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焕发青春的老村长

第4章焕发青春的老村长

刘芒离开了皮万山家,耳朵里还不断回荡着柳春梅放尿时的哗哗声…

    回到家,刘光辉已经干完农活回来了。

    看着心不在焉的儿子,刘光辉诧异的问道;“芒子,你咋了?”

    刘芒这才收回神儿,“哦,没、没咋。”

    刘光辉吧唧吧唧的抽了两口烟,随后问道;“是不是听说夏家要跟赖家结亲的事了…”

    其实,刘芒心不在焉是在回想着柳春梅那白白的屁股,根本没想夏小雪跟赖得兴定婚的事,不过刘光辉这么问了,也只好就坡下驴。

    “哦,听翠花婶说了。”

    “哎…都怪老爸没能耐…”

    刘光辉重重的叹了口气。

    刘芒可不想自己家再因为夏小雪出现什么变故了,他急忙劝解起刘光辉。

    “爸,夏小雪我已经不喜欢了,她爱跟谁结婚就跟谁结婚。以后等我到山庄上班了,再给你找个比夏小雪还漂亮的儿媳妇。”

    “漂亮顶啥用。”刘光辉一瞪眼,“主要得能过日子,娶个花瓶回来当摆设啊。”

    刘芒满口答应,哄的刘光辉心情大好。

    下午,刘光辉出去打牌了。

    刘芒把屋门一关,开始炼制减肥药。

    这回他将药丸的个头缩小到之前的十分之一,比小米粒还要小上一圈。

    一百粒足够了。

    刘芒把炼制好的药粒装进了罐头瓶子里,然后找了个阴凉处藏好。

    接下来他要试的是壮阳药,这种药就不能拿动物试了,必须得是一个男人,而且还得是个那方面不给力的男人。

    推开门走了出去,刘芒在村里溜达了起来,心里盘算着试药的最佳人选。

    这时,迎面正撞到了皮万山。

    刘芒眼前一亮,回想起那天在苞米地里看到的一幕,皮万山就是试药的最佳人选。

    正好,皮万山朝他招了招手,他急忙小跑了过去。

    皮万山摆出村长的姿态,对刘芒说道;“芒子,出来了就得好好做人,不能自暴自弃。光辉找过我了,我舍出老脸去了一趟山庄,把你工作的事给落实了,最迟下周一你就可以去报到上班。”

    此刻的皮万山嫣然一副良心村长的模样。

    刘芒心里清楚,还不是老爸给使了钱,不然他会那么好心。

    当然,心里想的不能说出来,而且还得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

    “谢谢村长,我会努力工作的。”

    皮万山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就要走。刘芒急忙拦道;“村长,我还有点事想跟你说,嘿嘿。”

    皮万山疑惑的看着刘芒,问道;“啥事说吧,能帮你解决的一定帮你解决…”

    刘芒左右看看,见没人便低声对皮万山说道;“村长,我在监狱里认识一个老中医,他给我了个偏方,专管男人那方面的,不但能增粗增大,最主要的还能延长时间。”

    听到这话皮万山来了兴趣,村长的架子瞬间放了下来,他把刘芒拉到了一旁背人的地方,然后仔细问道;“芒子,你说的可是真的?那偏方真的那么好使?”

    刘芒点了点头,“必须必的好使,要是不好使我哪敢跟您说啊…”

    皮万山脸上露出了荡笑,忙向刘芒讨要。

    ……

    看着皮万山兴匆匆离去的背影,刘芒嘴角闪过一抹坏笑,随后他在后面一路尾随,他要亲眼见证药的效果。

    皮万山哪也没去,直接回了家,这挺出乎刘芒的意料的。

    转到后院,四下里看了一眼,然后翻墙而过,轻车熟路的就到了后窗台下。

    一开始听到的是柳春梅抱怨家里的猪无缘无故的瘦了一大圈,埋怨皮万山买的猪饲料有问题。

    皮万山随口说,明天去找卖猪饲料的问问。

    静了能有一两分钟,柳春梅突然开口问道;“老皮,你吃的是啥玩应。”

    皮万山咯咯的坏笑了两声,道;“好东西,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嘿嘿。”

    柳春梅哼笑了一声,道;“算了吧老皮,你吃的药还少啦,哪回还不是123就完犊子了。”

    皮万山被柳春梅整没词了,屋内又静了下来。

    刘芒蹲在窗台下盯着时间,大约过了五分钟,屋里又传出动静了,是皮万山喘着粗气的声音;“春、春梅,上、上劲了…”

    紧接着就是柳春梅惊讶的一声;“呦!这么大…”

    很快,刘芒耳边就传来那不堪的声音。

    光听这力道十足的声响,就知道药效发作了。

    刘芒将头一点一点的探过窗台…

    皮万山正埋头苦干,嘴里不断的发出“艹、艹、艹”

    在他身下的柳春梅有种要被顶飞出去的感觉,那对松懈了的大奶奶上下摆动如飞。

    刘芒看的喉头传动,干咽着唾沫。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皮万山像是在跟时间赛跑一般,不停歇的劳作着…

    四十分钟过去了,柳春梅似乎到了极限,两腿大白腿不住的蹬踹着,嘴里嘤嘤的叫着;“不行啦老皮,你快点…”

    皮万山像是听到了冲锋号,最后发起了一波猛攻,然后倒在了柳春梅的身上不动了…

    刘芒咽下一口唾沫,随即缓缓蹲下身,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皮万山家。

    试药成功的欣喜之余,刘芒开始琢磨下一步了,也是最关键的一步,那就是如何把药卖出去。

    如果卖不出去,药再灵也没用。

    琢磨来琢磨去,他瞄准了张翠花的小卖店。

    刘芒心里也十分的清楚,想要赚大钱不去大城市是不行的,可眼下条件不允许,也只能就地想销路了,张翠花的小卖店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在赶奔张翠花小卖店的路上,刘芒就把药价想好了。减肥药按十天一个疗程,定价为200块钱。壮阳补肾药按照每颗30元出售。

    乡村比不上城市,如果药价过高,是根本卖不出去的。

    他之所以选择张翠花的小卖店,是因为张翠湖的人脉比较广,光卖熟人就足以把手头上的存货抖了出去。

    走进张翠花的小卖店,刘芒就听到了张翠花的一声叹息。

    “咋了翠花婶,闹啥心呢。”

    刘芒走到了玻璃柜台前,看着坐在柜台后面一脸愁云的张翠湖问道。

    张翠花将手里的包装袋扔到了脚下的垃圾桶里,随后跟刘芒抱怨道;“现在的广告都是骗人的,说三天就能瘦下来,结果我吃了一个月还是没有瘦,打电话去问,人家说药的效果是因人而定,有的人三天可以瘦,有的人三个月才能瘦,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