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酒后生情

第5章酒后生情

真是太巧了!

    刘芒觉得老太爷都在帮自己。

    不过,他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想让张翠花帮着卖减肥药没那么容易,毕竟都在一个村住着,谁不了解谁啊。

    “翠花婶,你也不胖啊,干嘛要减肥呢?”

    刘芒说的也是实话,并不是捧张翠花。

    张翠花瞥了一眼刘芒,随即站了起来,用手拍了拍被纱裙包裹着的屁股,道;“没看这么多的赘肉嘛。”

    说实话,张翠湖身上最勾搭人的部位就是她那紧绷上翘的肥臀了,就这肥臀不知迷倒了多少老爷们,当然,也包括刘芒本人。

    她要减屁股上的肉!

    这简直就是在自毁长城么。

    刘芒轻叹了口气,道;“翠花婶,我觉得你那儿的肉一点也不多余,正正好好的,你减它干嘛啊…”

    张翠花白了他一眼;“你小小孩儿懂个啥。对了,买啥之声。”

    刘芒嘿嘿一笑,道;“翠花婶,我这有个偏方,减肥效果非常好,而且还是纯中草药的,一点副作用都没有,一般十天就能减掉二十斤…”

    张翠花闻听眨了眨眼,她现在最苦恼的就是屁股上的脂肪了,一听完刘芒手里有偏方,而且十天能减二十斤,她一下就动心了,忙问;“芒子,你没骗婶儿吧?”

    刘芒连连摇头;“放心吧婶子,都是一个村的,我敢骗你么。”

    张翠花像是看到救世主似乎的看着刘芒;“那还不给婶拿来。”

    刘芒把装药的罐头瓶掏了出来,放到玻璃柜台上。

    张翠花看着罐头瓶里的小药粒,啧了啧嘴。

    “翠花婶包装虽然差了点,但效果绝对是杠杠的。”

    “信你了,告诉你,我可知道你家住那儿,呵呵。”

    张翠花半开着玩笑说道。

    刘芒拧开盖儿,取出了5粒递给了张翠花。

    “不是得吃十天嘛,怎么给我5个呀?”张翠湖疑惑的问。

    “翠花婶,你只减屁股上的赘肉,5粒足够了,一天早上吃一粒,5天管保让你满意,嘿嘿。”刘芒说着将盖重新拧了上揣回兜里。

    张翠花小心翼翼的将5颗小药粒收好,随后从柜台里摸出了一盒软包玉溪扔给了刘芒;“这烟你先拿去抽,等减掉了我屁股上的赘肉,婶子再给你一条,呵呵。”

    刘芒高高兴兴的把烟揣了起来。

    离开张翠花的小卖店,刘芒回了家,趁刘光辉还没有回来的空档,刘芒把剩下的草药都炼制成了壮阳药。

    眼下也只有等了,5天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这5天刘芒什么也没干,一直在家里闷着。

    最近村里人都在议论夏小雪和赖得兴定婚的事,夏国华放出风,要大操大办一下。

    刘芒可是跟夏小雪有过婚姻的,自然而然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成了村里的一块大笑饼,谁得着谁都得嚼上一口。

    刘光辉这几天也很少出去打牌了,干完农活就闷在家里和闷酒。

    5天头上,刘芒终于走出了家门。

    张翠花小卖店。

    刘芒走了进去。

    张翠花正在柜台上敲打着计算器,见刘芒进来,便把计算器推到了一旁,笑呵呵的招呼道;“来了芒子。”

    看张翠花一脸的笑容,刘芒知道她屁股上的赘肉减下去了。

    刚走到柜台前,张翠湖就将一条玉溪烟扔给了刘芒,“拿着,奖励你的,呵呵。”

    刘芒也没客气,玉溪可是好烟,就算自己不抽,拿到别的卖店也能兑换出现钱来。

    张翠花屁股上的赘肉果然减掉了,照之前整小了一圈,不过依旧紧绷上翘勾人魂魄。

    刘芒看了一眼,就心生出占有的欲望,这是以前没有的感觉。没减肥之前,张翠花的屁股又大又圆,虽然性感,但给人一种不是猛男别多想的感觉。村里流传着一句土话,屁股大的女人胃口也大。

    “看啥呢。”

    张翠花伸手戳了刘芒脑袋一下。

    刘芒老脸一红,摸着后脑勺嘿笑道;“翠花婶,你的身材真好…”

    张翠花也闹了个粉面通红,毕竟刘芒还不到二十岁,她都四十了,“别胡说八道,你个小屁股孩。”

    刘芒坏笑了一下,话锋一转,直切入了主题;“翠花婶,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张翠湖眼睛老大的看着刘芒;“有事儿就说。”

    刘芒就把合作卖药的事说了出来…

    张翠花听完略微的合计了一下,随即点了下头;“行,那你把药放我这,我给你卖。”

    刘芒早就想好了,不能让张翠花白忙活,要跟她五五分账。

    张翠花听了是喜笑颜开,还邀请刘芒晚上过来吃饭庆祝一下。

    刘芒也没有拒绝,乐不得多跟张翠花这样的熟女多黏糊黏糊呢。

    晚上八点,张翠花把小卖店关了,还亲自下厨炒了几个硬菜。

    酒菜摆好,刘芒也到了,俩人坐到炕桌上推杯换盏起来…

    张翠湖的酒量大的惊人,之前是听说她能喝,今天这么一看,她可不是一般的能喝啊。

    一瓶白酒下肚,张翠湖咋地没咋地,可刘芒乐子大了,整个人钻到了桌子底下。

    “瞧你这点酒量,呵呵。”

    张翠花打了一个酒嗝,伸手把刘芒从桌子底下掏了出来。

    刘芒眼前是天旋地转,身子晃了晃,随即一头扎进了张翠花的怀里。

    张翠花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抚摸着刘芒的脸颊,目光中充满了欲望之色。

    张翠花是有男人的,不过她男人在三年前去了南方打工,这一去就是音空信渺,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起初张翠花还想着去南方找找,可是时间一长也就断了那个念头,心说爱回不回吧,一个人过也挺好。

    话是这么说,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张翠花感觉到了寂寞空虚,尤其是在寂静的深夜里,那种寂寞让她难以忍受。

    如今,一个帅气的小伙在她怀里,她不可能不心动,尤其还喝了酒。

    张翠花的手不由自主的就摸向了刘芒的小二两肉…

    ……

    刘芒的酒劲渐渐散了,当他有了自觉的那一刹那,就感觉到下面湿乎乎、麻酥酥的,这种感觉他之前从来没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