狠狠的来上一刀,不,应该是千万万剐。

    只要一想到宁淑贤和陈俊宇活得好好的,此时说不定正过着大小姐大少爷的生活,宁安安就狠得牙痒痒。她曾经了那么多,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凭什么那两人还能快活的活着,凭什么?

    病房里。

    宁安安靠在床上任凭眼中的泪水肆意,宣泄过情绪后她慢慢的平静下来。

    前世她以为只要努力的做好自己,努力的去帮助别人就会得到别人的认可,就会得到所有人的喜欢,可是直到后来她才明白,原本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镜花水月罢了,她的善良换不回任何人的真心,她的努力换不回任何人的肯定。

    她被父亲无情的利用,被自己的丈夫无情的抛弃,被自己视为好妹妹的宁淑贤陷害。

    现在,既然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宁安安靠在病床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既然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么她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总有一天,前世今生的账,她会向那些人,一个一个的全部讨回来,总有一天,她宁安安要让那些人知道,利用别人的善良与真心是要付出代价的。

    靠在病床上的宁安安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凶狠,她绝对不会放过那些利用过她的人,她一定一定要将前世的债一笔一笔和那些人算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