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魔法

第5章 魔法

南街的路灯,很昏,很暗,就像是穷人的命运一样,什么时候熄灭,永远不会有人去在意,去理会。

    不过这也给了零一个完美的掩饰环境,要不然以他胸口的血迹,让人看见,又将是一件难以善了的事情。

    “帅哥,去玩吗?”

    黑暗之中,小巷的转口处,走出一位穿着十分暴露的小姐,自来熟的缠了过来。

    “看清楚,我是女的!”

    零不想节外生枝,尖着嗓子怒骂了一句,摆脱小姐的纠缠,加快脚步,快速的消失在小巷里。

    远处的楼房全部熄了灯火,只有一间小出租屋,依旧亮着一盏暖黄的灯,房门打开着,有着温暖柔和的光芒,如水般倾泻在附近的地面上,在漆黑寂寞的夜晚里,铺展出一道通往光明的坦途。

    看到那盏灯,看到那一扇倒映在黑暗之中的光之门廊,零忽的感到心中一阵温暖舒适,就像是泡在温泉之中,从肉体到灵魂,都得到了一种释放和舒畅。

    那盏灯,是为他一人而亮的!

    “我回来了!”

    走进房门的时候,零的脚步变得非常的轻盈,像是怕惊醒熟睡之中的人儿,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刻意压得很低。

    “你的伤还没好,怎么又出去鬼混,难道你就不能吸取一下教训吗!昨天你差点被活活打死,今天都有警察找上门来了,你怎么还不知悔改……”

    丽贝卡听到关门的声音,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数落,等她转过身时,看到陌生的人影,不由疑惑道:“你是……”

    “是我!”

    零扭开了斗篷大衣的扣子,胸口流出的鲜血,把肌肤和大衣粘结在一起,脱下来时牵动了伤口,疼得他皱起了双眉。

    伤口虽然看起来血淋淋的,但只是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修养几天也就没事了。

    “你受伤了?”

    虽然零的脸上画的花花绿绿,可丽贝卡还是认出了他,看到他胸口的伤痕,顿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把拉住他的手就要往外走:“快跟我到医院去!”

    “不能去医院!”

    这是零第一次打量丽贝卡,眼前的女人,头发显得有些斑白,脸上充满了皱纹,看起来足有五十多岁,可是零很清楚,她的实际年龄,只有三十三岁。

    正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得了一种怪病,衰老得特别的快,所以她和零,才会被弗洛克城的四大家族之一,贝克莱家族抛弃。

    也正是因此,零才会从荣华享受的生活,跌落到如今衣食堪忧的地步,因为受不了这种打击,想要重回那种富贵奢侈的生活,他才会懵懂无知的跑出去混社团。

    “放心,咱就算再穷,也得先给你把伤治好!”

    零起初还想挣开丽贝卡的手,毕竟在他心里,还没有将丽贝卡当成自己的母亲,可是听到她发自肺腑的话,零忽然不想挣扎了,贪婪的享受着这种无私的关爱。

    “我刚杀了里维斯,去医院的话就完了!”

    “什么……”

    丽贝卡不敢相信的盯着零,然后像是听闻了什么噩耗一样,颓然的坐倒在地,浑身开始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来:“你,你杀人了……”

    零点了点头,如实道:“嗯,杀了三个!”

    丽贝卡的声音带着颤抖,带着伤心,带着绝望,轻声的呢喃道:“……你为什么要杀人!”

    “因为里维斯不死,死的那个就是我!”

    零冷静的解释道:“他买通了奥德诺警员,要我充当替罪羊,背上十二条人命,我除了被直接处死,没有任何的活路。”

    “我早就跟你说过,千万不要跟那群流氓痞子混到一起,你就是不听,就是不听!”

    丽贝卡终于回过神来,从地上站起,拼命的捶打着零的胳膊,那架势看着很疯癫,可实际上她并没有使力,至少零一点也感觉不到疼,反而觉得像是给他按摩一样。

    捶打了一会儿,丽贝卡终于停歇了下来,心丧若死道:“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一切有妈给你处理,你先去睡觉!”

    丽贝卡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零有条不絮的把脱下来的胸罩和大衣,放进了一只塑料桶里,然后找出一个脸盆,盛满水,把塑料桶放到脸盆里,撒上一些油,掏出一支打火机,在塑料桶里点燃了那件大衣。

    “这是妈的银行卡,密码是,里面还有八千块钱,你省着点花!”

    丽贝卡红着双眼,将银行卡交给零,道:“以后妈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不要再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出去找一份工作,有手有脚的,肯定不会饿死……”

    “……妈!”

    零已经明白丽贝卡要做什么了,只觉体内的血液和情绪,像是烧开的沸水,突突的跳动着,终于跳出了咽喉,自然而然的喊出了那个字。

    “你想替我顶罪?!”

    “是妈不好,没有好好的教育你,这才让你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妈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

    “不需要负起什么责任,我们都没有错!”

    零低下头,看着桶内燃烧的大衣,道:“里维斯是南街有名的混混,昨天刚刚砍死了迪塞尔七个兄弟,今晚遭到迪塞尔的报复是很正常的!

    而且,我今晚一直都在家里,没有出门,警方没有任何的人证物证,证明是我干的!”

    “你,你……”

    丽贝卡的目光,死死的停留在零身上,忽然之间,她觉得这个儿子,跟她印象之中那个不懂事的小孩,有着很大的区别。

    明明是同一个人,可是说话的语气,做事的方法,却大相迥异,判若两人。

    “妈,已经很晚了,你该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呢!明天,我也要出去找工作了!”

    丽贝卡有些患得患失道:“真的没有人知道吗?”

    “不会有人知道的!”

    零看着桶内烧成了焦灰的大衣,闻着那股刺鼻的焦臭味,胸有成竹道:“哪怕就是你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零将脸盆里的水倒进塑料桶里,然后提着塑料桶,将焦灰倒进马桶里,按水冲了下去:“就算有人相信,也找不到给我定罪的证据!”

    “……你也早点睡,记得你今晚说过的话,明天就要出去找工作。”

    听着马桶哗啦啦的声响,丽贝卡终于放心的回房了。

    “今晚,可能不用睡了!还是找点事情来做吧!”

    零全然没有半分睡意,今天是他第一次杀了人,他的精神正处于一种十分亢奋和不安的状态,生怕睡着以后,会有亡魂来找他索命。

    “先查一查魔法的资料吧。魔法……”

    零念叨着按住了房间内一个黑色盒子的开关,立刻有一道立体的屏幕,虚浮在房间里。

    那是一种极为先进的魔法产品,功用相当于零认识之中的电脑。

    手指在虚空轻轻的触摸着,输入魔法两个字符之后,屏幕立刻闪烁变幻,拉出了一连串的信息。

    “魔法共有祭祀魔法和自由魔法两大类。祭祀魔法,即为祭祀宙斯等十二主神的魔法师,须得由教堂主教,赐下神力作为魔种,才能成为祭祀魔法师。”

    零兴奋的浏览着屏幕上的信息,即便脑海之中早就有了相关的记忆,可是当亲眼确认时,他还是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自由魔法,与游离在空中的各种魔能产生共鸣,藉此吸纳魔能入体作为魔种,成为自由魔法师!

    须得先到凤凰帝国首都,菲尼克斯城的魔法图书中心,缴纳费用一百万……”

    零像是遭到了非礼的小姑娘,高声尖叫了起来:“次奥,一百万,你******跟我说笑吧!

    缴纳费用一百万才能进入图书馆,任由自由魔种进行挑选,一旦没有任何魔种与之产生共鸣,则无法成为自由魔法师。”

    “失败之后,缴纳的费用,图书馆概不退还!”

    零的嘴角微微的抽搐着,心底哇凉哇凉的,对于**丝而言,一百万可以说是个天文数字了:“坑爹呢,你妈的就是高富帅也经不起这么挥霍的!”

    零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抱怨成为魔法师的代价太过高昂时,里维斯别墅之中却多了一男一女。

    那女人长得十分的妩媚娇艳,此刻正蹲在里维斯的尸体旁,低声哭泣道:“哥哥,你放心,不管是谁杀了你,他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莱纳,弗雷亚家族是弗洛克城的四大家族之一,主宰着整片南区,凭你们的实力,想要找出杀死我哥的凶手,替他报仇,应该不难吧!”

    男子的嘴角微微的扬起,露出邪魅的笑容,道:“杰西,小事一桩而已,这就要看你今晚的功夫,能不能让我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