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猪瘦了,成功了

第3章猪瘦了,成功了

刘芒心念一动,四下扫了一圈,见没人,便翻墙跳了进去。

    皮万山怕狗,所以家里自然不会有狗护院。

    贴着墙根,刘芒就溜到猪圈前,探头往里一看,好家伙,这头猪可真够肥的了。

    刘芒嘴角裂开了一个坏笑,随即从兜里摸出那粒浅颜色的药丸,随手扔进了猪食槽里。

    猪的天性就是吃,肥大的猪头猛地插进了猪食槽里一口将那粒药丸吞下,吧唧吧唧的吃的还挺香。

    刘芒并不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反而认为自己在试药的同时还挽救了这头猪,如果它真的瘦了,那它的寿命也就延长了。

    离开皮万山家猪圈,刘芒的心情很不错,他坚信皮万山家的那头肥猪很快就会瘦了下来。

    当然,这是给猪吃,如果换做人来服用,刚才那粒药丸的剂量就有些大了,至于分解成几小粒还得等明天的效果出来再说。

    村口小卖店。

    刘芒迈步走了进去,站到玻璃柜台前,朝着正在那描眉的张翠花说道;“翠花婶,给我来包烟。”

    张翠花是下洼子村唯一一家小卖店的老板娘,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寡妇,背地里人们都叫她风骚张。

    至于真骚假骚刘芒不知道,从来也没听说过她跟村里哪个爷们传出过绯闻。

    “呦,小芒子,啥时候出来的,呵呵。”

    张翠花急忙放下手里的小镜子和眉笔站了起来。

    刘芒挠了挠后脑勺,“昨天出来的。”

    张翠花笑呵呵的伸手从柜台里摸出了一盒云烟,随后递给了刘芒;“拿去抽,婶子请你。既然出来了,就好好干,没啥丢人的,呵呵。”

    刘芒跟张翠花也没有客气,伸手拿过烟,“谢谢翠花婶。”

    这时,张翠花往门外瞄了一眼,随即小声对刘芒说;“芒子,小雪要定婚了你知道不?”

    听到这个消息,刘芒再一次遭受了打击,原本他只是以为夏小雪嫌弃他穷,又蹲过监狱,这才跟自己提出分手的。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要跟别人定婚了,这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翠花婶,小雪定婚的对象是谁你知道不?”刘芒一脸平静的问道,实则心里是翻江倒海,杀人的心都有了。

    张翠花见刘芒的反应不大,诧异的问了句;“你咋不生气呢?”

    刘芒苦涩的笑了笑,道;“我跟夏小雪分手了,没什么好生气的,只是好奇她会跟谁定婚。”

    张翠花“哦”了一声,说道;“是北镇副镇长的儿子赖得兴。”

    赖得兴!

    刘芒大脑瞬间被冰冻。

    一年前刘芒就是把他的腿打断了才蹲的大狱。当时就是因为他死皮赖脸的纠缠着夏小雪,刘芒才会冲冠一怒为红颜。

    这一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雪怎么会答应嫁给赖得兴那个败家子?

    刘芒想不通。

    张翠花接下来的一句话点醒了他。

    “芒子你也别上火,谁让人家老子是副镇长呢。”

    刘芒抹了一把脸,“副镇长多鸡毛,,以后给老子提携都不配。”

    张翠花愕然的看着刘芒走出了小卖店。

    刘芒的心情糟糕透了,他没有回家,而是跑到村子后头的秃山上发泄了一弃,天擦黑才下山回家。

    吃完晚饭,刘芒早早就躺下了。山上的发泄让他冷静了下来,他明白生气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又不能拿刀去捅了赖得兴,即使捅死赖得兴,肯定还会出现千千万万个赖得兴,可自己的命却只有一条。

    想要出气,就只能让自己变得强大。

    这一夜刘芒翻过调过去,很晚才睡着。

    一觉刘芒睡到了中午,刘光辉也没有叫他,一个人下地干农活了。

    从炕上爬了起来,刘芒连脸都没洗,穿上鞋子就去了皮万山家。

    烈日炎炎之下,村小道上根本没有人走动,刘芒翻墙跳进了皮万山家后院,然后快步走到了猪圈前往里一看,顿时心中大喜。

    这猪明显照比昨天瘦了一大圈,刘芒估计少说得掉了三十斤。

    试药成功的喜悦冲淡了他心中的阴霾,这一刻,什么夏小雪赖得兴,通通是有多远滚多远。

    就在他打算离开之际,忽听屋中有人说话,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刘芒给听到了。

    “春没你的屁股真白,真有弹性。”

    “你那也不小,都赶上擀面杖了。”

    随后便没了声音。

    刘芒迈出的腿急忙收了回来,心说,女的肯定是柳春梅了,可那男的也不是皮万山…王刚!…草,怎么会是他。

    王刚是村小学的体育老师,人高马大,标准的肌肉男。

    娘的,没想到王刚那小子的口味这么重,柳春梅都快赶上他妈了。

    刘芒心里有点犯恶心,拔腿就要走,可没走出两步,他又停下了,脑子里回荡着刚刚王刚说的那句话——屁股真白,真有弹性。

    柳春梅是个笨五十的老女人,不过保养的确实不错,脸上不细看根本不看到皱纹。

    刘芒来了兴趣,嘴角闪过一抹坏笑,随即高抬腿轻落步就溜到了后窗户台下。

    柳春梅的胆子也真够大,大白天的在家招男人也不说挂个窗帘遮挡一下。

    转念又一想,要是真挂了窗帘自己还看个屁啊。

    他在窗台底下蹲了一会儿,竖起耳朵往屋里听…

    啪啪的肉搏声是不绝于耳,听的刘芒抓心挠肝的。

    他屏住呼吸挺起了身,将头探过窗台,目光就进到了屋中…

    王刚真不愧是体育老师,体魄就是棒,把柳春梅这个大老娘们搞的死去活来的。

    足足能有半个多小时,俩人才算是彻底的消停了下来,王刚躺在炕上抽了一根烟,随后穿上了裤子伸手拍打了一下柳春梅的屁股,坏笑道;“慢慢回味吧,我先走了。”

    柳春梅恋恋不舍的说道;“小王,后天晚上9点我去你哪,别忘了。”

    王刚坏笑着点了下头,随后奔后窗户走来。

    刘芒吓的一哆嗦,急忙蹲下身,然后快速爬进了芸豆架里藏了起来。

    王刚跳出后窗户然后翻墙头走了。

    刘芒在芸豆架眯了十来分钟,刚想动身离开,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了,吓的他没敢动。

    时间不大,脚步声在他面前芸豆架的另一边停下了,随即他就看到白花花的一大团。

    透过缝隙,刘芒看清楚了那白花花的一大团是何物,正是柳春梅的白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