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忘年交也是一种

第4章 忘年交也是一种

顾九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偷偷瞄了一眼后座上正闭目养神的某人,欲言又止。

    黑色的车子在街道上飞驰而过,窗外的霓虹灯光照进来,车内一时忽明忽暗,后座上的人似乎很放松,精致的眉眼平缓舒展。

    其实顾九思看得并不真切,且不说车内光线晦暗不明,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并不敢仔细去瞧,她呆在陈慕白身边已经几年了,可依旧不敢,她不确定那双风起云涌的桃花眼什么时候会突然睁开。

    她判断某人很放松的主要依据是车内气压正常,倘若后座上的那个人心里不舒坦,便浑身散发着戾气,气势逼人,让人想忽视都难。

    陈家祖上是正儿八经的八旗,虽说清政府垮台已经这么多年了,可他身上依旧难掩一股皇家的雍容华贵,当然,那种慑人的气势更是源源不断的从骨子里往外透。这几年顾九思看着他从青涩走向沉稳,可唯一没变的便是这股气势。

    她心里有话要说,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不时的偷偷扫一眼,寻找合适的时机。

    寒冷的冬夜,车内温度适宜,可顾九思却坐立难安,一切皆因城中陈家最近又出了新鲜事。

    众人大概没想到,陈老到了这把年纪还能登上桃色新闻的榜首,绯闻对象便是一位姓孟名莱的女子。

    据八卦人士爆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陈老身边突然多了这么一位美女,年纪跟陈老的小儿子差不多大,并且堂而皇之的入住了陈家老宅,据说这位美女和城中江家的小儿子江圣卓还“颇有渊源”。

    当事人江圣卓被问及此事时,只是一脸不屑的冷哼,不发表任何意见。

    陈家大公子被问及此事时,不顾身份地位恶狠狠的吐出了一个有失身份的词,“狐狸精!”

    陈家二公子……陈家二公子脱离陈家许久,去做了仙风道骨的白衣天使。

    其实众人最关心的是陈家三公子的态度,传说中的慕少做事正中带着三分邪,真不知道他对这件事怎么评价。

    众人皆知陈家三公子陈慕白是惹不得的。他的圈子里关系不错的都叫他陈三儿,陈家到他这一辈都是慕字辈,可外面的人唯独恭敬有加的称他一声‘慕少’,连他大哥这个正宗的长子嫡孙都只能忍气吞声做‘陈大公子’。在陈家那个狼窝里,杀人不见血,不过唯独这个三公子没人敢招惹,他母亲是陈老在外面的人,他进陈家的时候已经记事了,在陈家无依无靠,本来该是弱势,谁知却有本事让陈老独宠他,继承了陈老的城府心计手腕而青出于蓝,陈家上上下下都得看他的脸色办事。所谓极品都是正经中透着那么点儿不正经,而这点儿不正经还不耽误正经的那种,而陈慕白恰恰是不正经中偏偏透着点儿正经,而这点正经一点儿都不耽误他的不正经。陈慕白最擅长的便是离经叛道,常常把陈家掌门人自己的亲爹气到吐血。

    顾九思的小动作陈慕白哪里会察觉不到,当顾九思再一次看过来的时候,陈慕白突然开口,“说。”

    顾九思心里一惊,倒也神色如常,侧转过身仔细看了半晌发现陈慕白并未睁眼才暗暗松了口气,斟酌着开口,“慕少,一会儿记者大概会问一些敏感的问题,比如说……”

    顾九思还没说完就被陈慕白打断,声音里透着一股慵懒暧昧,“比如说,陈老爷子的那朵新桃花,是吗?”

    其表情之无所谓语气之戏谑,让顾九思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点头。

    陈慕白等了半天没有回应,这才微微掀起眼帘看过去,“怎么,我猜错了?你不是想说这个?”

    顾九思早就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陈慕白一眼就看的出来,怎么会猜错,他就是故意整她,思索片刻到底鼓起了勇气非常礼貌且诚恳的问了一句,“那您打算怎么回答?”

    陈慕白突然笑了出来,睁开眼睛坐直了看似十分郑重的下保证,“你想知道啊,等会儿告诉你啊,你放心,保准让你满意。”

    就这么毫无预兆的,顾九思便撞进了那双眼睛里。

    顾九思跟在陈慕白身边这几年,见过形形色色的各色人物,可是却从来没见过能在容貌上出其右的人。

    他有一张精致俊美到极致的脸庞,轮廓近乎完美,线条明朗凌厉,鼻梁挺直,嘴唇很薄,完全一副薄情寡义的长相。可那双眼睛却生的极漂亮,狭长尾翘,再加上眼尾那颗桃花痣,眼波流转间,别有一番风味。笑起来的时候满目春风,整个人邪气横行,雍容华贵,所谓勾魂摄魄,万劫不复,也不过如此。

    就算此刻车内光线不明,却也半分也压不住他的容貌。

    都说容貌和气质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可是顾九思却觉得这两者在陈慕白身上平分秋色,就算容貌再出众也难掩他一身贵气。

    可就算他是在笑,眉宇间也锁着几分若有似无的阴郁索然,像是怎么都散不去的雾霾,让人没由来的心慌害怕,不敢怠慢。

    就是这样一个人,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就算费尽心力去猜,到头来也只是白费力气。

    今天晚上是市里今年重磅推出的年度项目的招商宴会,会有很多记者来,她真的怕他到时候会乱说话。

    这些年他口无遮拦乱说了话她就要不辞辛苦的找各家媒体交涉,想尽办法压下来,以免陈老看到了要大发雷霆,偏偏事后还一脸无辜的问“我说什么了吗?”

    陈慕白说完之后便又阖上了眼睛,没有了再说话的意思,顾九思只能转过身保持缄默。

    司机陈静康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无声的张了张嘴跟她说,“放心。”

    这下顾九思的脸色更难看了,陈静康是陈家管家的儿子,从陈慕白进了陈家就是他的小跟班,据说当年陈静康并不叫陈静康,只是后来陈老特意把他的名字改为静康,就是想让他跟在陈慕白身边保他静好安康,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所有人都看出陈老对陈慕白的看重,陈家的“慕少时代”正式到来。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人比陈慕白还不靠谱,活得很随机,是个不是神经病胜似神经病的货,最最关键的是他是个乌鸦嘴,一般他说没事就多半会出事。

    果然,陈慕白一进宴会厅便被记者团团围住,水泄不通,顾九思和陈静康很默契的撤到一边去喝果汁。

    “慕少,这次招商听说云舟集团请了您做军师,那您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天宇集团的梁厉秋了。”

    陈慕白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好事儿的记者接着问,“您知道梁厉秋吗?”

    陈慕白一点面子都没给的回答,“不知道。”

    “……”

    一众记者被噎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顾九思叹着气低下了头,慕少啊,你和梁厉秋没认识二十几年也认识十几年了,在大庭广众之下以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姿态说不认识,您这是要闹哪样啊?

    旁边陈静康却一脸崇拜,“九小姐,慕少多帅啊,从来都是记者逼得被采访人没话说,什么时候见过被采访人把记者堵得哑口无言啊!”

    顾九思看着人群中间众星捧月的人,一身笔挺的西装,长身玉立的站在那里,一张精致完美的脸,眼睛里聚着细细碎碎的光,一脸无辜却害人不浅。

    她干巴巴的点头赞同,“确实帅的让人发指。”

    记者又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铺垫后,果真问起了陈铭墨和孟莱的关系。

    陈慕白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答了四个字,“忘年交嘛。”

    顾九思微微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众人正纳闷,陈慕白一向和陈老对着干,什么时候开始帮着陈老粉饰太平了?

    就在这时陈慕白在闪烁不断的闪光灯下不急不缓的吐出了几个字,“忘年交,也是一种体位。”

    众人沉默了几秒钟后,轰一声爆笑出来,一阵见血而又不伤大雅的点出了两人最实质的“肉体关系”,这话大概也就只有陈慕白说的出来。

    顾九思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陈慕白正好看过来,微微歪了下头,似乎带着挑衅在问她对这个答案她满不满意。

    顾九思冷冰冰的看着他,无声的说了几个字,丧心病狂。

    陈慕白从口型才出了那四个字,挑着眉继续点火,微笑着问记者,“怎么样,长姿势了吗?姿势就是力量。”

    他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现场气氛空前高涨,众人都在兴奋的讨论着什么,但凡这种问题别人都会遮遮掩掩,难得见到这么爽快的人。

    唯独顾九思苦着一张脸在心里哀叹一声,果然是,知好色,则慕少,唉。

    不出意外的话陈慕白又会登上明天各大报纸的头条了,估摸着她这下真的要去陈家老宅负荆请罪了。

    顾九思转头去看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叹了口气,又是一年寒冬啊。