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冲刺的日子

第二章 冲刺的日子

“坐,怎么还没从女同学的情书中脱出来,动了凡心?”

    看着少了往日神采的得意门生,余班主任从烟盒中,掏出白沙,脸色带着微笑,但是里面却有些戒备。

    “没,只是有些偏头疼,昏沉抬不起来。”

    乍听所谓的情书事件,于子年心中又楞了下,不过随即回想起来。

    情书,一纸笔记本页而已,隔壁班一个女生写的,班上很多人知道。大概因那女生条件不错,所以对于早恋有些敏感的班主任有此一问。

    “头疼?”,“嗯,没发烧,不舒服的厉害么?”

    听到头疼,余老师连烟都忘了点,站起,手探了过来。

    看着老师的举动,于子年有些感动和温馨。

    大概因为自己是来自比较偏远的农村,在这个湘省教育厅直属省重点高中,算是比较寒酸的那一类吧,引起了老师的往事情怀。

    加上清秀的气质,又成绩较好,和听话,老师比较看得起。

    “不是发烧,我去医务室看了的,只要休息下就可以。”

    既然已经撒了谎,不得不又补上一个谎言,心里真是罪过。

    “那行,你先去寝室休息,照顾好自己,千万别因为高考而急躁。”

    …

    出了办公室,不知怎么来的操场边沿,呆呆的看着这熟悉的一切和远方建筑,念头在极速转换。

    “不会是重生了吧。”,喃喃自语。

    ……

    两个小时后。经过能验证的方法,于子年感觉自己真的重生了,虚幻的有些不可思议。

    重生,真的无法理解,但于子年更多的是悲伤。为亲人和心中的爱呜咽,望着有点蓝的天空,希望这里与前世是同一个时空,不然她们会有多么痛苦,真的太残忍。

    木然行至班主任办公室,借了米蓝色的摩托罗拉手机,拨通了老妈号码。

    “子年,现在不上课吗?”,老妈的声音亲切的传了过来,平淡带着关心,给他的心里注入了一股暖流。

    结束电话后,猛然想起什么,双脚骤然发力,往隔壁教学楼狂奔而去。

    “哐当!”

    起落八楼层,于子年带着喘息,有些用力的推开了298班的教室门,全然没想现在是上课时间。

    迎着大家的注目礼,于子年有点急切,眼光在教室里肆意,难熬的十多秒后,终于锁定了难以忘怀的身影。

    “还好,还在。”,默默念叨。

    看到苏允一,于子年心落了一半,虽然现在看上去还有一丝青涩,但是难掩那无双风华。

    ……

    “怎么着,课都不上了。”,正在上课的地理老师,同时也教于子年班的地理。有点幽默,刚过四十就戴着个秃顶,嘴里嚼着槟榔,左手习惯性插兜,裤子上都是白色粉笔灰,开心的看着他。

    “哈哈…”,话落,传来的是一阵笑闹,在这个还留有纯真的学生年代,这个话题永远是开心果。

    就算心里年纪较大,于子年还是留下一个脸红离开教室。

    ……

    再次来到操场,看着脚上的白色波鞋,购买时的场景昨日重现,人生第一双波鞋,整整78元,肉痛了一小下,而且是假货来着。

    思绪有点乱,好像不是梦,像真的来到了2003年,一个好又不好的黄金年代。毕竟网络三大巨头都已经起航,没他什么事情了。

    不过于子年也不是好高骛远的人,不会认为重生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自己有多大能耐心里很清楚,就算做个寓公,也比较满足。

    当然那些都可以先不管,抛开重生的烦恼,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高考。

    虽然前世读过大学,但是今生文凭一样不可或缺。

    后世有句面试经典恨直白的体现了文凭重要性:你不是985,也不是211,我们凭什么录用你。

    就算混日子,进去一趟,在精神层次与气质方面,都会有不同层次的提升。

    再说,家里人可扎巴着眼睛等着自己的高考成果呢,一大家子多少辛苦的付出。

    想着

    “真是苦恼,十多年了,很多知识都还给了老师啊。”

    对着知识点,一翻顺理,虽然很多模糊不清。

    但经过社会打拼,于子年已不是纠结的人,反而很快找到了安慰。

    毕竟自己重生在第一次高考前夕,虽然成绩不理想,但很多挫折点,十多年后还记忆犹新。

    更别说复读的时候,老师,自己,把03年高考各个题目都不知道分解多次,何况自己因发挥失常而揪着那些题目不放,所以很多答案都清晰记得。

    ……

    其实高中阶段,于子年最厉害的是数学,基本班上雷打不动第一。所以就算忘记再多,也容易弥补些。

    最厉害的是因为第一次高考数学,因过于纠结最后两道大题,反而选择填空落了下乘。

    那可是血的教训,现在都还记得十个选择题的顺序答案,三个c开头。

    填空也记得三个,a+1,0,还有跟号的。

    大题目后面两个有血泪史,忘不了。

    而第一个大题是排列组合,套用的公式都还记得。

    第二个大题是几何,做四条辅助线,也错不了。

    至于中间的就有点模糊了,大概有个不等式与抛物线,一定程度需要听天由命,因为没多少时间复习。

    不过总的来说可以有个不错分数。

    ……

    难的是语文和英语,他原时空本就不擅长,经常徘徊110分左右。

    语文记得大小作文题目,填空选择也记得着一些,要是发挥好,分数有可能超过第一次高考。

    英语就不多说了,以前听力差,但是

    外贸工作这些年,加上大学熏陶,早已经变毒药为良方,只要复习词汇语法,还是大有可期。

    ……

    而说起文综,就苦涩了,从以前的长项变成了弱项,毕竟知识细节忘记的差不多。

    不过在填空题上,历史可以拿满分,因为这次都是偏题,考生骂声一片,基本在高一下册里面。

    政治和地理就模糊记得些,不过后面很多大题反而知道知识点。

    因为他的高中死党郭海螺这次拿了全省文综第二,考后两人一起分析了很多。

    至于其他的就要看运气了,好在这个可以死记硬背,还有时间弥补些,希望自己可以触景生情多回忆其些。

    …

    想到这里,于子文看了看操场边哗哗随风而动的树叶,斑驳的影子在胡乱跳动,转身又看了看298班教学楼。

    蹙蹙眉,知道现在不是时候,过犹不及,毅然往自己班上赶。

    路上,于子文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了那个游方八字先生。

    九四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在村里老家给自己的批语前四个字:

    半怅文曲。

    如果高考题目不变的话,应该可跳出那个铭记一生的卦语前半段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