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开门,查水表 下

第2章 开门,查水表 下

次奥,进入警局,那还不成了你们砧板上的鱼肉,别说是顶罪,就算你们说我要谋反,我也得乖乖的签字画押啊!

    不行,必须得把事情闹大,闹得所有的人都知道,闹得他们无法遮掩的地步,他们才会有所顾忌,才不敢乱来!

    刹那间,零的脑海里,快速的闪过了应对的法子,扯开了嗓门,歇斯底里的嚎叫起来:“我没有杀人,我不去警局,去了被你们用刑,没有罪也得乖乖的认罪!”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要是死了,她就得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从此以后,她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生了病没人照顾,老了没人赡养,她还怎么活得下去啊!

    你们这是要把我们母子两往死路上逼啊!”

    零拼命的挣扎着,像是个无助的小孩一样,抓住街坊领居,拼命的嚎哭道:“各位大叔大婶,你们相信我能杀死十二个混混吗!我是被冤枉的,你们要帮我做主啊!

    大叔,别愣着啊,赶紧拿出你的手机,把现场拍下来,传到网上,再弄个最大、最醒目的标题,好让全国的人民,都知道我是被冤枉的,是被抓去顶罪的!”

    零哭得稀里哗啦的,眼泪鼻涕都已经分不清了,唯有他那洪亮的嗓门,杀猪般在大街小巷上回荡着。

    警员看着越围越多的人群,看着他们眼中逐渐闪现的怒火,不由的有些发怵:“你放手,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别哭了,乖乖的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

    还有你们,把手机给我收起来,要是让我看到你们在网上发的视频,你们就等着坐牢吧!”

    “我们穷人,什么都没有,干着最累的活,拿着最微薄的工资,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能有一口饭吃,能够安安稳稳的活下去吗!

    如今你们连我们最后一点生存的权利都要剥夺,你们还有人性吗!”

    次奥,小样,你想来硬的,没有那么简单,看大爷我如何发动群众的力量,活活把你们淹死!

    眼见所有的街坊邻居不断的靠拢过来,将此地围得水泄不通,零更加卖力的哭喊着,煽风点火道:“今天是我,明天又会是哪个街巷的兄弟!

    你们知道真正的杀人凶手是谁,却不敢去抓他们,反而要拿我们这些无权无势,无依无靠的贫民去顶罪,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

    你们真将我们当成了猪圈里的牲口,想杀就杀吗!”

    “不能让他们把人带走!”

    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顿时像是一颗烟头扔进了炸药堆里,引起了爆炸式的连锁反应。

    “你们警察局凭什么抓人,就凭一个混混的举报!”

    “就是,你们又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凭什么要一个十四岁的小孩,扛起杀死十二条人命的责任!”

    “你们自己也有小孩,难道就不怕有一天,自家的小孩也被人抓去顶罪吗!”

    “静一静,静一静!”

    那警员高举着手,大声的呵斥道:“我们只是要请……零,到警局录一下口供,没有其他的意思!”

    “为什么非要到警局,有什么问题,不可以在这里问吗!”

    零高声的反驳道:“还是说,在这里,当着那么多街坊邻居的面,你们不好动用私刑!”

    “你给我闭嘴!凭你污蔑警务人员这一点,你就必须乖乖的跟我回警局一趟!”

    那警员被零气得七窍生烟,本来很容易的一件差事,那就是直接把零拉到警局,到时候用他的拇指在文件上按个指印,呈交给城主,十二条人命的大案,就算是破了。

    让他想不到的是,零竟然会如此的滑头,大喊大叫,弄得人尽皆知,眼下反而让他有点骑虎难下。

    再加上零不断的扇阴风,点鬼火,撩拨群众对他的意见,顿时让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抡起了大手,直接朝着零的嘴巴掌掴过去。

    “啪!”

    一声脆响,使得全场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挨打的人自然不是零,纵使零如今的身体再虚弱,可他毕竟是修习过国术的练家子,在警员的肩膀晃动时,他就料到了警员打算使用暴力。

    于是周身一团,整个人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猴子,从一米七的个子,一下缩到了不足一米的地步,顺利的使警员的大手,从他的脑袋上扇了过去,重重的抽在他背后的房东太太,达科塔脸上。

    “老娘被毁容了,你这杀千刀的!”

    达科塔顿时不干了,口中不断的嚎叫着,张牙舞爪的朝着警员扑了过去,伸手在他的脸上乱抓乱挠。

    零蹲在地上,趁机撇起一脚,重重的踹在警员的小腿骨上,发出咔吧的一声闷响,竟是硬生生的将警员腿骨给踹断了。

    从缩身成团,再到起脚踹人,一气呵成,迅如闪电。

    这两招,前面是形意十二形中猴形身法,后面的踹腿,则是最为阴狠毒辣的黄狗撒尿,出腿隐蔽快捷,令人防不胜防。

    警员吃了零一脚,身体失去了平衡,口中发出一声嚎叫,整个人往前倾倒,额头正好撞在达科塔的鼻梁上,撞得她鼻血横流,踉跄倒地。

    这一下,等于是捅了马蜂窝!

    那群贫民本就窝着一肚子的火,看到警员动手扇了达科塔一个耳光,已经有几个年强力壮的忍不住撸起了袖子,只是被旁边的亲人拉住了。

    现在看到达科塔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任谁也忍不住了。

    “打死他们!”

    零捏着嗓子起哄着,出手就是一记形意炮拳,势大力沉的砸在警员的胸膛上,将他砸得口吐鲜血。

    这也就是零如今的身体太过单薄,如果换做以前的身体,光是这一记炮拳,就足以将警员的胸骨砸断、砸碎!

    零只是打了一拳,那两个警员就被愤怒的群众淹没了。

    至于他们的下场,零没有心思去看,反而是抽身退了出去,悄悄的回到房间里,关起了房门。

    昨天的干架,是两个帮派之间,对于南街地盘的争夺引起的。

    当时里维斯忽悠他,说是带他出去历练一下,开开眼界,壮壮胆,且许诺过他,如果受伤了,事后会给他医药费和安家费,没想到真正的目的,是想找他当替死鬼。

    如果刚才被带走,零简直不敢相信,十二条人命背在身上,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下场!

    “里维斯!你******的,彻底把我给惹毛了!”

    零低声默默的念叨着,口中像是含着一枚铜钱般,以至于他所发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一种金属特有的冰冷和质感:“没有人可以把我卖了,还让我给他数钞票的!欠了我的,你得千百倍的还回来!”

    对于拳师来说,他们的人生之中,只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概,从来都不懂得,什么叫做息事宁人,委曲求全!

    零在房间里到处翻找着,房间并不大,一房一厅一卫一阳台,只有七十平方。

    房间是他的卧室,大厅是他母亲丽贝卡的卧室,阳台还要肩负起厨房的责任。

    零到了阳台上,抓起剩余的面包就往嘴里塞,他必须尽快的恢复体力。

    因为这里的事情,很快就会被里维斯那班混混,还有警察局的人知道,他们没有抓到人,没有达到目的,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零要做的,就是抢在他们前面,杀鸡儆猴!

    零静静的盯着砧板上的菜刀,菜刀的刀侧上,倒映着他那张略显稚嫩、憔悴的脸庞,以及他的目光之中,那厮无法遏制的冰冷杀意。

    将所有的面包全部吞下,零慢慢的伸出手,想要拿起那把菜刀,可是他的手却在不断的颤抖着,毕竟他很清楚,拿起这把菜刀之后,所要干的是什么事情!

    他的手,终于握在了菜刀上,只是却觉那把不过几斤重的菜刀,此刻却像是变得异常的沉重,如同大山一般,难以撼动!

    那,是生命的重量!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后,零终于松开手,从碗篮里抄起了一把叉子,在菜刀的刀锋上不断的磨砺着,直至叉头变得尖锐起来,这才藏到了口袋里,走出了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